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36章 君天澜,你不知廉耻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一次,只是在楚云间心里,埋下一颗对张家生出嫌隙的种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杀招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进了八月,京城里的天气越发酷(热re)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谢陶坐在长廊的扶手上,各自抱着碗冰雪酪,一边拿勺子舀着吃,一边八卦京城里的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望四周,压低声音:“你别瞧花狐狸总是很风流的模样,他呀,(爱ai)晋宁王妃(爱ai)得要死要活,我好几次撞见他想对晋宁王妃用强呢!瞧他长得跟个女人似的,你说他那玩意儿好用吗?我听添香说,有的男人很不中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不中用?”谢陶眨巴眨巴大眼睛,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勺子上的甜冰糕。

    沈妙言拍了下她的脑袋:“当然是那玩意儿呀!还能是什么!就是那个,那个!”

    谢陶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满脸好奇:“哪个呀?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雪酪碗放到旁边,捧住滚烫滚烫的脸,“哎呀,等你嫁人就知道啦!反正听添香说,那玩意儿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谢陶歪了歪脑袋,不明白地继续吃冰雪酪。

    而两人的对话被不远处的男人尽数听在耳中,君天澜(身shen)着玄衣锦袍,面无表(情qing)地负手而来,瞥了眼沈妙言,从袖袋里取出一封请柬递给她,便又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拆开来,这是温阁老办寿的请柬。

    她知道温阁老(身shen)体不是很好,大约是晋宁王妃为了哄他高兴,才大肆为他((操cao)cao)办(热re)闹的寿宴。

    温阁老待她极好,这些时(日ri)甚至还曾送过很多本千金难求的好书给她,还亲自写信,叫她好好用功。

    所以寿宴她是肯定要去的。

    她将请柬收好,眉眼弯弯:“过些天京城里的阁老办寿,我带你去玩!”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沈妙言沐浴过后,穿着薄薄的素纱中衣,坐在榻上看了会儿书,忽然想起草原上谢昭和拓跋珠的舞蹈,便扔掉书,赤着脚跳到地板上,试着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她对着青铜镜转了个圈儿,觉得怪好看的,便自个儿哼着小曲伴奏,跳着跳着,就转出东隔间,来到君天澜的书房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坐在软榻上看公文,听见声音,抬起头,就瞧见这女孩儿跟发癫似的,嘴里哼着什么,双手双脚直甩。

    他沉默半晌,淡淡道:“你有羊癫疯?”

    沈妙言跳得正在兴头上,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来,叫她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她气馁地瞪了眼这男人,语带(娇jiao)嗔:“我跳得不好嘛?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书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他(身shen)边,他忽然一把将她拉到怀里:“白天的时候,我听见你和谢陶在讨论那个大不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微烫,避开他意味深长的视线,扬声道:“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八月的夜,从窗外传来院子里昆虫的鸣叫声,越发衬得这夜色宁静深沉。

    烛火幽幽,君天澜凑到沈妙言耳畔,呵气如兰:“我听妙妙说,男人那处越大越好……不知我的尺寸,可有让妙妙满意?”

    沈妙言臊得厉害,“君天澜,你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小手,薄唇噙着的笑容越发(热re)烈,“妙妙都主动摸过了,却说我不知廉耻?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,然后他握得紧紧的,她抽不动,便将小脸别过去,不肯看他:“你就是不知廉耻!堂堂国师,却欺负一个小姑娘!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笑出声,摸了摸她的脸蛋,将她放下去:“与谢陶说的那些话,我听见也就罢了,可莫要叫旁人也听见。女孩子,总要矜持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儿臊得通红,瞪了他一眼,跑回东隔间去了。

    温阁老的寿宴很快来临,这(日ri)天气意外的凉爽,年轻女眷们坐在温府花园的水香小榭里,手持绢纱团扇,说说笑笑,气氛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谢陶不被她们待见,正坐在角落郁闷,张晚梨(身shen)着梨花色裙衫,笑吟吟摇着柄团扇过来。

    她如今贵为都御史夫人,因此不少小姐都对她报之以微笑,想邀她到她们(身shen)边坐。

    张晚梨无视这些人,径直走到沈妙言与谢陶(身shen)边,笑道:“这是怎么了?你们被人欺负了?”

    两人摇摇头,她在绣墩上落座,瞥了眼那些目光各异的贵女,笑道:“宴席还要半个时辰才能开始,正厅门口有艺人玩杂耍,我瞧着没什么人看他们表演,不如咱们去捧个场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旁边夏侯挽挽(阴yin)阳怪调地开口:“不过是些表演杂耍的艺人罢了,还捧场……听闻顾夫人常常给城中百姓施粥,顾夫人还真是有(爱ai)心啊!”

    明明该是好话,被她这样讲出来,便引得四周的人哂笑出声。

    一位捧着夏侯挽挽的小姐以扇遮面,笑道:“听闻顾夫人生母只是个贫((贱jian)jian)的丫鬟,她呀,大约还不习惯过养尊处优的生活,所以才会喜欢同那些叫花子在一起。喏,她现在还拒绝咱们邀请她的好意,非要跟罪臣之女,还有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平民女孩儿坐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十分夸张地望向四周的贵女,大笑道:“可见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!”

    那些小姐们纷纷附和她,一同发出低低的嘲笑声。

    然而张晚梨并没有这些人预料之中的尴尬,她笑得很淡然,举手投足间,都是浑然天成的温雅谦和:“世间有诸多不公平,若我施舍的粥,能救下一些穷苦人家的命,那么这既是咱们家国的幸运,也是我的功德。”

    “切,叫花子罢了,他们的命,就跟路边的草芥一般不值钱!我看,你根本就是想给你自己讨个好名声!”夏侯挽挽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张晚梨笑了笑,声音柔和:“为政者,当施仁政。咱们楚国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,京城尚有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,更遑论京城之外的地方。若我是男子,若我能为官,我一定会劝谏君主,将这些人集中到一起,为他们搭建房屋,教他们如何开垦荒田、耕犁织布。并且在灾年减免赋税,广开粮仓,监督各地官吏的清廉。只有百姓安居,国家才能真正的繁荣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目光落在廊外池塘的田田莲叶上,清秀的面庞充满了神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