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17章 犯下的罪恶,被迫在梦中偿还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心中的苦涩更甚吞吃黄连,从头到脚将她湮灭,叫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寝(殿dian)中正沉默间,一名小宫女急匆匆进来,“娘娘,沈三小姐求见!”

    沈月如勉强睁开一条眼缝,眼底都是仇恨:“放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带着那四名大宫女穿过珠帘,袅袅娜娜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灯火下,她(身shen)着白衣,腰间系着浅碧色绣锦鲤腰封,(胸xiong)前垂着几根细细的发辫,瓜子脸晶莹剔透,眼尾透着一丝女孩儿特有的媚,看起来格外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“堂姐。”她微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!”沈月如冷声。

    “堂姐的脸色好苍白,是生病了吗?”她说着,走到(床chuang)榻前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沈月如,嗅着那淡淡的金盏香,笑得温柔,“婶婶才刚溺水而亡,堂姐莫要伤心过度,好好保重(身shen)子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气不打一处来,示意采秋扶她坐起来,盯着沈妙言,重重地喘息:“你谋害婶母,罪不容诛!”

    “哟,堂姐这帽子扣得可有些大了,”沈妙言满脸无辜,“婶婶待我极好,我怎么会谋害她?再说,大家都看见我与晋宁王在一起,他可以作证,我与婶婶根本没有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点破绽都没有,可沈月如就是知道,眼前这个女孩儿,就是杀害她母亲的凶手!

    她只是,没有证据去证明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愈发嚣张,“堂姐,你好好养(身shen)子,如此才好参加婶婶的葬礼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月如怒不可遏,怒声道:“给我把这((贱jian)jian)人拿下!”

    两名嬷嬷立即拦住沈妙言的去路,沈妙言小脸冷若冰霜,不过一个眼神,她(身shen)后的一名大宫女就上前,轻而易举便将那两名嬷嬷给制服。

    沈月如气得几(欲yu)吐血,沈妙言折回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,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清脆的巴掌声让满(殿dian)的人都惊呆了,谁都没有想到,这姑娘竟然敢掌掴当朝皇后!

    沈月如捂着通红的脸,同样不敢置信:“你居然敢打本宫?!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手拽住她的头发,((逼))她同她对视,俯(身shen)一字一顿:“沈月如,咱们的较量,才刚开始!不让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儿,我誓不罢休!”

    沈月如正要命令忍冬抓住她,却瞧见沈妙言的双眼中隐隐闪烁着血红色的光泽,那仇恨的光芒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她一时呆住,竟忘了还击。

    沈妙言松开手,狂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座古董架子前,还嚣张地将上面搁着的一只珐琅彩花瓶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清脆的炸裂声响起,沈妙言眼角余光无意间瞥到沈月如,但见她脸色惨白,非常紧张地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她心中奇怪,却也未作多想,只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后,采秋收拾了地面的花瓶碎片,没过多久,系着斗篷的沈榕匆匆赶了来。

    她望向(床chuang)榻上面无血色的女人,淡淡道:“仵作检查了嫡母的尸体,发现肺部积水不多,判断嫡母并非是溺水而亡,而是在岸上窒息而死后,被人抛入荷塘。”

    忍冬端着一碗补汤过来,一勺一勺喂给沈月如,沈月如低垂着眼睫,慢条斯理道:“母亲她定是听到了什么话,才被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沈榕在一张大椅上落座,犹豫许久,试探着道:“娘娘,你说,会不会是楚随玉与沈妙言联手了?”

    沈月如拿绣帕擦了擦唇角,抬起眼帘,淡淡道:“楚随玉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,他能做什么?谋朝篡位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和沈榕同时对视一眼,若楚随玉意图谋朝篡位,那么长廊里的调戏,不过都是他和沈妙言演出来的戏码罢了。

    寝(殿dian)中沉默的可怕,沈月如依靠着(床chuang)头,沉吟片刻,轻声道:“打蛇该打七寸,沈妙言现在的靠山是皇上,若她失去这座靠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解?”沈榕好奇。

    沈月如苍白的唇瓣轻轻勾起,微微抬起下巴,秋水剪眸中满是(阴yin)毒,却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今夜,宿在了皇宫。

    临睡前,她心(情qing)颇好,躺在(床chuang)上,盯着漆黑的帐幔顶部,扳着手指头念叨仇人名字:“楚云间,沈朋,沈月如,张岩,张璃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这些人必须死,才足以偿还他们犯下的罪孽。

    她念了好几遍,才慢慢睡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夜睡得并不好,梦中,冲天火光拔地而起,高楼之上,残酷的火焰再度试图吞噬她,那些在火焰中若隐若现的人脸中,多了华氏的,她不停地尖叫,苍白肿胀的手甚至从火焰中探出来,妄图掐断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沈妙言尖叫着醒过来,浑(身shen)都被汗水打湿了。

    四周仍旧是不见边际的黑暗,她不停地发出尖叫声,缩到(床chuang)角,双臂紧紧抱着(身shen)体,一双赤红血腥、弥漫着恐惧的眼眸在夜色中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宫女以最快的速度禀报了楚云间,楚云间长发未梳,披着外裳赶过来,雕扇从里面反锁了,他撞开雕扇冲进去,将那个不停尖叫的女孩儿拥入怀中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,柔声安慰:“妙言,别怕,朕在这里!”

    宫女们连忙将(殿dian)中的灯火点起来,沈妙言渐渐回过神,紧紧抓着楚云间的衣袖,在他怀中痛哭失声,一张小脸憔悴至极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清晰地意识到,她犯下的罪恶,被迫在梦中一一偿还。

    她在潜意识里抵制杀戮,也许,她永远都不能再睡上一个安稳的觉了。

    楚云间安慰了她很久,直到天色渐明,沈妙言才含着眼泪,缓缓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命人在(殿dian)中点上安神香,又俯下(身shen),摸着小姑娘满是冷汗的额头,双眸满是复杂。

    正当他凝视着这张小脸出神时,李其匆匆进来,禀报道:“皇上,皇后娘娘派人传口信,说是想见您!”

    楚云间将沈妙言额前被冷汗打湿的乌发,轻柔地捋到她的耳后,声音淡淡:“朕知道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