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86章 结结巴巴,不如做哑巴算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俄而风停,谢昭红着脸推开拓跋烈,呼吸急促地屈膝行了个礼,便匆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拓跋烈有些留恋地捻了捻手指,可他到底不是轻浮之人,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般,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三支舞,属谢昭跳得最好,然而最后突如其来的狂风却让她丢了桂冠,大部分人都选拓跋珠获胜。

    拓跋珠高兴得不行,完全将君天澜抛在脑后,兴高采烈地接受着众人的祝贺,笑容天真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垂眸,遮掩住了瞳眸里深深的妒意。

    谢昭则微笑着拓跋珠,精致的红唇透出别样的神采,好似根本不在意自己输掉了这场舞。

    晚宴很快散场,谢陶追着顾钦原跑了,沈妙言连忙跟上去,找了好久,才在距离帐篷群偏远的北边儿,看到她和顾钦原。

    此处荒僻无人,一条窄浅的河流倒映着星光,那两人站在河水边,沈妙言在蓬草后偷偷蹲着,不愿意去打搅他们。

    “……钦原哥哥,她、她是五(殿dian)下的未婚妻,你,你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谁,与你无关。谢陶,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,才不会出现在我面前?!我厌恶你的程度,远胜过厌恶那些为非作歹的恶人!若早知你今(日ri)会如此纠缠不休,当初镐京城外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救你!”

    顾钦原的声音冰冷决绝,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谢陶的声音带了哭腔:“钦原哥哥,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!”顾钦原不耐烦地打断她,“说话结结巴巴,不如去做哑巴算了!”

    谢陶呆呆看着他,眼泪在大眼睛里直打转。

    顾钦原垂眸,这小姑娘的娃娃脸上写满了委屈,泫然(欲yu)泣的模样,令他的心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他知晓自己今晚失控说出这般残酷的话,完全是因为得知了谢昭与君舒影订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虽有些后悔,然而说出的话犹如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短暂的后悔过后,他的心再度冷硬起来,是谢陶自己撞上来的,她自己愿意被羞辱,又关他什么事?

    沈妙言透过蓬草,静静看着顾钦原转(身shen)离去,他的背影那么冷漠,那么坚硬,像是万年不化的坚冰。

    而谢陶站在原地,呆呆看着他远去,明明哭成了泪人,几次三番开口想要喊他,可似乎是顾忌他刚刚的话,没有发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她跟前,将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谢陶趴在沈妙言的肩头,眼泪打湿了她的衣裳。

    夜晚的草原,气温很低。

    月光下,沈妙言看着凝结在草叶上的冰霜,轻轻拍了拍谢陶的脊背,“阿陶,咱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谢陶擦了擦眼泪,没有开口说一个字,只乖乖跟着她往回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底都是担忧,这样的阿陶,似乎又变回从前,那个沉默寡言的姑娘。

    顾钦原,对她的伤害太大了。

    翌(日ri),三国的贵族男子举办狩猎大会,沈妙言对此没什么兴趣,吃过午饭后,就和谢陶一起,各自骑着小马,在附近溜达。

    没走多长的路,拓跋珠骑着高大的枣红色骏马奔过来,勒住缰绳,目光扫过沈妙言的小脸和纤细的(身shen)材,颇有些鄙夷:“我的太阳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?你没有我高挑丰满,看起来白白的,根本没有我的皮肤健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她,笑容浅浅:“草原的公主,中原与草原的审美,是不同的。不过我觉得,公主的确美艳动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成功取悦了拓跋珠,她扬起下巴,双眼明亮:“是吧,我也觉得我美艳动人!本来我才是草原的太阳呢!”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因为沈妙言这一句话,就对她露出善意来:“我领你们去看一看草原的景色吧,雪山下的森林和泉水,才叫真正的漂亮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谢陶,见她没有意见,便点点头,同拓跋珠一道往北方去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,夏侯挽挽骑在马上,夏侯铭站在马下,将缰绳递给她:“草原多狼,(日ri)落前,一定要回来。北边苍茫山脉脚下,有个迷踪林,一定不要靠近。那种地方,即便是地道的草原人,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夏侯挽挽(身shen)着骑马装,看起来英姿飒爽,她望了眼拓跋珠消失的方向,扬眉笑道:“大哥,我做事向来稳妥,放心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双腿一夹马肚,便飞快往北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三人的马没走多远,(身shen)后响起马蹄声,三人回头,夏侯挽挽追了上来,朝拓跋珠笑道:“公主(殿dian)下,昨晚您的舞跳得真好!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认为。”拓跋珠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眼底掠过憎恶,面上却笑得愈发灿烂:“公主要去哪儿?我听人说,西北边儿山脚下的林子里,有人看到过长着翅膀的骏马呢。”

    “长翅膀的马?”拓跋珠好奇,“我怎么没听人说过?”

    “我们夏侯家消息向来灵通,你们草原人不知道的,我们家却知道!”夏侯挽挽语带骄傲,勒住缰绳,“不跟你们闲聊了,大哥还等着带我去狩猎呢!”

    说罢,便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拓跋珠睁着乌黑的眼睛,“你们想去看长翅膀的马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第一次出远门,来到草原上就很兴奋了,听说还有长翅膀的马,便更加兴奋,再加上她和夏侯挽挽从未结过仇,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害她,于是连连点头:“我还从未见过长翅膀的马,很想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谢陶却觉得不妥,世上哪有什么长翅膀的马,然而拓跋珠和沈妙言已经往西北边儿跑了。

    她只得跟上,盯着远处山脚下的密林,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三个女孩儿径直闯进迷踪林里,晃((荡dang)dang)了一个时辰,别说长翅膀了,连马都没见到一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安静过分的森林,蹙起眉尖:“我怎么觉得,夏侯挽挽在诓咱们?”

    拓跋珠沿着原地走了一圈,摸了摸旁边一棵白杨树,声音透着震惊与畏惧:“这里是迷踪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迷踪林?”沈妙言挑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