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99章 杀不杀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夏侯铭抬头看向夏侯湛,皱眉道:“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夏侯湛将长剑插入鞘中,笑道:“大哥,你可别忘了,当初沈国公在世时,可是处处压咱们夏侯家一头的。沈国公是死了,可他的女儿还活着。小妹看不惯她,我也看不惯她,我今晚就送她去黄泉路上找她爹!”

    夏侯铭皱眉提醒,“别忘了,她现在是皇上惦念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夏侯湛不以为然,“我杀了她,皇上难道还能问罪我不成?大哥放心好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朝夏侯挽挽一笑,往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夏侯铭盯着他的背影,总觉十分不妥,正要起(身shen)去拦他,夏侯挽挽却抱住他的胳膊,撒(娇jiao)道:“大哥,二哥也是为我好,你就不要拦他了!再说,有沈妙言在,我又如何能获得皇上的欢心?我还想着入宫当贵妃娘娘呢!”

    夏侯铭向来拿她没办法,只得任由夏侯湛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夜黑风高,沈妙言侧(身shen)向里,躺在帐篷里的软榻上,紧闭着双眸。

    桌上点着一盏油灯,灯芯拉长的剪影在帐篷壁上摇曳,一切都是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帐帘被人拉了开来,细微的脚步声响起,沈妙言睁开眼,清晰地看见了投影在壁上的黑影。

    来人很高大魁梧,京城里能有这个体型的,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夏侯湛。

    她一手撑着脑袋,静静看着黑影((逼))近,始终保持着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夏侯湛走到(床chuang)前,伸手摸向腰间的佩刀,刚握上刀柄,却觉脖颈间一凉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(身shen),夏侯湛(身shen)后站着的男人面容俊秀,不是韩棠之又是谁。

    韩棠之勾起唇角,笑容透着不怀好意:“夏侯副将好兴致,夜半不眠,却跑到姑娘家的帐篷里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夏侯湛的神(情qing)有瞬间僵硬,他自问功夫极好,却连韩棠之进来的声音都没有听到!韩棠之不过是区区文官,他竟然会武功?!

    他想着,手始终搁在刀柄上,冷笑道:“韩大人不也同样待在姑娘家的帐篷里吗?本将军竟不知,原来韩大人和沈姑娘,早已有了苟且,啧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这个满脸横(肉rou)的男人,声音冰冷:“夏侯湛,你现在(性xing)命捏在我手里,嘴巴给我放干净点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还敢杀了我不成?!我乃夏侯家的嫡次子,朝廷正四品副将,你们杀害我就是杀害朝廷命官,罪当问斩!”夏侯湛语带狂妄,完全没把这两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韩棠之看向沈妙言,对方慢条斯理地披了件衣裳,围着夏侯湛走了一圈,细细打量后,朝韩棠之招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的刀依旧架在夏侯湛的脖子上,凑到沈妙言跟前,对方踮起脚尖,一副商量的口吻:“能杀他吗?”

    韩棠之望了眼夏侯湛,轻声道:“如果他在小姐帐篷出了事,恐怕夏侯家不会放过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可以杀夏侯湛?

    沈妙言眼中掠过思量,又道:“那就把他带到荒郊野外。”

    夏侯湛(身shen)子一僵,这两个人好大的胆子,竟然当真敢杀他?!

    他不顾韩棠之架在他脖子上的剑,(身shen)子一动,竟然脱离了那把剑的控制,手中大刀毫不犹豫砍向沈妙言:“小((贱jian)jian)人受死吧!”

    韩棠之眸光一凛,瞬间将沈妙言甩出去,手中软剑迎上,两人在狭小的帐篷内大打出手,一时间刀光剑影人影晃动,沈妙言手中紧紧攥着霞草花发簪,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这二人。

    她的帐篷里主营帐较远,即便发生争斗,也不会有人察觉。

    发簪的尖部刺进她的掌心,那双琥珀色瞳眸满是犹豫的光,若是杀了夏侯湛,若是杀了他,夏侯家的势力就会大大削弱……

    帐外,一个瘦小的(身shen)影静静站在(阴yin)影里,正是镜儿。

    花容战命她守着沈妙言的帐篷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去禀告他。

    她垂着头,刘海儿遮挡住了双眼,因此看不清眼底的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她抿了抿嘴巴,迈开步去找花容战。

    然而没走几步,就看到前方的大树底下,站着一个年轻的公子,声音沉稳:“你就是十三号?”

    镜儿怔了怔,十三号是她在皇家暗卫里的编号。

    那公子走出树影,他生得俊朗,周(身shen)的气息里透出一股睿智,从袖袋里取出一枚金色令牌,双眸十分平静,“你在花容战(身shen)边潜伏得够久了,今晚,皇上就要他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镜儿盯着他: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接管顾钦原的人,称呼我沈公子就好。”沈泽声音淡淡,带着上位者的尊贵与矜持,“天亮之前,将花容战的人头送到大帐。”

    镜儿垂下眼帘,拱手应是。

    沈泽走后,镜儿站在月光下,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巧玲珑的银盒,打开来,里面盛的是色泽鲜艳的胭脂。

    这是温倾慕最喜欢的胭脂颜色。

    她用尾指挑了些,涂抹到唇瓣上,面色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温倾慕帐中。

    花容战被温倾慕的哭声弄得烦躁不堪,抬袖粗鲁地给她擦去眼泪,声音却还带着严厉的呵斥:“温倾慕,你没资格在我面前哭!你若是再敢哭一声,我回头就把云儿杀了!”

    温倾慕啜泣着,尽量不放出声音,可眼泪却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花容战怎么都擦不干净,袖子顿在她的面颊上,气急:“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?!”

    “容战,”温倾慕泪眼朦胧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,声音委委屈屈,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战的心再一次乱了,注视她良久,最后什么都没说,铁青着脸离开。

    他刚迈出帐篷,还没走上几步,就碰到了镜儿。

    镜儿眼圈通红,却没提沈妙言帐篷里的事:“公子,更深露重,您在外面做什么?赶紧回营帐吧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抬步往自己的营帐走去,冷声问道:“沈丫头那边如何?”

    “韩公子说他会守着沈小姐,叫奴婢回来伺候公子休息。”镜儿低着头,看起来很是乖巧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营帐,她端来水盆,伺候花容战洗漱后,眼圈红红地开口:“公子脸色不好,是不是又在王妃娘娘那里受了气?公子如此英俊潇洒,何必总是去娘娘那里找气受,奴婢都心疼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嗯,你们期待的镜儿之死,很快上演。爆更倒计时还剩八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