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33章 谢陶的过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(床chuang)边的绣墩上,见她醒了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:“你是不是傻?顾钦原明摆着戏弄你呢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是戏弄我?”谢陶声音很轻,还透着喑哑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托腮,“国师府的人都不知道你回来了,雨势那么大,还是张晚梨拼命敲门,里面的人才知道。她说了你在顾府的遭遇,啧啧,瓜子洒在泥浆里,任谁也找不到啊!顾钦原真是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谢陶合上双眼,睫毛轻颤,泪珠滚落出来:“对不起……我,我没办法叫他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那样的混球,我就没指望过他对我道歉。”沈妙言满不在意地挥挥手,又给她掖好被角,柔声道,“你好好养病,拂衣在给你熬药,一会儿就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抽了抽鼻子,含泪点头,握住沈妙言的手:“你待我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很快喝过药,恢复了些气力,像是倾诉般,轻声道:“我十岁的时候,跟谢昭一同去寺里上香,半途却被山匪绑架。他们将我绑在城外的树林子里,说是被人雇来,要烧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昭呢?”沈妙言插嘴。

    “跑了呗。”谢陶垂下眼帘,“那山匪,我觉得就是她雇的人,她不想我活在谢家。那些强盗将我(身shen)上值钱的东西都抢了去,在我(身shen)上泼了火油,正要点火时,钦原哥哥出现了,他(身shen)边有很厉害的暗卫,将那群强盗全部杀光,把我从树上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,并不知道他就是顾家的公子。那天晚上,我随他的人一道歇在篝火边,他以为我睡着了,同旁边的人轻声议论,从对话里,我才知道原来是他是顾家的公子。他虽然总是冷冰冰的,可我觉得,他其实是很善良的人,他做的事,都是为了天下的百姓着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对她和顾钦原相遇的事并不敢兴趣,只问起谢昭来:“谢昭是你的姐姐,她为什么要雇人杀你?”

    谢陶挠挠脑袋,眼底晦暗不明:“她其实,并不是我的亲姐姐……她是姨母的女儿,她一出生,姨爹和姨母都已不在人世,娘把她抱到谢府抚养,只对外说,这是谢府的大小姐。姐姐不喜欢我,从小就不喜欢我,我以前的丫鬟,就是因为得罪她,被她命人拿针扎死的。后来,我再也不要丫鬟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仿佛害怕般,(身shen)子轻轻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你从前不说话,也是因为她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:“爹娘不在府里的时候,没人和我说话。爹娘在府里的时候,都只和她说话,她哄得爹娘很高兴。后来,我就再也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,眼底都是冷意。

    这谢昭看着貌美倾城才华横溢,不想鸠占鹊巢不够,竟还要害死谢陶。

    真真是个蛇蝎美人!

    谢陶小脸上全是难过,“家里人都不喜欢我,侍女们都喊我小哑巴,我觉得,大约我才是被抱回去养的那个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片刻,试探着问道:“那你就没有想过,把她赶出去?”

    谢陶摇摇头,眼中隐隐有着恐惧:“她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厢房中陷入沉默,沈妙言想起草原上顾钦原曾以异样的目光看谢昭,不(禁jin)皱眉问道:“那,顾钦原他,不会喜欢谢昭吧?”

    谢陶咬唇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她如此,便猜到了顾钦原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乐了,这还真是应了她的诅咒,顾钦原那样的人,就该和心机深沉如他,手段狠辣如他,残酷绝(情qing)如他的女人在一起!

    人说娶妻不贤毁三代,顾钦原(日ri)后若当真与谢昭在一起了,看他将来会落个什么下场!

    她握住谢陶的手,安慰她许久,又让她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七月的天气格外炎(热re),好在国师府的地窖中封存了不少冰块儿,沈妙言命人拿了不少到东隔间角落的水缸里摆着,又在地上铺了凉席,与谢陶一块儿盘膝坐在席子上,与她分享自己搜罗来的画本子。

    凉席上还置了个矮几,上面摆着冰镇的西瓜和酸梅汁,看着格外凉爽怡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多了凉的东西,闹肚子疼,飞快跑出去方便,等方便完,揉着肚子从西阁里出来,却听到廊角处,有人低语:

    “……张晚梨也将那些证据悄悄藏进嫁妆,带去了顾府。现在,只要地牢里的那人签字画押,扳倒张岩,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是韩棠之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放轻了脚步,还未凑过去听清楚,眼前却出现了一双祥云纹厚底皂靴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君天澜一脸冷峻:“偷听?”

    她连忙摆手,“路过!四哥,你要对张岩下手啦?”

    见君天澜和韩棠之皆都不语,她往后退了一步:“那什么,你们继续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骨碌跑了。

    她跑回到东隔间,谢陶正吃着西瓜,见她面色不大好,不由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摆摆手,想着韩棠之的话,起了心思:“阿陶,咱们去地牢里看看吧?”

    “地牢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谢陶摇头。

    “里面凉快啊!”沈妙言说着,拉了她的手,“咱们就去看看,听说里面关了人。”

    谢陶被她拉着,两人出了屋子,穿过长廊,一路往西北角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午后,阳光火辣辣的,整座国师府没有一丝风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地牢入口处时,后背都被汗水浸/湿了。

    入口处无人看守,沈妙言挪开脚下的牢门,来自土地深处的(阴yin)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隐隐伴有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座石阶直通地底,墙壁一侧每隔几步点着盏油灯,光线并不十分昏暗。

    “走!”她起了玩心,握着谢陶的手,小心翼翼沿着石阶往下走。

    石阶蜿蜒而下,过了半炷香的时间,两人才走到底,前方视野开阔起来,隐约可见布置着十几间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牢房。

    黑暗的尽头,有呻/吟声传来。

    两人试探着往尽头走去,朦胧光线中,只见一个男人手脚被绑在木架上,(身shen)上全是鞭痕,正发出痛苦的呜咽。

    男人面前,站着位(身shen)姿细瘦、手持长鞭的年轻公子,即便光线昏暗,两个女孩儿也依旧能够从他(身shen)上感受到冰冷彻骨的寒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