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43章 四哥,要亲亲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添香垂下眼帘,寂静的夜色中,夏侯铭忽然听见门后有女人发出两声不同寻常的呻·吟。

    他已成婚,自然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脸色僵了僵,他推开添香,撞开房门,只见屋内灯火通明,窗户洞开,帐幔翻飞。

    屋中的香有些浓,像是那种为男女同房助兴的欢(情qing)香。

    薄纱帐幔后,隐隐透出一男两女来。

    男人(身shen)子裹在锦被中,侧脸精致冷峻。

    正是君天澜。

    不停有女子的媚叫声传出来,他听见沈妙言嗲声道:“四哥,你弄疼我了!”

    夏侯铭脸色黑得能滴水,“砰”一声关上房门,盯着添香:“你家主子,一夜御两女,当真是好兴致!”

    添香面颊通红,朝他抛了个媚眼,柔声道:“主子最厉害的时候,能一夜御五女呢!”

    夏侯铭一阵恶寒,带着人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帐幔后,三人衣冠齐整,沈妙言一把掀开帐幔,长长松了口气:“幸好上次花狐狸给我弄了些这种香料,我都还没来得及对四哥用,没料到今晚却派了大用场!”

    也幸好,顾钦原和四哥是表兄弟,侧脸颇为相像。

    顾钦原面色难看:“你竟敢给我表兄用这个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白了他一眼,跳下(床chuang)去,“我去让拂衣给你准备厢房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和谢陶也跟着下(床chuang),同她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添香守在门口,望了眼角落还在燃烧的欢(情qing)香,眨巴眨巴眼睛,唇角腹黑地翘起,将门窗都牢牢关好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来时,径直去了顾钦原所在的厢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谢陶守在门外,不知道他们二人密谈了些什么,君天澜开门出来,望了眼谢陶,便牵住沈妙言的手,带她回衡芜院。

    谢陶抓着裙边儿,怯怯站在厢房门口,想进去跟顾钦原打招呼,又不敢。

    顾钦原坐在大椅上,一边喝茶一边抬眸看她,声音极冷:“把门关上,蚊子都被你放进来了!”

    八月的夜里,蚊子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谢陶“哦”了一声,小心翼翼跨进门槛,将门给掩上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做什么?”顾钦原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谢陶支吾半天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男人,明明害得她发高烧,还想要打她最好的朋友,可是现在看见他,她又想起当初自己被土匪绑在树上,是他救的她。

    她完全是记好不记坏的那类人。

    顾钦原(挺ting)烦她的,见她畏畏缩缩,便拿起本书翻开来,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既然进来了,就为我打蚊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很高兴他能让她留下,便找了把蒲扇,认认真真地帮他驱赶蚊子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和君天澜回到衡芜院,一打开门,扑面而来便是欢(情qing)香的气息。

    君天澜皱眉,沈妙言下意识地回过头,门外添香对她比了个手势,示意她加油。

    她满头黑线,抬头望着君天澜高大的背影,今夜……可以吗?

    这么想着,(身shen)体却已先行一步,悄悄将屋门拴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香?”君天澜说着,走到衣架前脱掉外裳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普通的香料啊,我觉得(挺ting)好闻的。”沈妙言走到屏风后,见(热re)水都已准备好,便笑道,“四哥,你要不要沐浴啊?”

    君天澜嗅着那香味儿,莫名觉得小腹处隐隐燥(热re),便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屏风外,灯笼光照下,素白的屏风后隐约映出那人的(身shen)姿,他已经将衣裳脱光了,大长腿径直跨进了浴桶里。

    她听着水花声,望着他沐浴的模样,不知是被这景触动还是因为欢(情qing)香的作用,也觉浑(身shen)燥(热re)起来。

    好想要……

    她随手拿了块毛巾蹦跶到屏风后,“四哥,我帮你擦背!”

    说着,不容君天澜拒绝,直接奔到他背后给他搓背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脊背很直,肌理分明,摸上去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浑(身shen)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搓着搓着,那搓澡巾便丢到浴桶里去了,小手沿着他的脊背的线条,乱摸起来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”君天澜微微侧过头,眉尖蹙了起来,“你在摸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连忙试探着去捡浴桶中的搓澡巾,氤氲在水汽中的小脸红扑扑的:“我刚刚是在回顾,素问教我的人体(穴xue)道呢!”

    这浴桶很大很深,她够了半天够不到,却摸到君天澜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。

    圆眼睛眨了眨,四哥的(屁pi)股好滑好翘!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毫不犹豫地朝着他的(屁pi)股重重拍了下,嗯,还很有弹(性xing)!

    君天澜的脸,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:“沈、妙、言!”

    “四哥,”沈妙言嗅着那欢(情qing)香,小脸红得越发厉害,双手从背后环住他的脖颈,小脸紧贴到他的侧脸上,“我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不容君天澜拒绝,麻利地脱掉外裳,手脚并用地爬进浴桶,去蹭这男人,声音软糯像是只小(奶nai)猫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本就憋得难受,她浑(身shen)滚烫地抱上来,更是叫他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丫头就像是条八脚章鱼,怎么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欢(情qing)香很浓郁,沈妙言闭着眼睛,糊里糊涂地撅起嘴:“四哥,要亲亲!”

    氤氲在水雾中的小脸白得晶莹剔透,嘟起的小嘴红润精致,像是一枚熟透的樱桃,等着人来采撷。

    君天澜此时自然察觉到这香料的不同寻常,他想将沈妙言晃醒,然而沈妙言的力气突然就大得可怕,紧紧搂着他的脖颈不容他将她推开,小嘴直接贴了上来:“四哥,亲亲!”

    他推拒不得,脊背紧靠着浴桶,这小丫头将他牢牢圈在她的臂弯,就这么贴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沈妙言亲着那张温度薄凉的唇,只觉这东西仿佛能够缓解体内的燥(热re)不安,因此越发用力地肆虐起君天澜的唇瓣来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!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——唔!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敢大力,怕伤了她,可沈妙言的力气实在是大得可怕,一手紧紧扣住他的后脑勺,一手捧着他的脸,重重在他的唇瓣上辗转,力度之大,仿佛是在(吮shun)吸一块冰。

    沈妙言吻着吻着,(胸xiong)膛贴上他的,伸手就去扒君天澜的亵裤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