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23章 凭他,也配?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时候,她羡慕沈妙言的出(身shen),羡慕沈妙言能够和当朝皇子定亲。

    等长大了,她好不容易从沈妙言手中抢过皇子,并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,可到头来,她的夫君心心念念的女人,仍旧是沈妙言……

    她注定要被她一辈子踩在脚下吗?

    眼泪汇聚成河,木棍打在皮(肉rou)上的声音,更是叫她心痛得滴血。

    最后她不顾一切,扑到忍冬与采秋(身shen)上,硬生生替她们挡住廷杖。

    两名侍卫不敢再动手,望向楚云间,楚云间蹙眉,看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头,不声不响地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楚云间望着她沉默的模样,心头便再度涌上对沈月如的憎恶,再加上她私藏大周玉玺,更是叫他恼怒,便叫人将沈月如拖回凤仪宫,不许她再出来半步。

    忍冬与采秋被打得半死不活,他嫌弃地别过视线,“拖出去,杖毙后扔去乱葬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各拖着一个人,在地板上留下两道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,盯着忍冬与采秋鲜血淋漓的脸,琥珀色瞳眸闪烁着异光。

    她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叹息,却并无同(情qing)。

    楚云间忽然握住她的手,声音温润如水:“朕会想办法,让你重新开口说话,妙言,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,他的双眸漆黑如墨,深邃如星,满满都是温柔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已知晓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,从她爹娘被压上断头台的那一刻起,她对他,就失去了心动的本能。

    对他,此生再无心动。

    她十分缓慢地抽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视线落在空落落的手心,半晌后,才勉强笑了笑:“时辰不早了,朕命人准备好了午膳,都是你(爱ai)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容寂寂地端坐着,没有半分起(身shen)去用午膳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云间沉默良久,最后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“没心思用膳吗?朕让人给你送进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走出偏(殿dian),不忘给她掩上(殿dian)门。

    (殿dian)门合上的刹那,他透过渐渐合拢的门缝,看见那女孩儿面容白嫩清丽,坐在窗下的光影里,一(身shen)风华,一(身shen)淡漠。

    像是任何人任何事,都入不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(殿dian)门被合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月如和沈榕被软(禁jin)后,沈妙言在宫中的生活好过了许多。

    楚云间像是知晓她不愿见他,因此连着数天,都不曾过来找过她。

    他坐在书房中批阅奏章,心思却很飘忽,他甚至觉得沈妙言说的很有道理,他离她远些,才是真正保护她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舍得离她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之际,门口传来争执的声音,他搁下毛笔,抬头道:“李其。”

    李其匆匆进来,(身shen)边还跟着韩叙之:“皇上!”

    韩叙之脸色很不好,朝楚云间拱了拱手,朗声问道:“皇上曾说,要将妙言妹妹赐给微臣,不知这话还作不作数?”

    楚云间眼睛微微眯起:“怎么,韩(爱ai)卿如此迫不及待?”

    “微臣怕夜长梦多,所以想尽快接妙言妹妹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夜长梦多?”楚云间的语气冷了下来,“你怕朕对沈妙言下手?”

    韩叙之不语。

    楚云间冷笑了声,坦率开口:“朕后悔了,朕不会将她赐给你。作为补偿,朕会送你两位美人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眼底满是蕴怒,却勉强将那怒意压下:“自古君王一言九鼎,皇上这是戏耍微臣?”

    “戏耍又如何?”楚云间往后一靠,浑(身shen)散发出慵懒与霸道,“朕喜欢她,朕要恢复与她的婚约,韩(爱ai)卿这是在惦念朕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韩叙之听见他说恢复婚约,顿时震惊地睁大双眼,“皇上要娶她?可皇上已经有了皇后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朕想,立两宫皇后,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韩叙之又震惊又愤怒,最后什么都没说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李其望着书案后的君王,试探着道:“皇上,您这样怕是不妥。毕竟您是皇帝,该一言九鼎的,既然答应了韩大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韩叙之,凭他,也配?!”

    充满戾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其低下头不再多言,慢慢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被轻轻合上,楚云间猛地将书案上的奏章全部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是想恢复婚约、立沈妙言为后不错,可那个女孩儿,压根儿就不愿意见他,他除了用强硬手段将她留在宫中,他还能怎么办?!

    过去他一心追求权势,可真正坐到了皇位上,才惊觉什么是高处不胜寒。

    若有可能,他(情qing)愿用这权势,换那女孩儿的倾心一笑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与她彼此心知肚明,那已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在其位,谋其政。

    否则,等待他的,便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他抬起右手细细端详,尽管这手已能写字,可握剑仍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袖管滑落到臂弯,那条伤疤蜿蜒直至手腕,紫红色的伤疤,看起来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微微曲起手指,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眼见着入了六月,天气逐渐炎(热re)起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请来无数在民间有神医之称的大夫,然而无人能够解开那哑药之毒。

    他心疼那沉默的女孩儿,知晓她痛恨御史府至极,因此在前朝也没再给过沈朋好脸色,连带着御史府的门生,都有不少人被找了由头解除官职,放逐塞外。

    沈朋压抑着怒火,勉强才撑住局势,不叫自己的人全被拔除了去。

    后宫之中,楚云间更是对沈妙言宠(爱ai)至极,他将世上难寻的奇珍异宝全都捧到这女孩儿面前,以期她展颜一笑,然而换来的,却始终是她的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天阶夜色凉如水,在又一次逗她笑失败后,他独自坐在九曲长廊的亭子里饮酒,目光所及,是遥远浩渺的星空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这一生,除了沈妙言,他再也没有心力去逗其他女子。

    世上,只有一个妙妙。

    那双弧度优雅的眼睛里,不觉泛出点点猩红,他喝了半壶酒,听见有脚步声自远处响起,偏头望去,来人(身shen)着雪青色锦袍,系一件锦白斗篷,(身shen)材纤瘦,灯笼光照下的面容精致却苍白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哈哈,明天四哥就回来了,激动不。。大家不要嫌弃妙妙弱啊,妙妙有金手指的,在后天的爆更章节里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