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38章 你又来我梦里了吗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清宁睡意全消,回头望了眼安安静静的寝屋,眼中划过暗光,笑道:“京城里的人,谁不知道温家大小姐早已嫁给晋宁王,成为晋宁王妃,哪里还有什么温家大小姐,真是可笑!将她赶走!”

    那侍女犹豫半晌,轻声道:“可看门的姐姐说,那女子穿着不凡——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偷来的呢?现在招摇撞骗的人还少吗?”清宁不耐烦,“叫你去就赶快去,就说公子已经睡下,不见客!”

    侍女无法,只得退下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温倾慕很快被告知,她们公子不见客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大门在她面前重重合上,只余下头顶的大红色灯笼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她转过(身shen),望着远处的夜色,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火焰渐渐熄灭。

    她缓步走下台阶,站立片刻后,忽然沿着花府的围墙走去。

    花府围墙修建得精致,她走了很长一段路,都没找到能爬上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后,她停在一个洞前。

    嗯,狗洞。

    她紧紧咬住唇瓣,该死的花容战!

    今夜月色极好。

    清宁坐在屋檐下,支撑不住困意,靠着廊柱渐渐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乌发及腰的狼狈女子冷冷瞥了她一眼,拎着裙角,轻轻推开房门,跨了进去,还不忘将门合上。

    寝屋中燃着上好的熏香,她穿过两道珠帘,视线所及,是舒舒服服睡在帐幔后的妖美男人。

    她挑开红纱垂帐,见他(身shen)边并没有女人,莫名地放松了些,皱眉道:“花容战!”

    花容战迷迷糊糊睁开眼,瞧见这张朝思暮想的脸,不由勾起唇角,重又闭上双眼:“你又来我梦里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凉,在夏夜的竹榻上,透出浓浓的思念。

    夜风从大开的窗户吹进来,将大红色的帐幔吹得鼓动起来。

    那铺散在枕上的黑发,同样拂动着,那张妖美动人的面庞,此刻满是孤独和寂寞。

    桃花眼的睫毛下,甚至隐隐有湿润的光在闪烁。

    温倾慕有些发怔,“容战……”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人并未睁眼,只伸出手,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腕,将她带进怀中,声音疲倦:“慕慕,让我抱一抱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摩挲着女子温(热re)滑腻的肌肤,忽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在他眼前放大,他猛地坐起(身shen):“温倾慕?!”

    温倾慕在(床chuang)榻边坐下,摆弄着他的帐幔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花容战使劲揉了揉眼睛,又呆滞了半晌,想起刚刚自己的失态,顿时憋出一股怒意来:“你来做什么?!别坐我的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温倾慕被他推开,脚心生疼,一不小心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花容战目光落在她的脚上,桃花眼微微眯起:“脚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温倾慕毫不在意地看了眼,踌躇片刻,正要说话,对方却已经下了(床chuang),将她按到(床chuang)上,拿来药箱,单膝跪在她面前,不由分说地抬起她的一只脚,仔细地用湿帕子为她擦拭干净脚心沾着的细小石粒。

    温倾慕盯着他专注的脸,有些为难地开口:“王爷他今晚想要同房,我以为我可以,可是到了最后,我发现我根本无法忍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花容战拿白纱布,将她的脚掌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把他打晕了。”温倾慕蹙眉,“你说打那个位置可以让人晕厥,我也不知道他是晕了还是死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花容战握着她的一只脚,抬起头,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温倾慕怔住,直到此刻,她才意识到,她有多依赖、有多想念、有多在乎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想要,每天都这样看着他!

    花容战低头,顿了顿,又给她擦洗另一只脚:“所以,你是来找我解决麻烦的?”

    温倾慕想收回自己的脚,可他握得很紧,她根本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犹豫半晌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该该怎么办,我……我不(爱ai)他,我不想跟他同房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擦干净她的脚,闻言,忽然笑出声,抬起头盯着她,桃花眼在灯火下熠熠生辉: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还(爱ai)着我?”

    “桃花山那一次,是你((逼))我的!”温倾慕努力想要维持住颜面。

    花容战低下头,在她脚心敷了药,又拿纱布包起来,语气淡淡:“但是过程中,你很享受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面颊爆红,正要反驳,花容战站起(身shen),伸手弹了下她的脑门儿,笑容痞痞:“我同他逛青楼时,偷偷看过他那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正疑心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他忽然俯下(身shen)凑到她的耳畔:“没我的粗大,大约,满足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花容战!”

    她气急,随手捞起一个枕头朝他重重砸去,花容战笑哈哈地避开,温倾慕不管不顾地去追他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刚迈开几步,脚心生疼,痛呼一声,无法站立地往地面倒去。

    花容战连忙上前接住她,在抱住她的腰肢时,四目相对,过往的那些甜蜜,似乎再度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怀里这张艳若桃李的面容,忽然垂下头,缓缓靠近那张思念太久的唇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屋门忽然被推开:“公子,出什么事——”

    清宁满脸慌张,在看见屋中这一幕时,余下的话生生噎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这两人皆都(身shen)着红衣,衬着屋中大红色的那些摆设,就像是一对刚刚成亲的夫妻。

    公子抱着温倾慕的姿势,那么亲密,那么小心翼翼……

    花容战的吻被打断,将温倾慕放下来,冷声道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清宁屈膝行了个礼,只得掩上房门退下。

    温倾慕也有些尴尬,摸了摸唇瓣,勉强走到(床chuang)榻边坐下,斜眼看他:“她是你那十二房侍妾之一?”

    花容战走到她(身shen)边坐下,盯着桌上的烛火,声音很轻:“若我说是,你会嫉妒吗?”

    温倾慕垂下眼帘,摇了摇头:“我不嫉妒……因为,我没有那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偏头看她,忽然伸出手,与她的十指相扣:“慕慕,若我说,你有那个资格,那你……会吃醋吗?”

    那双绝美的桃花眼此刻闪烁着渴求,像是期待一个他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温倾慕视线落在他的手上,鼻尖有些发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