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44章 怜惜她年纪尚幼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一骨碌爬起来,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事(情qing)般,连滚带爬地准备下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内力早已恢复,手腕运力,那金缕丝编织而成的腰带轻而易举便被震碎。

    长臂一伸,他将沈妙言抱到怀中,目光透着侵略(性xing):“妙妙把我吃干抹净,就想走人吗?”

    他的怀抱充满了灼(热re)气息,沈妙言(身shen)子一僵,感受着(身shen)下那个抵着她的滚烫巨物,满脸红晕:“我……我昨晚没有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天澜俯首,鼻尖贴上她柔软的面颊,将她往怀中挪了挪,大掌擒住她的手腕,迫使她的手触摸到他(身shen)下那不可言说之处,唇角的笑容十分恶劣,“妙妙昨晚看光了、摸光了我的(身shen)体,该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收回手,却怎么都挣不脱他,小脸皱巴成一团,声音软软的透出乞求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妙不打算负责?”他声音嘶哑(性xing)感,抵着她柔嫩的耳垂,轻一下重一下地撕咬。

    沈妙言快哭了,为什么弄得她好像强了这个男人似的……

    虽然她昨晚的确有这个意图,但是因为不会,所以她根本没有下手好嘛?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充满戏谑,盯着她红扑扑的脸蛋,她那漆黑修长的睫毛很湿润,蜜糖般的瞳眸中满是哀求,柔软而甜香的小(身shen)子微微颤抖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他怜惜她年纪尚幼,因此不打算再戏弄她,松开手道:“还不快走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骨碌跳下(床chuang),后怕地逃回了自己的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憋着(欲yu)/火,穿上外裳起(身shen)往华容池而去。

    后院厢房内。

    谢陶抱着蒲扇,趴在(床chuang)边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小黄猫从窗户跳进来,喵了几声,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过去咬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谢陶惊醒,揉了揉朦胧睡眼,望向四周,见(床chuang)榻上被褥叠得很整齐,顿时睡意全消。

    她昨晚给钦原哥哥赶了一夜的蚊子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,可钦原哥哥怎么不见了?!

    她着急忙慌地站起(身shen),刚向前迈了几步,双腿酸麻,一下子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屋门吱呀一声打开,(身shen)着淡青色对襟长袍的年轻公子跨进门槛,冷冷瞥了她一眼,走到桌前倒了杯茶:“连走路都不会了吗?”

    谢陶有些委屈,慢吞吞爬起来,不敢靠他太近,轻声道:“钦原哥哥,你、你以后要去哪儿?咱们……咱们一起回大周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顾钦原喝着茶,将这女孩儿脸上的失望尽收眼底,忽然话锋一转,“表兄返回大周的这段时间,我会留在花府,处理花家商铺事宜。你算术天赋很不错,愿意与我一同去花府吗?”

    谢陶一怔,旋即面露惊喜:“我,我可以吗?!太好了,我去告诉妙妙!”

    说罢,揉着膝盖迅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钦原回头瞥了眼她的背影,目光凉薄至极。

    这女孩儿,该庆幸她还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否则,他绝不会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与谢陶被秘密送到花容战府上后,宫里的人也将楚云间赐的东西送到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此时已临近八月末,天气仍旧炎(热re),君天澜坐在花园湖面上的凉亭里看公文,沈妙言坐在石凳上,跟着素问继续学把脉。

    李其带着十几个人捧着红木托盘的小太监穿过九曲长廊而来,一甩拂尘,笑道:“国师大人,坊市间多传您……(身shen)体虚弱,皇上惦记您,特地命老奴送了些补品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让开路,他(身shen)后的小内侍们一个个端着托盘,流水般过来对君天澜行礼:“皇上赐海参杞参汤,补气益肾、生精养血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赐(肉rou)苁蓉羊肾汤,补肾、益精、壮阳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赐海参鸽蛋汤,补肾壮阳、补脾益气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赐猪腰核桃补肾汤,补肝益肾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赐……”

    等那十几个小太监念完,君天澜的脸黑得能滴水。

    李其命他们将托盘一一搁到石桌上,笑眯眯地告了辞。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好奇地摸了摸石桌上的那些食物,“四哥,这些都是补肾的呢,你的肾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着脸起(身shen)往外走,“都扔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解地望向素问,素问脸蛋红红地憋着笑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学完切脉,抱着医书回衡芜院,走在廊下,就看到院子里的大树上,吊着几十个人,壮观得很。

    她好奇地走过去,抬头望向夜凛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夜凛不语。

    夜寒哭丧个脸:“小姐,我们都在这儿吊半天了,您快去跟大人求求(情qing),放咱们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们等着!”

    沈妙言转(身shen)踏进寝屋,左转穿过珠帘进了书房,见君天澜正站在窗下临字,不由(娇jiao)笑:“四哥,你把夜寒他们吊在树下做什么?看着怪可怜的,夜寒都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运笔如飞,答非所问:“今年七月京城发生洪灾,楚云间决意九月重阳时,率领百官去承恩寺祈福。”

    “祈福有什么用,佛祖菩萨若当真怜惜百姓(性xing)命,就不会发生洪灾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:“不过是做给天下百姓的看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他背后,伸手抱住他的腰,将小脸儿贴在他的背上:“四哥在西南时,我也曾去承恩寺祈福,求佛祖保佑四哥早些回来。这次承恩寺之行,若四哥肯带我一道去,那我就去还愿好了。虽不知世上是否有神魔存在,可跪在那座大雄宝(殿dian)内,心里却十分的踏实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搁下笔,回转(身shen)摸了摸她的脑袋,沉默片刻,还是同她说起朝中局势来:“钦原手中权力落入我的手里,楚云间则让沈泽补上官缺,为正三品都御史。张岩入狱,相权被楚云间重新握在掌心,趁机提拔韩叙之为丞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带愣半晌,不可置信:“韩叙之当丞相?他有哪个能耐吗?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,不是你我说了算的。”君天澜又望向窗外,远处天际乌云滚滚,夏末的风携着一丝不同寻常的燥(热re),透出山雨(欲yu)来之势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疯了!”沈妙言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缓缓噙起一抹冷笑:“各方权力已经开始交锋,京城,怕是要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他(身shen)边,盯着滚滚乌云,嫣红的唇瓣弯起腹黑的弧度:“我只管渔翁得利就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