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39章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……会吃醋吗?”

    屋中沉静良久。

    就在花容战的心一点点沉下去时,温倾慕忽然抬头,双眸亮如星辰:“咱们私奔吧?”

    花容战一怔,温倾慕咬了咬嘴唇:“我怕,过了今夜,我就没有这个勇气了!”

    花容战桃花眼中满是呆滞:“私……奔?!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温倾慕抓紧裙摆,面色一点点难堪起来。

    花容战展颜一笑,握住她的手,站起(身shen)往门外走去,妖美的面容上,双眼璀璨如星辰:“当然愿意!走,咱们私奔去!”

    两人跨出门槛,屋檐的灯火下,花容战拉着她往马厩奔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?!”清宁站起(身shen),追了几步,却追不上他们的速度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人红衣飞扬,墨发在风中纠缠在一起,很快消失在了视野尽头。

    两人跑到马厩前,花容战牵出一匹枣红色骏马跨了上去,又朝温倾慕伸出手:“慕慕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提起裙摆,跨上马坐在他(身shen)前,回头看他:“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花容战顺势亲了口她的唇瓣:“西南是国师大人的领地,咱们去那儿,去看西南村镇的草市,去看巍峨壮阔的南断山脉,去看四季如夏的南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夹马肚,飞快往花府外奔去。

    夜风拂面,温倾慕感受着(身shen)后那人的温度和心跳,三年了,直到这一刻,她才觉得,自己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笼罩她整整三年的(阴yin)霾在今夜尽数消失,这一夜,什么世家规矩,什么三从四德,她统统不想再理!

    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骏马四蹄踏在青石板街上,京城的夜景迅速倒退。

    守城的官吏正要问话,花容战直接将国师府的腰牌扔过去,那官吏不敢拦他,示意打开城门,放人出去。

    官道漆黑,四野里,只听得风声、马蹄声与未知动物的啼叫。

    温倾慕嗅闻着迎面而来的山林清香,心境逐渐开阔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这是自由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伸手覆在花容战的手背上,“容战,咱们过去与现在皆都纠缠不休,将来,你也不要放弃我。海角天涯,永远不要放弃我。”

    月色下,花容战反握住她的手,妖美的面庞上,罕见地呈现出一股认真:“从前在温府时,你教我读诗。我笨得很,至今只还记得一句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风呼啸而过,他勒住马,前方的官道上,无数精锐甲兵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骑在白马上,墨绿色锦袍在风中摇曳,向来含(情qing)脉脉的双眼,在火把的光照下,显得薄凉至极。

    温倾慕同他十指相扣,“前面还有一句,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无论生死,我们约好了都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当着无数人的面,与她拥吻。

    楚随玉面容冷冽如冰,他静静注视半晌,将手中火把丢到地上:“杀。”

    火焰顺着青草蔓延开来,喊杀声响起,晋宁王府的侍卫同时朝花容战涌来。

    花容战结束了这个甜蜜的吻,抽出别在马(身shen)上的长枪,毫不犹豫地同这些人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楚随玉站在战斗圈外,静静注视着马上的红衣女子,她的面容在火光映衬下,那么明艳动人……

    可那双眼、那颗心,装得却都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逐渐失去焦距,他将温府最美的一朵海棠摘回了王府,却将她冷落了三年。

    若他三年前不曾去温府,不曾对她一见钟(情qing),她如今是不是早已同花容战结婚生子长相厮守了?

    他强硬地斩断了她与花容战的姻缘,如今,还想要送她心(爱ai)的男人下黄泉。

    楚随玉想着,唇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,他还真是卑劣啊……

    晋宁王府的侍卫多达百人,温(热re)的鲜血溅到温倾慕白净的脸上,她紧紧抓着缰绳,眼底都是担忧:“容战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战以一当百,不停地将对手挑落马下,最后勒转马头,转向楚随玉。

    月色下,他高高举起长枪,猛地一夹马肚,朝楚随玉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楚随玉面不改色地拈弓搭箭。

    冰蓝色的肩头在月光下闪烁着寒芒,他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花容战一枪将长箭打落,楚随玉再度举起弓箭,三箭并发。

    桃花眼中寒芒更盛,花容战将那三箭一同斩断,就在枣红马极速奔跑时,却不防背后一支冷箭穿透空气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时光仿佛静止。

    月光下,那支冷箭(射she)中花容战没穿铠甲的上(身shen),他(身shen)形一僵,催马的速度缓缓慢了下来,猛地回头,将手中长枪朝着放冷箭的那名甲兵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名甲兵死在马下,温倾慕回过头,伸手摸着他流血的(胸xiong)腔,指尖(禁jin)不住颤抖起来:“容战?”

    花容战喘息着,桃花眼中一片赤红,只紧紧盯着楚随玉。

    楚随玉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不敢上前的侍卫纷纷冲过去,花容战夺过地上插着的一把长刀,即便负伤,却也依旧杀了对方十几人。

    血液将他火红色的锦袍染成深红,他紧握着缰绳,十柄长枪深深刺进枣红马的(身shen)体里,马儿无力地发出悲鸣,前蹄跪倒在地,将两人一道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温倾慕哭着想要去扶花容战,楚随玉不知何时来到她(身shen)边,一把扯住她的长发,不准她碰花容战,声音冰冷至极: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!”

    温倾慕的哭声撕心裂肺,直接对楚随玉跪了下去:“是我让他带我走的,你若要杀,杀我好了!求你别伤害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眼泪在月光下显得晶莹剔透,楚随玉抬起她的下巴,声音凉薄:“三年了,你还没有死心吗?”

    温倾慕泪眼朦胧地同他对视,却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死心?怎么可能!

    她所有的快乐,都是花容战给她的,她这一生,都不会死心。

    楚随玉从她眼中看到了答案,松开手,直起(身shen)来: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温倾慕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抱住花容战,“不要伤害他,楚随玉,你不要伤害他!”

    花容战在她怀中,艰难地睁开眼,低头看了看(胸xiong)前晕染开的血迹,露出一抹虚弱的轻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