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24章 朕该拿你怎么办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钦原走到他面前,从袖袋里取出一只卷起的纸筒:“西南传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接过,缓缓打开来,在看完的刹那,站起(身shen),掀翻了面前的桌子。

    银壶跌倒在地,上好的佳酿泼洒出来,散发出莹白的光泽。

    色泽鲜艳的水果,滚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夜风拂过,楚云间冷厉的目光落在顾钦原(身shen)上:“他怎么敢?!”

    顾钦原不语。

    楚云间越过他,大步往沈妙言所在的偏(殿dian)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沈妙言正在屏风后沐浴,一名小宫女一边给她添(热re)水,一边笑道:“皇上待小姐真好,这些玫瑰花儿,都是宫中开得最好的,皇上看见时连眼睛都不眨,直接一挥手说全都送来给小姐您沐浴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托起几瓣嫣红的花,细细端详着,脸上却无半分喜色。

    比起这些玫瑰,她更想念国师府华容池畔的梨花。

    那名宫女拿了帕子,正要给她搓背,却听得砰一声巨响,旋即便是急速的脚步声,楚云间很快出现在屏风后,一双发红的眼紧紧盯着沈妙言,话却是对那宫女说的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那名宫女连礼都没来得及行,紧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沉寂的大(殿dian)中,楚云间一步步((逼))到沈妙言面前,一把扼住她纤细的脖颈:“南蛮入侵西南,君天澜率兵抵御,直捣南蛮都城临屏,斩杀南蛮王,将南蛮大片疆域收入麾下,立下赫赫战功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整个人氤氲在(热re)水的雾气中,仰头同他对视,唇角微微翘起,琥珀色瞳眸中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楚云间紧紧盯着她的脸,她听见消息,就这样笑了。

    仿佛这个消息,比他送给她的无数珍宝都要贵重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……”他压抑着声音,手上的力道逐渐收拢,“朕该拿你怎么办?!”

    南蛮之人骁勇善战,假以时(日ri),君天澜必然会联合西南与南蛮,从南方大举入侵京城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可能放任君天澜待在南蛮。

    他必然要以奖励为由,召他回京。

    可君天澜回京,意味着他好不容易掌控的京城,将重新脱离他的控制,朝中势力也将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他失算了,他一开始,就不该听从顾钦原的意见,将君天澜贬去西南!

    而浴桶中的沈妙言像是一只没有生命的娃娃,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掐着脖颈。

    那张小脸逐渐涨得通红,湿漉漉的头发铺散在水面上,愈发衬得肌肤雪白晶莹。

    “朕该拿你怎么办?!”楚云间像是无法自制,又((逼))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法回答,便只嘲笑。

    笑得明媚,笑得纯真,笑得挑衅。

    楚云间缓缓松开手,指尖轻轻拂拭过她的面颊,像是自言自语:“他掌控了朕的江山,或许,朕该占有他的女人?不,你不是他的女人,你从一开始,就是朕的……”

    人的执念有多深,双眼中表露的感(情qing)就有多癫狂。

    楚云间试图去抱沈妙言,沈妙言察觉到他的意图,连连往后缩,纤瘦的后背撞上木桶,她死死推拒着楚云间的手,瞳眸中隐隐蒙了层雾气,咿呀出声,十分柔弱。

    楚云间听见她那些难以理解的发音,手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他强硬地将她留在宫中,却未曾好好保护她,以致她连声音都失去了,难道现在,他又要强迫她失去女子的清白吗?

    眼帘低垂,他缓缓放下手,轻柔地抚摸沈妙言的面庞,“对不起,是朕((操cao)cao)之过急了。这样的事,等咱们大婚之后,再做不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一顿,大婚?!

    她张嘴想要冲他破口大骂,才后知后觉自己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楚云间凝视着她惊愕愤怒却说不出话的模样,忽然轻轻一笑,又趁机捏了捏她的脸:“朕怎么觉得,你不会说话,比会说话时要可(爱ai)许多?”

    可(爱ai)个鬼呀!

    沈妙言好想给他一棒槌,然而男人很快收回手,含笑离开:“朕真是喜欢你得紧,好好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努力朝他的后背泼出一大捧水,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避开,那人大笑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又是数天过去,沈妙言掐着(日ri)期,已是月中,四哥他该回来了才是。

    她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汉白玉台阶上发呆,背后有两个小宫女路过:“你听说没有,国师他回京了呢,听说是立了很厉害的战功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!御膳房那边已经在准备接风宴了,就在今晚。啧,我就知道,国师大人没那么容易被贬黜!”

    二人讨论着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满脸欢喜地往承庆(殿dian)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才过晌午,承庆(殿dian)内进进出出的全是布置大(殿dian)和准备宴席的宫女内侍。

    可她并不着急,她只是满怀希望地坐在(殿dian)前的台阶上,痴痴凝视着进宫的那条宫道,双手紧紧攥着裙摆,只盼这(日ri)头能早些落下。

    她从未如此期待夜晚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乾和宫,楚云间命李其去让沈妙言沐浴更衣,准备参加晚上的宫宴,李其带着人翻遍了乾和宫,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有知(情qing)的宫女说,沈妙言在承庆(殿dian)门口坐着。

    楚云间闻言,朱砂笔批折子的速度越发地快,瞳眸里一片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小姑娘从哪儿听来的消息,但是她对待君天澜如此殷勤,实在是叫他吃醋。

    明明他才是她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他搁下笔,合上奏章,满脸(阴yin)郁地起(身shen):“摆驾承庆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他已打定主意,等晚上宫宴时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,恢复与沈妙言的婚约。

    君无戏言,即便到时候君天澜反对,也奈何不得他。

    楚云间来到承庆(殿dian)前,远远就瞧见那个(身shen)着素衣的女孩儿坐在石阶上,满脸都是乖巧。

    那是面对君天澜时,才会呈现出的乖巧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可抑制地涌出妒意,快步走过去,“在这儿做什么?起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拉起来,他亲手为她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,瞳眸里掠过暗光:“即便急着见他,也该沐浴更衣,好好打扮打扮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