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02章 花狐狸的选择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镜儿,眼底晦暗莫测。

    叫她去杀花容战,她倒好,直接把夏侯湛给杀了!

    他又瞥了眼夏侯湛,本以为这男人没什么脑子,有一(身shen)蛮力也是极好的,谁知竟蠢到这个程度,直接吃了女人的毒胭脂!

    他摩挲着腰间玉佩,眼底的(阴yin)郁一重盖过一重,根本未曾考虑过,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正是被他护在(身shen)边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盯着绣花鞋尖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怨毒的目光紧盯着沈妙言,还想说什么,却被夏侯铭轻轻拉了下。

    这事儿他们家不占理,若是强行闹下去,夏侯湛刺杀沈妙言的事儿肯定会曝光。而皇上摆明了护着沈妙言,他们家讨不到好处的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掠过冷光,所以,还不如自己私下解决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落在人群外,“容战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冷不丁被点了名,只得摇着折扇走出来,笑容风流地行了个礼:“给皇上请安!”

    “这名女子,可是你(身shen)边的侍婢?”楚云间靠坐在大椅上,问得很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着眼睫,楚云间向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,他刻意将花狐狸叫出来,莫非是要把杀害夏侯湛的罪名,推到花狐狸头上?

    如此,不仅能给夏侯家一个交代,更能削弱四哥在京城的势力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一片黯淡,她轻轻咬住唇瓣,脑海中快速思索起应对方案来。

    而花容战走到镜儿(身shen)边,看了几眼后,笑容不改地转向楚云间,拱了拱手:“启禀圣上,正是。昨晚叫她伺候草民就寝,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原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没说完,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说,这个侍婢被夏侯湛掳走了。

    想起上次在酒楼发生的事,众人望着夏侯家的目光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夏侯湛既然一开始就轻薄过这个侍婢,那么干出再次轻薄她这种事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为何那侍婢唇上会有点绛唇这种稀有珍贵的毒药?

    楚云间手肘撑着大椅扶手,单手托着额头,依旧是漫不经心、温文尔雅的姿态:“点绛唇这种毒药,珍贵稀有,却不知,为何会出现在一个侍婢(身shen)上?朕曾听说,这侍婢是你从晋宁王妃手上要来的?这么说,她原本是晋宁王妃的人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沈妙言脊背顿时爬满寒意。

    楚云间这是在用温倾慕,((逼))着花容战认下他唆使镜儿杀人的罪行?!

    毕竟,一旦花容战推脱此罪,顺杆子往前查,就会查到温倾慕头上。

    尽管她知晓温倾慕是清白的,可若是楚云间使些(阴yin)毒手段,将此罪扣在温倾慕头上,即便她是王妃,杀害朝廷命官,也依旧是当诛的大罪!

    她悄悄抬起眼帘,花容战唇角始终含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,正要开口说话,温倾慕忽然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屈膝行礼道:“启禀皇上,这名侍婢,的确是臣妇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稳,但沈妙言看见,她的眼睫,正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花容战冷着脸瞥了她一眼,继而朝楚云间拱手:“皇上,镜儿她从来就不是晋宁王妃的侍婢。她进晋宁王府,都是草民一手设计的,因为草民觊觎王妃美貌,所以不惜动用这种下作手段,将镜儿安插在王妃(身shen)边,监视她的一举一动。一切,与王妃无关。”

    四周寂静得可怕,温倾慕不可置信地抬头盯着花容战,却见他侧脸坚毅,低垂着眼睫,根本不曾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咬紧唇瓣,深知镜儿绝非是他放在自己(身shen)边的,他说这番话,不过是为了给她开脱!

    好一个花容战,明明都同她决裂了,又说这样的话做什么,是((逼))着她欠他人(情qing)吗?!

    她的眼角有些湿润,还想说话,楚随玉不知何时到了她(身shen)边,紧紧攥住她的手腕,低声道:“若不想辜负他的好意,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(身shen)子一僵,所有的话语重又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承认点绛唇这毒,是你给这((贱jian)jian)婢的?你唆使这((贱jian)jian)婢谋害夏侯湛,可知杀害朝廷命官是何罪?”楚云间冷声。

    “这毒,我还是今(日ri)第一次听说。”花容战摇着折扇,笑得不慌不忙,“陛下仅仅凭借镜儿是我府中侍婢,就断定我是幕后主使,未免太过武断。既然陛下说点绛唇珍贵稀缺,想来楚国能够拥有这毒药的人,屈指可数。陛下不如请御医说说,都有哪些世家藏有此毒?想来,凶手定然就在他们当中了。听闻夏侯副将生前脾气暴虐,结了无数仇家,陛下只消查证藏有此毒的世家中,哪一家与夏侯副将有过节,大约就能猜到是谁下的手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腰间玉佩,瞳眸一片深色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死绝了,不可能开口指证花容战是凶手。

    人证物证,他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若是从毒药入手调查,很容易就查出皇宫中亦藏有此毒,再加上夏侯家消息向来灵通,若是查出镜儿是他宫中的暗卫,定然会怀疑他这位君王有意杀害夏侯湛。

    夏侯湛是他的得力臂膀,他绝不能叫他们生了反叛之心。

    他想着,淡淡道:“容战说的也有理。钦原,此事事关重大,便由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钦原知晓镜儿的(身shen)份,自然不会查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顾钦原走出来,拱手称是。

    人群都散去后,沈妙言正要离开,楚云间叫住她:“你打算回国师府?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的眼睛,并未接话。

    “夏侯家的人仍旧怀疑你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楚云间走到她面前,深深凝视着她的瞳眸,“你若愿意,朕可以带你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守住国师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他还能回京?”楚云间声音中透出杀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咧嘴一笑:“凭你,还没本事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静静看着她纤瘦的背影,眼底一片复杂。

    沈妙言往自己的营帐走去,眼角余光却瞥见不远处的大树下,(身shen)着浅色裙衫的少女,正静静注视着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