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18章 朕不该爱她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云间来到凤仪宫,沈月如正靠坐在(床chuang)上,喝着忍冬熬好的汤药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,面色十分苍白:“皇上,恕臣妾(身shen)子不适,无法行大礼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在榻边坐下,“无妨。采秋去乾和宫说,你想见朕?”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颔首,眼圈通红:“皇上和臣妾都知道凶手是谁,臣妾知晓皇上(爱ai)她,可她的心里,却没有皇上的半分位置,襄王有意,神女无心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眼底都是不耐烦:“皇后请朕来,就为了说这些?况且,人证物证都没有,皇后这般指证旁人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是不否认他喜欢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月如垂下眼睫,遮掩住眼底浓浓的嫉恨,轻声道:“若晋宁王与妙言联手,说了些什么大逆不道的话,恰好被母亲听见,这才遭毒手……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面色一凛,沈月如柔弱无骨的小手搭在他的心口,声音越发的轻:“皇上,无论前朝还是后宫,只有臣妾,才是真心待您的。沈妙言她始终都在算计您的皇位,您的江山,您的(性xing)命……您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,将您的皇位,拱手送给晋宁王?”

    说罢,似是嫌楚云间疑心还不够重,虚弱地咳嗽了几声,又道:“君天澜一走,妙言她便上了晋宁王这条船,可见,她生(性xing)放/浪,朝三暮四。再加上臣妾听闻她与温倾慕交好,想来她必然是想做晋宁王的侧妃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素来多疑,本来只是认为昨天中午楚随玉与沈妙言只是意外,可经由沈月如提醒,他才察觉昨天的事,疑点颇多。

    若真如沈月如所说……

    他摩挲着腰间悬挂的玉佩,低垂下眼帘,为她将被子拢好,淡淡道:“此事朕自会调查清楚,皇后不必((操cao)cao)心,好好安养(身shen)体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遵命。”沈妙言低下头,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沈妙言起(床chuang)梳洗完毕,收拾了东西打算出宫回国师府,却再度被门口那四名宫女拦住,其中一位上前,屈膝行了个礼,开口道:“皇上有令,在御史夫人之死调查清楚前,沈小姐不得出宫。”

    这是被沈月如吹了枕旁风,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了?

    不是说会帮她铲除御史府吗?她不过弄死了华氏,这就是他的态度了?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远处巍峨的凤仪宫,冷声道:“带我去见楚云间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在处理国事,不见人。”那宫女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什么都没说,跨出门槛,径直往楚云间的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四名宫女对视一眼,连忙去拦她,可沈妙言力气大得很,她们又不敢弄伤她,一来二去的,最后竟被她走到书房前,被她们死死拦住,才没能闯进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急,对着紧闭的隔扇大喊出声:“楚云间,你给我出来!我要出宫,你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五月的阳光有些刺目,她站在台阶上,拼命想往前跑,可那四名宫女牢牢攥住她的胳膊,她竟无法往前走上半分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你这个杀千刀的,你说话不算数也就罢了,如今还不让我出宫,你凭什么不让我出宫!”她怒吼出声,言语之间都是对楚云间的挑衅,吓得那四名宫女连忙低头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她还要再骂,书房的隔扇吱呀一声打开,李其端着拂尘跨出门槛,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皇上正在处理国事,再闹,宫规伺候!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不行,高声道:“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“皇上国事繁忙,岂有空见你!把她拖走!”李其说着,重新返回书房,还不忘将隔扇掩上。

    那四名宫女得了命令,不由分说地将沈妙言往偏(殿dian)那边拽。

    沈妙言死死盯着书房,全然没有意识到,她和楚随玉的联盟,已经被人识破。

    此时的书房内,燃着上好的熏香。

    楚云间靠坐在大椅上,微阖着双眼,声音清冷:“把她弄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已经弄走了。”李其卑躬屈膝回答道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楚云间像是自言自语:“朕看错她了,朕不该(爱ai)她……她可以算计朕的(性xing)命,却不该算计这楚国江山。楚随玉,器量狭小,毫无大局观,他没本事坐稳这张皇位。”

    李其悄悄抬眼看他,试探着道:“皇上,容老奴多嘴,沈妙言她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,平白惹皇上烦心!”

    楚云间沉吟半晌,淡淡道:“传旨去晋宁王府,晋宁王端午宫中失态,责令(禁jin)足。”

    “期限是……”李其问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楚云间不语。

    李其低下头,应了声“嗻”,便去办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一名小太监进来,说是顾大人和状元郎到了。

    前些时(日ri)的(春chun)闺考试中,沈泽会试(殿dian)试皆是第一,被楚云间钦点为今年的新科状元。

    楚云间抬手,李其示意那小太监将人请进来。

    顾钦原与沈泽跨进门槛,一同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楚云间仍旧没有睁眼,声音透出疲倦:“二位皆是朕信赖的左膀右臂,你们认为,沈妙言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皆都盯着鞋尖,闻言,沈泽望向顾钦原,顾钦原声音淡漠:“沈妙言搅动京城局势,微臣以为,合该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顾卿还真是心狠……”楚云间慵懒地靠坐在椅背上,仍旧阖着双眼,唇角却缓缓勾起一道轻笑,“沈泽,你认为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沈泽斟酌着用词,踌躇半晌后,拱手道:“启禀皇上,无论是朝中还是民间,仍有不少人感念沈逸席过去建立的功绩。若诛杀沈妙言,皇上难免背负骂名。依臣所见,不如将她以侍妾(身shen)份赐给大臣,如此,也可拉拢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赐给谁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承议郎韩叙之,乃是上佳人选。”沈泽低垂着眼睫,睫毛遮掩住了眼底的精光与算计。

    韩夫人董氏恨沈妙言入骨,若是沈妙言以侍妾(身shen)份进韩家,董氏必然会对其百般揉捏。

    只有沈妙言受尽世间所有折辱,才算为他娘报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