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35章 卿对一统天下,又有何见解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岩暗自心惊,望向自家女婿,见他面无表(情qing),便笑道:“陛下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朕听闻相府中有一假山,暴雨过后景色十分怡人,不知朕可有这个眼福,一窥究竟?”楚云间唇角噙着浅笑,摇着把挑金线丝绸折扇,单手背在(身shen)后,像是出来散心的纨绔公子。

    提起那座假山,张岩的眼底便难看了几分,陪笑道:“那假山旁有个凉亭,微臣吩咐下人去准备些酒水,以供陛下享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朝(身shen)边跟着的管家使眼色。

    那管家领会他的暗示,正要离开,楚云间却笑道:“朕只是稍作参观,(爱ai)卿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岩不敢再多言,只得应是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人穿过相府后院,楚云间老远就听到震天的水声,他抬眸看去,只见远处,高达数十尺的瀑布从假山上飞流直下,亭角飞檐,草木葱郁,就像置(身shen)于山野林间一般。

    可相府分明是建在闹市上的,这样大的瀑布,竟是人工引流!

    这得耗费多少财力物力人力,方能建造出这般奇景来?!

    他仰头观望着,唇角笑容依旧,可眼底的神色却渐渐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岩怕得要死,正要开口,楚云间面向他,笑道:“(爱ai)卿府中景色,当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“顾卿。”楚云间打断他的话,含笑转向顾钦原,“你是相府的女婿,可愿意领朕在相府转转?”

    “微臣愿意。”顾钦原应着,无视张岩暗示的眼神,随楚云间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皇宫和顾府的人都跟着走后,张岩转向张晚梨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张晚梨被他打得倒退几步,唇角流下鲜红的血液,抬头看他,轻声道:“父亲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把皇上请到府里来的?!还嫌老夫的事儿不够多吗?!”张岩冷吼。

    这几(日ri),他最得力的管事忽然消失已经够让他烦恼的了,好不容易想着邀请顾钦原过来聊聊,想想对策,结果倒好,直接把皇上邀请来了!

    “父亲,我和夫君是在半路偶遇皇上的,皇上自己要来,”她低垂着眼帘,紧紧抓着裙摆,声音逐渐弱了下去,“女儿总不能,不让他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张岩又一巴掌甩到她脸上,“跪下!”

    张晚梨低垂着眼帘,慢慢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岩那张总是陪着笑容的圆脸,在这一瞬显得极为冷厉:“老夫将你嫁给顾钦原,是为了拉拢他,让相府更加壮大!可你都做了些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女儿一直在为相府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张岩怒极,“若皇上对相府生了嫌隙,老夫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说罢,怒气冲冲地离开。

    张晚梨独自跪在长廊中,眼底有冰冷的寒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顾钦原陪着楚云间漫步于偌大的相府之中,侍从们远远地跟着。

    两人随意闲聊,从经史子集到治国谋略,很多意见竟是出奇的吻合。

    (日ri)渐黄昏,夕阳的柔光在天际形成一道七色彩虹,十分绚烂旖旎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过青草地,楚云间笑道:“钦原自从来到朕的(身shen)边,朕还从未如此酣畅淋漓地同你聊过这些。钦原对治国很有一番手段,不知对一统天下,又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“皇上想统一四国?”顾钦原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“草原已归附大周,南蛮和西南郡则被君天澜掌控。而君天澜是什么人,你我清楚得很。大周的野心已经暴露,而西边儿的魏国正积极募兵,同样野心勃勃。楚国南边是南蛮,西边儿隔着峡海与魏国成对峙之势,东边是则赵国,(身shen)处兵家必争之地,楚国,又是否有可能吞并天下?”

    楚云间声音淡然,可其中蕴藏的野心,却已暴露在这个寻常的黄昏。

    顾钦原沉吟良久,淡淡道:“皇上若有此野心,第一步,便是拿下草原,与大周分庭抗礼。第二步,与赵国联合。赵国乃是天下最富有的国家,有其提供军资,占领大周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在拿下大周之后,迅速调转方向,侵吞赵国。如此,方才可能与大魏一争天下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听着他的分析,笑出声来:“然而第一步,朕就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拓跋烈是投靠君舒影不错,可若是拓跋烈死了,陛下亲自扶正下一位继承人,想要草原的兵力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楚云间拍了拍顾钦原的肩膀:“钦原,从前是朕错怪你了,还望你能一直为朕倾心出谋划策。须知,朕不止是将你当做谋臣,更是将你当做知己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站定,无言地朝他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楚云间偏过头,见正前方矗立着一座精致的楼阁,不由问道:“这是何处?”

    “乃是岳丈供奉的家庙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微微颔首:“张相的父亲,为楚国出力良多,朕当去上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命人都守在家庙外,亲自陪着楚云间进去。

    家庙的守卫见来人是皇帝和姑爷,不敢阻拦,放两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相府的家庙建造的恢弘庞大,楚云间走到众多牌位前,认真地上香。

    顾钦原在他(身shen)后不远处,找到张晚梨所说的那块松动的地砖,状似不经意地蹲下,“看守家庙之人太不恭敬了,连地砖松动,都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上完香,转(身shen)笑道:“任何地方,都有偷懒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瞧见顾钦原将那块松动的地砖捧起来。

    烛火的光照中,本该是泥土的地下,却意外散发出淡金色光泽。

    顾钦原一脸凝重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走过去,盯着下方那些密密麻麻的金砖,俊朗雅致的面容,(阴yin)沉可怕至极。

    金砖铺地。

    富贵到何种程度,才能用金砖铺地?!

    顾钦原起(身shen),沉默良久后,对着楚云间跪了下去:“求皇上念在张相是微臣岳丈份上,饶过他这一次,微臣定会督促他改邪归正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居高临下地盯了他片刻,拂袖往外走去:“此次暴雨淹没郊外不少人家,顾卿若有心,便劝他拿这笔钱救济受灾百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顾钦原转向大门处,拱手高声。

    直到家庙的大门缓缓合上,(阴yin)暗的光线中,顾钦原才缓缓站起(身shen),瞥了眼脚下的金砖,眸光冷漠至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