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87章 像是天生的上位者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父兄说过,千万不能到这儿来,进来了,就出不去了!”拓跋珠明艳的脸上现出一股惧意,骄傲和自信尽皆消失不见,哭丧个脸道,“怎么办,咱们要死在这儿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头黑线:“你不是草原的公主吗?连你也不知道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拓跋珠委屈地摇摇头:“平时出门,都是侍女们记路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个草包公主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望向谢陶,很想问她对道路有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然而对上那双泪意涟涟的大眼睛,便问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得,这俩人都靠不住,她可不能再慌张了,得撑起主心骨来,否则定会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想着,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:“再过一个时辰,就是黄昏。咱们必须赶在黄昏前出去,我瞧着,这林子里怕是有狼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这一个时辰,咱们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怎么办?”拓跋珠快哭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语气淡定:“你是草原的公主,你若是不见了,可汗和王子肯定会派人找你。所以,咱们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点点头,三人便开始找起出路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得很快,眼见着天色渐渐暗下来,三人溜达着,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拓跋珠鼻尖红红,哇一声就哭了:“不行了,咱们要死在这儿了!父兄说过,进了迷踪林的人,几乎没有能够活着走出去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朝四周看了看,暗下来的林子,更显(阴yin)森恐怖。

    她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再转一圈吧?兴许能够找到出路呢?”

    拓跋珠直摇头,哭得厉害:“不可能。那么多人进来了就没有出去过,咱们三个小姑娘,又怎么能侥幸出得去……”

    林风寂寂。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缰绳,淡淡道:“那你是要留在这里等死?”

    拓跋珠红着眼圈,再度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不想等死,那就跟着我走。”沈妙言人虽小,可此时周(身shen)散发出的霸气,却与之前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,令人信服、信任的霸气。

    就像是天生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拓跋珠呆呆看着她,抬袖擦了擦眼泪,二话不说跟着她走。

    三人又转悠了半个时辰,天色彻底暗下来,密林中传出不知名动物的叫声,更显此处(阴yin)森恐怖。

    然而谢陶和拓跋珠并不慌张,只是坚定地跟在沈妙言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拓跋珠的双眼在黑暗中发出浅浅的光芒,她直直盯着沈妙言的背影,这个女孩儿,给她一种安全感。

    这种安全感,是除了父兄外,其他人从未给过的。

    在黑暗里,她悄悄将沈妙言纳入了可以信任之人的名单里。

    再一次回到原地,沈妙言开口道:“这个时候,大家一定发现咱们三个走丢了。所以,大家一定都在找我们。既然出不去,就做些事,叫他们知道咱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?”拓跋珠好奇。

    沈妙言翻(身shen)下马,望了眼茫茫夜色,唇角翘起一道弧度,“你们将地上的枯叶枯枝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和谢陶连忙行动起来,不过片刻功夫,就在树底下堆积起大堆干燥的枯树叶。

    沈妙言蹲下来,扬起一把尘土试了试风向,见是北风,便从怀中摸出打火石,毫不犹豫地将枯叶点燃。

    拓跋珠连忙握住她的手腕:“草原上是不(允yun)许放火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双眼淡漠:“那你想要今晚喂狼?”

    拓跋珠缓缓摇了摇头,可手却依旧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四周有狼嚎声响起,谢陶(禁jin)不住攥住衣角,害怕地往沈妙言(身shen)边靠。

    拓跋珠抬头,看到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绿色眼睛,(禁jin)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咱们不一定非要守着规矩办事。”沈妙言轻声,“就譬如天底下都是男子当皇帝,可女子,果真就不能做女皇吗?公主,现在循规蹈矩,会害死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从未听过这样惊世骇俗的话,她咬住嘴唇,犹豫半晌,最终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火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地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野狼们畏惧火焰,龇着牙,逐渐退散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看着燃烧的大树,她们也许会被狼咬死,也许会被大火烧死。

    但是,她觉得自己不会死。

    四哥他,不会让她死的。

    此时营地四周,无数草原人喊叫着公主,君天澜亲自带着大量人手,到处寻找沈妙言和谢陶。

    就连君舒影,都暗地里派出人马去找沈妙言。

    大周的营帐内,君舒影倚在榻上,双眼盯着紧闭的门帘,一张绝艳出尘的面容失去了在外人前的温度,灯火下,看起来竟是惊人的冰冷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门帘被人挑起,他瞳眸微动,在看见进来的人是谢昭时,眼底的期待顿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谢昭走到他跟前,屈膝行过礼,将手臂上提着的食盒放下:“(殿dian)下晚上只用了些酒水,臣女担忧(殿dian)下(身shen)体,又怕(殿dian)下吃不惯草原上的食物,就特地做了些饭菜。”

    “有心了。”君舒影微微一笑,摸了摸她的脸蛋,脸上的神(情qing)看起来很是温柔。

    谢昭面颊微红,垂首道:“那(殿dian)下慢用,臣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颔首,谢昭便行过退礼,离开了帐篷。

    等门帘重又放下,君舒影脸上那抹温柔的笑意立即消失不见,他甚至未曾去看那只食盒,只静静盯着门帘,眼底含着些许担忧,像是在等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看到西北方向冲天而起的火焰时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带着人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迷踪林里,沈妙言那把大火几乎烧毁了大半座林子,三个女孩儿骑在马上,不停地朝着背烟的方向跑,好在都未曾吸入浓烟,也未曾被火灼伤。

    树林里的动物同样被((逼))得到处乱窜,一时间整座林子鸡飞狗跳,到处都是狼藉。

    “动物会逃出树林,咱们跟着它们就好!”沈妙言说着,一马当先,雪白的掠影在黑夜中仿佛会发光般,领着谢陶与拓跋珠,不教她们跟丢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着人冲到迷踪林外,就看到三人从树林里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看到了他,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惊喜,老远就喊出了声:“四哥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