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48章 为她建摘星楼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家人出宫时,正好与一辆普通的马车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沈枫扶着沈朋,望向驾车的人,正对上夏侯铭平静的视线。

    马车驶了过去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君天澜处理完外面的事务,回到衡芜院,却不见那小丫头出来迎接他。

    他心中奇怪,拂衣为他摘掉披风,缓声道:“小姐上午就出了门,说是去天牢探望沈月如,不准奴婢等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往门外走去:“可有派人去找?”

    “夜寒已经带着暗卫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拂衣跟出去,刚跨出门槛,夜寒就匆匆而来:“主子,不好了,属下带着兄弟们翻遍京城,发现小姐被夏侯铭带进了皇宫!”

    “皇宫?!”拂衣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言不发,转(身shen)往马厩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走上几步,就被人拦住了:“表兄。”

    “钦原?”

    顾钦原披着件连帽斗篷,俨然是悄悄过来的,“宫中有咱们的人接应,她不会出事。另外,有人想要求见表兄!”

    说着,侧过半个(身shen)子,一位相貌俊逸的少年郎出现在君天澜视野中。

    那少年微微一笑,拱手朝君天澜行礼:“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楚华年?”君天澜蹙眉。

    “正是本王!”

    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,摇开折扇,风姿卓绝,哪里有半分痴傻模样。(楚华年在第114章出现过,封号顺安王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和宫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睡在明黄色的龙榻上。

    她缓缓坐起(身shen),偏过头,就看到楚云间坐在圆桌旁,正在宣纸上写写画画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头,满脸迷蒙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楚云间蘸了蘸墨水,“朕命夏侯铭带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轻声问,并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朕已废后,如今后位空缺,妙妙可有兴趣?”

    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答得干脆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搁下笔,吹了吹那张宣纸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下了(床chuang),犹疑地看着他,继而朝他走去,远远地看到那张宣纸上,绘制的是一座百尺高楼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摘星楼。”楚云间起(身shen)走到她面前,伸手摸了摸她的下巴,“朕送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往后退了一步,又看了眼那座楼阁,莫名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楚云间笑了笑:“这是朕亲手设计的。妙言,从今往后,朕会和君天澜平等地追求你,直到你同意成为朕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握了握拳,琥珀色瞳眸满是凉意:“你将我掳进皇宫,已经是不平等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注视她良久,什么都没说,拿起桌上的图纸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夜色如墨。

    皇宫内却莫名喧嚣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独自关在楚云间的寝(殿dian)内,只听得外面不停发出嘈杂声,似乎是乾和宫后面,正在破土动工。

    她在(殿dian)中踱步起来,楚云间真是越来越疯狂了,说盖楼阁就盖楼阁,说废后就废后,他到底想干什么?!

    这一夜在她的惶惶不安中度过,直到天亮时分,她才趴在龙(床chuang)上睡过去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她将醒未醒之际,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沈妙言本就是朕的未婚妻,这段时(日ri)承蒙国师照顾,朕多谢你!现在朕她接进皇宫,又有何不可?!”

    “皇上早在将沈国公府抄家灭族之时,就已取消与她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是四哥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她翻(身shen)下(床chuang)想出寝(殿dian),却怎么也推不开那门。

    “朕从未说过取消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杀害她全家,又将她押到断头台上,又怎么说得出要娶她的话?!皇上的脸,不要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朕(爱ai)她,朕愿意以皇后的规格迎娶她,国师是她的兄长,国师又能给她什么?!”

    那两人越吵越厉害,最后还是楚随玉匆匆赶来劝架,具体说了什么,沈妙言并未听清。

    她趴在(殿dian)门上,无比渴望君天澜能带她出去,然而也不知道楚随玉到底说了什么,到最后外面竟是半点动静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正心惊胆战,(殿dian)门忽然被人打开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两步,君天澜与楚云间同时出现在(殿dian)外。

    两人皆都长(身shen)玉立、面容英俊,两双眼静静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四、四哥……”她犹豫地唤了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跨进门槛,将她抱到怀中,抬眸望向楚云间,“既是约好平等地追求妙言,便该尊重她的想法。她选择的人,是我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走到沈妙言跟前,想要摸一摸她的脸蛋,见她往君天澜背后躲,手在半路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沉默半晌,轻声道:“妙言,留在宫中十天,就十天,好不好?作为交换,朕愿意将有关沈国公府覆灭所有的秘密,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看了眼君天澜,“也包括,君天澜不知道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区区十天,妙言就会(爱ai)上你吗?”君天澜冷声。

    “朕不知道她会不会(爱ai)上朕,但朕知道,朕若是不努力,她这一生,都不会(爱ai)上朕甚至原谅朕。”楚云间蹙着眉尖,望着沈妙言的目光温和怜(爱ai)至极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……秘密?”沈妙言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楚云间微微一笑:“所有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望向君天澜,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只一个眼神,一声呼唤,君天澜便明白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缓缓松开手,当着楚云间的面,认真地捧着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眼神触碰,两人皆都无言,却有千丝万缕的(情qing)意在其中流转。

    楚云间默默注视着这一幕,内心宛如刀割般疼痛,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两人,竟然这样有默契了?

    可原本,原本她(爱ai)的男人,该是他楚云间的。

    明明,他们才是缘定三生的夫妻……

    他抬手,扶着心口的位置,在这一瞬,突然连上前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离开后,沈妙言走到圆桌旁倒了杯茶,“你说吧,国公府的所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掩上(殿dian)门,在她对面落座,也给自己斟了杯茶,缓缓开口道:“你知道,功高震主这个词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眼帘,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沈国公军功无数,早在我父皇时期,就已深受帝王忌惮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