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97章 我等你回来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问完,又有些后悔问出口。

    (欲yu)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

    更何况,是楚云间这位皇帝,想要让四哥离开。

    即便四哥有通天的本事,面对楚云间倾尽全力的陷害,也唯有退避。

    所谓君臣有别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,凉薄的目光落在远处,远处的榕树下,站着一位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追着他的目光看去,那人正是沈泽。

    三月末的阳光透过榕树枝桠落在他的脸上,他的唇角微微勾起,似是挑衅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“四哥,今(日ri)这出局,是他设下的吗?他取代顾钦原,成为楚云间新的军师了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有回答她的这些问题,只淡淡道:“楚云间会想方设法,在我去西南的路上对我下手,但是他不会得逞。而我手中握有西南兵符,去那里,正好可以巩固我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点点头,“那我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营帐,沈妙言一怔,花容战和韩棠之竟然都在!

    君天澜示意夜凛收拾东西,握住沈妙言的手没有松开,盯着她那双琥珀色瞳眸,认真道:“我不在的时候,尽量守住国师府。若有什么需要,只管找容战和棠之,他们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郑重地点点头:“我一定会守住国师府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凝视片刻,他又转向花容战和韩棠之:“我不在的时候,妙言的命令,就是我的命令,你们不得有任何推脱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人神色凝重,俱都没有平时的玩乐姿态。

    吩咐完毕后,夜凛也将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沈妙言的脸蛋,与夜凛一同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到门口,盯着他欣长的背影,(禁jin)不住唤了声:“四哥!”

    君天澜驻足,回头看她,她倚着帐门,蹙着小眉毛,声音清脆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他在阳光下,罕见地展露笑颜:“你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眼角有些湿润,抬袖擦了擦眼睛,也冲他一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往前走了几步,沈妙言忽然又喊出声:“四哥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软软的小姑娘,正紧紧抱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她蹭着他的后背,语带亲昵:“你一定要早些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走后,最高兴的无外乎是楚云间。

    草原之行一无所获本就叫他气恼不堪,如今弄走了君天澜,(胸xiong)腔里郁结的气息终于尽数散尽。

    君王的喜怒向来容易影响底下的奴才,因此这些人连赶路的速度都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眼见着又是(日ri)落,车队在距离京城五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,随行的御厨也已开始烹制晚膳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在湖岸边的石头上,三千青丝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她静静注视着湖面,暖黄的夕阳投洒在上面,波光粼粼,像是无数会游动的金色小鱼汇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她摸了摸饿扁的肚子,起(身shen)往做晚膳的帐篷走。

    此时帐外站着几位排队等着领膳食的小姐和婢女,她站到队伍末尾,没过一会儿,(身shen)后便也站了人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去,正是夏侯挽挽和沈枫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大约是知晓沈枫即将成为她的嫂子,因此挽着沈枫的手,姿态颇为亲密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正说得眉开眼笑,见前面站的是沈妙言,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,扬起下巴道:“哟,这不是沈小姐么,怎么亲自来领晚膳了?拓跋珠不带你一块儿吃了?!”

    那****从马粪堆里爬出来,哭着让她的兄长调查,才知道是拓跋珠和沈妙言搞的鬼。

    因为国师一直和沈妙言待在一起,她没办法报复她,这才隐忍至今。

    如今国师被贬谪,还不知道此生有没有回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没了国师做后台,沈妙言就是个人人可欺的罪臣之女,她夏侯挽挽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!

    队伍缓慢地往前进,沈妙言懒得搭理她,走到御厨跟前,接过食盒,谢过那御厨,转(身shen)回自己的营帐。

    谁知还没走出两步,夏侯挽挽上前,伸臂拦住她的去路,冷笑道:“这膳食是为小姐们准备的,你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吃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白了她一眼,绕过她就要离开,夏侯挽挽却伸手夺过那食盒,猛地砸到地上:“罪臣之女罢了,这食物,就算喂狗,也不能给你吃!”

    四周的目光渐渐聚拢过来,众人窃窃私语,有同(情qing)沈妙言的,有嫌弃她的,更多的是事不关己。

    不远处,明黄色的帐篷前,楚云间的手臂缠裹着纱布,笑吟吟注视着那边的(情qing)况:“沈泽,你可追过女人?”

    (身shen)后的俊俏公子恭敬拱手:“回陛下,不曾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泽再一拱手,抬眸瞥了眼远处的沈妙言,很快退下。

    楚云间缓步走到争执的地方,还未去帮沈妙言,那小姑娘却抬手一巴掌,直接呼到夏侯挽挽脸上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一愣,不可置信地捂着面颊,整个人濒临发狂:“你居然敢打我?!”

    说完,便红着眼圈,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扯沈妙言的头发:“((贱jian)jian)人,你怎么敢打我!”

    然而她向来久居深闺,哪里有经常随夜凛练习基本功夫的沈妙言(身shen)子灵巧,沈妙言不过稍稍避开,再伸出一只脚,夏侯挽挽便尖叫一声,直接被绊倒在地,发钗凌乱,摔得相当狼狈。

    四周爆发出哄笑声,夏侯挽挽爬起来,额头上还沾着泥巴,暴跳如雷地指着沈妙言:“你竟然敢如此欺辱本小姐!本小姐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。”沈妙言声音平静,旋即折返到御厨跟前,声音透着不容置喙的霸气,“大叔,再给我一份膳食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礼貌,又不以势欺人,御膳房的人对她很有好感,于是很快为她装好食盒:“沈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无视夏侯挽挽崩溃的表(情qing),淡漠地往自己帐篷走了。

    经过楚云间跟前时,她目不斜视,甚至未曾行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