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26章 她只是发泄般地吻着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他(身shen)边,张开口想说话,却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那张晶莹剔透的小脸,那小脸蛋上还泛着红润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便冷了几分:“看来,你在宫中过得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说没有,可她张了张嘴,根本无法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见她并不否认,君天澜(胸xiong)腔中的怒意更盛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怀中,紧盯着她的双眼,“你喜欢他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拼命摇头,眼里雾气更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君天澜皱眉。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摇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掀开她的袖管,见手臂上那颗守宫砂还在,这才稍稍放心,捧住她的脸,不悦开口:“沈妙言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小姑娘的面颊滑落,她闭上双眼,紧紧抱住君天澜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君天澜这才察觉到不妥,摸了摸她的脑袋,想起什么,扳正她泪痕交错的小脸:“他们给你喂了哑药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使劲儿点头,手指在空中写了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沈月如,沈榕。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勾起一抹冰冷到极致的微笑:“这两人,真是胆大,可是欺我不会回京?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打了个响指,夜凛立即出现在他面前:“主子?”

    “把这两人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夜凛消失后,沈妙言才认认真真端详起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比从前更加英俊,五官透出精致与冷峻,这是一张无论妇女还是少女,都能(诱you)惑的脸。

    她将面颊贴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蹭了蹭,只有感受着他的心跳,才觉得她自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着她柔软的头发,任由她亲昵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(殿dian)中猛然发出“砰”一声巨响,两名暗卫直接将一个女人从窗户扔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女人艰难地抬起头,见到眼前坐着的两人,顿时吓了一跳,连连往后缩:“沈妙言,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夜凛跟进来,朝君天澜拱手:“主子,凤仪宫藏有高手,属下等恐惊了人,就没有下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轻柔地抚摸沈妙言的脑袋:“想如何对付她?”

    沈榕一张秀美的脸变了色,紧盯着沈妙言,脑海中百转千回,最后只化为一句:她会杀了她吗?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地盯着沈榕,这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人畜无害,却敢撺掇沈月如给她喂下哑药……

    此仇不报,她沈妙言的名字可以倒过来写了。

    凉薄的目光羽毛般轻轻扫过沈榕的眼睛,最后微微一笑,跳下君天澜的大腿,走到窗前的书案上,随意找了张纸,写下几个字交给夜凛。

    夜凛没有半分迟疑,立即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进来时,手中多了一盆炭火。

    两名暗卫将沈榕抓住,沈榕满脸恐慌,不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,于是使劲挣扎起来,然而她的力气根本抵不过这些男人,很快,她的下巴被卸掉,一名暗卫的手掌紧紧箍住她的下颌迫使她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瞪得溜圆,清晰地看见,夜凛用铁钳夹起一块通红的木炭,往她嘴里塞来。

    她惊恐地挣扎起来,许是求生的本能,她竟挣开了那些暗卫,拼命爬到沈妙言(身shen)边,跪在她面前,攥住她的裙摆,不停地哀求她:“沈妙言,都是我的错!求你千万不要这样对我,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嚎哭着朝沈妙言磕头求饶,然而沈妙言似是嫌脏般,朝君天澜怀中缩去,君天澜将她抱到大腿上,打了个手势,两名暗卫立即上前将她拖到旁边,迫使她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夜凛毫不犹豫地将那燃烧着的通红木炭塞进了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观看着,并不嫌这场景血腥。

    沈榕害她成了哑巴,那她就让沈榕也成为哑巴好了。

    沈榕不停地发出低声嘶吼,因为疼痛,整个人痉挛起来,双手甚至深深抠进自己大腿,那皮(肉rou)灼烧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然而在场的人早已见惯了死亡与血腥,这些暗卫的脸上,甚至没有表露出任何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捂住沈妙言的双眼,却被她拿开手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沈榕的痛苦,一遍又一遍,认认真真烙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提醒自己,下一次,决不可再对人手软。

    否则,沈榕的下场,便是她的下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榕死了,死在那座偏(殿dian)里。

    宫人们到来的时候,她独自躺在地上,表(情qing)十分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好好的宫宴进行不下去了,宫中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沈妙言乘坐国师府的马车,同君天澜一起回到府中,府里景色依旧。

    她跨上台阶,忽然回头望向京城里的星空,那星盘以(肉rou)眼难以察觉的速度缓慢轮转,转过无数(春chun)夏秋冬,将良善转成残酷,将花容玉貌转成鸡皮鹤发,将孩童也转成老人。

    转过又一年时,将大地上封冻生命的白雪皑皑重又转为鸟语莺啼鲜花着锦。

    它们以悲悯的姿态俯视苍生,亘古不变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垂下眼帘,眼角莫名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衡芜院寝房,素问重新给沈妙言把了脉,最后摇摇头:“这毒,奴婢不会解。奴婢觉得,白御医应该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,便命夜寒去将人连夜请过来。

    白清觉来得很快,稍稍把过脉,便有了应对的法子,直接走到桌旁开药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奋笔疾驰,瞳眸微微眯起,这个男人几乎对任何毒药都了若指掌,当真是叫人佩服。

    若非他刻意藏拙,太医院院判的位置,早该换人坐了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后,君天澜在沈妙言坐的大椅前蹲下来,握住她的双手,凤眸中都是怜惜:“我听李斯年说,你将京城的事(情qing)处理的很好,妙妙,你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发酸,只默默低下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揉着她的小手,“想要什么奖励,只要你说的出来,我一定给你。”

    奖励?

    沈妙言指尖动了动,半晌后,从椅子上滑下来,跪坐在君天澜面前,琥珀色瞳眸静静凝视他片刻,最后朝着他的薄唇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睁着双眼,瞳眸一片清明,没有任何(情qing)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只是发泄似的,就这么吻着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限时免费,更三章,这三章是免费的哦!书评区已发布盖楼赢奖品活动,大家可以去看看,支持qq阅读~

    明天凌晨爆更发糖,不见不散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