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10章 天子断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云间深深看了她一眼:“能不能跟朕好好说话?”

    沈妙言别过视线,没接话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楚云间抬手示意屋中伺候的人都退下,素问望向沈妙言,见她没有意见,这才跟着退下。

    楼阁中只剩两人时,楚云间才继续说道:“朕怀疑,沈朋勾结他国,暗中出卖楚国的(情qing)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抬眸盯着他,他面容冷肃,不似玩笑。

    她盯了良久,忽然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回((荡dang)dang)在寂静的楼阁之中,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楚云间重重将手中杯盏搁到桌案上,眉头深深皱了起来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给我父亲罗织的罪名里,就有叛国这一项吧?楚云间,没想到真正叛国之人却是冤枉我父亲的庶叔,这还真是讽刺!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见桌上有酒,便给自己倒了大碗,毫不犹豫地一口干下,辣得直咳嗽,却依旧推拒对方送到她手边的茶水,又倒了满满一碗,颤颤朝他举起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冷讽,唇角咧开一道邪气的弧度:“楚云间,你给自己找了个好谋臣!”

    楚云间没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愈发讽刺,自个儿饮尽那碗酒,起(身shen)踉踉跄跄往厢房门口走。

    却在转(身shen)的一刹那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纤细干净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,泪水顺着尖俏的下颌淌落在地,她努力扬起微笑,瞳眸里却满满都是无法遮掩的痛楚。

    这世道就是如此,为国尽心尽力的忠臣遭背弃死于非命,投靠他国鱼(肉rou)百姓的(奸jian)臣却得重用大富大贵……

    这年轻的皇帝还说什么稳固江山、推行新政,朝堂之上尚且毫无公正可言,皇城外的疆土,又谈何公正?

    那酒很烈,她脚下一软,径直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无法抑制地嚎啕大哭,在这一刻,恨极了这黑白颠倒的国度!

    楚云间眼睫低垂坐在圆桌旁,紧攥着酒杯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过去他做错很多,可他的出发点,是为了让楚国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他只是,用错了法子……

    女孩儿的哭声萦绕在耳边,叫他整个人都焦躁难安。

    过去无数个****夜夜里,那些所谓诛杀沈国公只是为了更好的收拢权力、更好的树立威信的谎言,勉强安慰他自己的那些谎话被这哭声撕裂,他的心抽痛得厉害,后悔如潮水来袭,将他整个人从头到脚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他知道天子一言九鼎,他知道天子是绝不能反悔的。

    一旦对做过的决策生出悔意,心就会不再冷硬。

    皇座,就会不再稳固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办法,他就是后悔了。

    低垂的眼睫完美地遮掩住瞳眸里的慌乱,他放下酒盏站起(身shen),直到确定那颗心不再狂跳,才缓步走到沈妙言跟前,将她扶起来,捧着她泪痕交错的小脸,认认真真地为她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圈通红,好容易才哭罢,他将她扶到椅子上坐好,随手取下发顶的盘龙金簪。

    满头青丝倾泻而下,(春chun)阳从禅房雕窗洒进来,他站在微光里,面若朗月,色若(春chun)晓:“沈妙言,朕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别过视线,似是不想看见他。

    楚云间沉默半晌,从腰间抽出长剑,攥住他的一束发丝,毫不犹豫地割断。

    天子断发!

    沈妙言震惊地望向他,(身shen)体发肤受之父母,寻常人尚且不可随意断发,楚云间他(身shen)为皇帝,竟然割断了头发?!

    楚云间随手将那束发丝抛洒到空中,雅致俊朗的脸上,笑容真诚:“妙言,朕说过,朕曾错过你的许多时光,从现在开始,朕愿意一点一滴,补偿回来!”

    他提着剑,面带笑容,声音温润犹如融化的(春chun)(日ri)溪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指蜷起,在这一刻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良久后,她轻声道:“断发,也偿不尽你犯下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,朕正在努力,将过往的所有错误,一点点扳正。”楚云间说着,低头看了看手中长剑,旋即将那柄剑递给沈妙言,“你若觉得非得以命偿命才可罢休,朕这条命,你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缓缓接过剑,剑光寒凉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男人握住锋利的剑刃,“他应当教过你,心脏在哪个位置吧?”

    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淌落在地,可他毫不在乎,英俊的脸上,只挂着几许微笑,整个人都泛出一层似水柔光来。

    浪子回头,金不换。

    楚云间觉得现在回头,并不晚。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剑的手微微发颤,脑海中剧烈做着斗争。

    现在的确是杀他的大好时机,可为什么,她竟然下不去手?!

    明明,如此恨他……

    楚云间见状,便只微微一笑:“你是担心朕死后,他们会将你问斩吗?不用怕,朕不会叫你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松开剑刃,走到桌前,从袍摆上撕下一块锦布,蘸着他自己的鲜血,在锦布上书写下了赦罪诏书。

    落款处,他按了手印,还不忘从怀中取出一方小小的印玺,盖了戳。

    他将那赦罪诏书递给沈妙言,笑容依旧温柔:“如此,可放心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盯着上面鲜红的字迹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诏书叠好放进怀中,再度握住那柄剑,暖暖的阳光照耀在剑(身shen)上,竟也现出几分寒意来。

    她犹豫良久,最后“哐当”一声,将那柄剑丢到地上,一言不发地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转(身shen)看她,眼底有着惊喜:“妙言?”

    “这样做不光彩……”沈妙言回头看他,清丽白嫩的面庞上一派凉薄之色,“并不是因为我原谅了你,而是这样报仇,并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朝前走了两步,手指顿在木门上,沉默片刻,又道:“若想好好治理楚国,就该任用贤能。你朝中(奸jian)佞当道,是该好好治一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盯着她的背影,素白的裙角很快消失在拐角处,她的(身shen)影充满了迫不及待……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,想要逃离他的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他往后踉跄了一步,最后靠在圆桌上,缓缓地阖上双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