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28章 这丫头忒腹黑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,可这男人实在是恶劣,也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手段,握着她的手腕不肯放手,声音低沉沙哑:“手不准拿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沈妙言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,实在是很害怕。

    君天澜见她满脸不(情qing)愿,只得叹息一声,却也不再((逼))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松了手,连忙缩回自己的手,小心翼翼问道:“那,阿陶可以留下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起(身shen)穿上外裳:“若是闯了祸,我会马上送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四哥!”沈妙言蹦起来,欢天喜地的去告诉谢陶这个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此时国师府后院厢房内,谢陶正抱着小黄猫坐在窗边,慢吞吞地给它顺毛。

    沈妙言跨进门槛:“阿陶,四哥说你可以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谢陶眼中浮现出惊喜的光芒,笑道: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窗边站定,望了眼那一丛翠竹,想起什么,忽然转(身shen)道:“说起来,当初楚云间给顾钦原赐婚时,定的时间就是六月,他应当快要娶张晚梨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倏地将怀中猫儿抱紧,眨巴着大眼睛问道:“那、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想了想,旋即眼前一亮:“要不,咱们在他婚礼上去放火吧?搅了那场婚礼,他就娶不成张晚梨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认为她说的甚是有理,于是愁云密布的心放了晴,眉梢眼角都透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拿来笔墨纸砚,坐在圆桌旁,认认真真在上面圈圈画画:“咱们去过顾府,面积不大,守卫宽松。婚礼大约会在正堂举行,咱们要搅乱婚礼,就要在后院放火。但是仅仅咱们两人,是不够的,咱们需要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帮手?”

    沈妙言脑海中掠过一个人的(身shen)影,笑得腹黑:“帮手我已经有人选了,轻功好得很,可以将事(情qing)办得神不住鬼不觉。除了帮手,咱们还需要火油,大量的火油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笔杆子戳了戳自己的下巴:“火油倒也不难弄到,但是怎么把火油悄悄运进去,却是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谢陶眨了眨眼,笑道:“将火油藏进盛放贺礼的箱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沈妙言称赞着,扔下毛笔,上前将她拽起来,“走,咱们现在去找帮手和火油!”

    花府。

    临水长亭中,花容战妖妖娆娆地躺在榻上,两名美貌侍女正手持团扇,慢条斯理地给他扇风。

    听沈妙言说了来意,他睁开眼,风(情qing)万种地斜了她一眼,笑道:“沈丫头,在官员府邸纵火,可是大罪,我凭什么要帮你?”

    说着,又闭上眼,继续假寐。

    沈妙言凑到他跟前,“你若是不帮我,我就告诉四哥,你轻薄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战默默瞥了眼沈妙言,这丫头忒腹黑了!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沈妙言高兴了些,又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你再准备几桶火油,想办法混在贺礼中,在婚礼当天抬进顾府,可千万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拉着谢陶离开。

    花容战盯着她的背影,默默扶额,合着,他是被这姑娘讹上了?

    顾钦原和张晚梨的婚礼,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。

    尽管这二人心中都无彼此,可利益将这二人紧紧绑在一起,他们都是聪明人,很多事(情qing),不需要挑明,便已明白对方的诉求。

    夜色如滴墨洒进清水里,逐渐蔓延到京城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夜市正(热re)闹时,(身shen)着黑色紧(身shen)衣的年轻男人,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张家。

    张府后院的绣楼里,窗户洞开,洁白的窗帘被吹得拂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闺房并不似寻常女子的闺房,里面最多的东西不是胭脂水粉、朱钗首饰,而是书籍,非常多、非常多的书籍。

    躺在精致绣榻上的少女,面容清秀可人,一头乌发垂落在枕上,睫毛低垂,睡颜透出安逸。

    桌角点着一盏油灯,在风中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一阵风袭来,那油灯彻底湮灭,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,抵在了少女脖颈间。

    张晚梨被那冰冷彻骨的寒意惊醒,睁开眼,就瞧见来人黑巾蒙面,只余一双剑眉一对星目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她并不惧怕来人,盘膝坐起来,笑道:“韩公子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眼中掠过笑意,摘下面巾,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公子忘了么?去年府中的七夕游船,我曾与公子探讨过箫曲。”张晚梨说着,推开那柄剑,“公子夜访张府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镇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公子若真想杀我,我还有机会坐在这儿说话吗?”张晚梨将(胸xiong)前的衣襟拢了拢,“公子是为十(日ri)后的大婚而来?公子不想我嫁给顾大人?公子莫非,是对小女子动了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她说着,像是不可置信般,自个儿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棠之收了剑,淡淡道:“对你动心思是不可能的。只是,钦原托我来告诉你,他要的东西,望你尽快为他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放心,那些东西,我已经知道藏在哪儿了。除此之外,顾大人若想扳倒我父亲,还需要一些人证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神态淡然自若,朝韩棠之勾了勾手指,韩棠之俯(身shen),她在他耳畔又轻声报了几个名字,笑道:“这些人是我父亲买卖官爵的人证,我费了许多心思才打探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望着她,目光落在她满头柔顺乌发上,那些发丝折(射she)出莹莹月光,恍若最顺滑的丝绸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“还有什么需要我转告钦原的吗?”

    张晚梨把玩着一缕秀发,笑容深了些:“我父亲(身shen)为楚国丞相,干的不止是买卖官爵的勾当,还有收受贿赂鱼(肉rou)百姓。你可知,张府祠堂的地砖下,铺了一层金砖吗?”

    韩棠之挑眉,显眼没料到,张岩竟然有钱到这个份上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说完,向窗户走了几步,又转过(身shen),盯着张晚梨,“你是张岩的女儿,为何会帮助我们,对付张岩?”

    “女儿?”张晚梨迎着月光,嫣然一笑,“若他有半分将我当成女儿,若他有半分将耀哥儿当成儿子,我也不会做到这个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因为你想为张耀报仇?”韩棠之又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