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96章 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你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半晌后,沈妙言认真道:“阿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策马离开。

    阿狮兰听不懂汉语,只好奇地盯着她的背影,黝黑的肌肤在阳光下沁出细密的汗珠,他甩了甩香栗色的卷发,继续去跟人搏斗。

    拓跋珠跑得很快,沈妙言没有追上她,骑着的掠影又很渴,她便跳下马,牵着掠影到黑水河边饮水。

    她摸着掠影洁白的鬃毛,这马儿比当初四哥送她时,要长大许多,幸好她也跟着长高不少,才能骑得上去。

    她正胡思乱想着,背后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:“妙妙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声音温润如玉,然而沈妙言却是瞬间汗毛竖起,猛地转(身shen),君舒影骑在一匹高大的骏马上,不知是何时到她背后的。

    微风撩起他的长发,他看起来俊美如神祇,可沈妙言却不住后退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甚是思念。莫非妙妙竟没有想我?”君舒影说着,立即露出受伤的神色。

    沈妙言最受不了他这副表(情qing),见掠影喝饱了水,便爬上它的背,声音是不加掩饰的厌恶:“你离我远些!”

    说罢,便朝远方催马狂奔。

    君舒影盯着她的背影,微微挑眉,随手捻起一缕长发往指间缠绕,眼中满是戏谑。

    他正观望时,骑着白马的美人缓缓靠近,正是谢昭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跑走的沈妙言,声音恬静:“(殿dian)下,您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君舒影收回视线,含笑朝谢昭伸出手,“看草原无限美景。”

    谢昭将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掌心,他攥紧,忽然一拉,将谢昭整个人拉到自己马上。

    “(殿dian)下!”谢昭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手从她的纤腰上摩挲过,旋即一手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一手握紧缰绳,策马狂奔:“昭儿,坐好了!”

    草原的风迎面而来,谢昭的脊背紧贴着君舒影的(胸xiong)膛,面颊绯红。

    刚刚关于沈妙言的不快,在这透着清香的风中,尽数消弭殆尽。

    沈妙言策马回到营帐时,君天澜正坐在大椅上看书。

    她跑到桌边,喝了好大一壶水,才平复了心(情qing),望向君天澜:“四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草原上的部落图谱。”君天澜说着,将书丢到旁边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君天澜伸出手,将她拉到自己大腿上坐好,抬袖为她擦去面颊上的灰尘,“刚刚,跟君舒影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不可置信地望向他,他面无表(情qing),正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监视我?”她哑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执起她的一只手,细细打量后,同她十指相扣,“是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抽出手,却怎么都抽不出来,因此又有些愤怒,又有些怕他:“你就是在监视!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监视,但你又能如何?”君天澜似是不想再跟她辩驳,点漆凤眸中满是霸道,“你以为,诛杀拓跋雍那晚我为何会将你带在(身shen)边?不过是怕你独自在帐中出事罢了!妙言,这里三国汇聚,比你想象的更加危险。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软了下来,沈妙言也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她垂着头,过了好久,才轻声道:“我会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保护自己,你会强大,但不是现在。”君天澜摩挲着她白嫩的脸颊,“在你强大之前,我会动用一切力量保护你,也会给你机会,让你试着强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解地看着他,他望了眼紧闭的帐帘,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,低头在她耳畔轻呢出声:“楚云间这一次北上之行,没有占到任何便宜,势必会将怒火发泄在我的(身shen)上。妙言,回京之后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准慌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凝视着他的双眼,见他不似玩笑,便认真地点点头:“我不会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发顶,“明(日ri)便该启程回京,去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楚国君臣便踏上了回国之路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黑金马车内,从车窗探出脑袋,回头望着茫茫草原,拓跋珠正冲她挥手作别。

    她也朝她挥了挥手,心中滋味儿复杂。

    草原一行,她真正见识到了男人的(阴yin)谋诡计与王权更迭,那些上位者心思之缜密,实在令她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她坐回到马车中,从车壁的柜子里取出一瓶酒,小小的喝了一杯,旋即躺睡在银狼毛垫子上,放任自己在这狭小的一方空间里,彻底放松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回京城的路很漫长,第三(日ri)黄昏的时候,车队赶到青州城外,她得以在城中好好洗了个澡,睡了次(床chuang)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又是冗长枯燥的旅程。

    终于快到京城时,车队却又出了事。

    这事(情qing)发生的突然,黄昏时分,车队在野外湖岸边安营扎寨,君天澜同楚云间两人在林子里散步,却不防被一群武艺高强的土匪袭击,君天澜杀了所有土匪后,(禁jin)卫军才匆匆赶来,可楚云间手臂上却中了一刀,

    君天澜没留活口,随行官员也没能从土匪(身shen)上查出什么来,韩叙之却上谏楚云间,说君天澜护卫不周,该杀。

    楚云间躺在帐篷里,因为失血过多,面色很是苍白。

    他闻言,望向站在人群外的君天澜,叹息了声,才虚弱地开口:“虽然护卫不周,可朕到底未伤及(性xing)命……”

    帐中陷入良久的沉默,沈妙言想起在草原时,君天澜说过的话,不(禁jin)抬头望他,他的脸上一点惊讶都没有,显然这出事故,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来人,传朕旨意,君天澜护驾不周,着贬谪西南郡,无诏不得回京,即刻动(身shen)……”楚云间说完,便摆摆手,似是无力听臣子再说什么,只轻轻合上双眼。

    李其将众臣子一并请出了帐篷,众人望向君天澜的目光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韩叙之走到他面前,笑容可掬:“国师大约没有料到,会有今(日ri)吧?所谓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直接往自己的帐篷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没管韩叙之,紧紧牵着他的袖管,满脸担忧:“四哥,这场事故来的太过突然,显然是有心人安排好的,根本就是针对你。你……真的要去西南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