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54章 在这一刻,她是心动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国师府,衡芜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迈进门槛,蹙眉道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顾明跟着他,颇有些犹疑:“夜凛等人刚刚才回来,个个儿都受了伤。夜凛说,一个(身shen)穿红色锦袍的男子,在韩府外将他们打伤,那男子他们从未见过,剑法与(身shen)形皆都十分古怪,不像是楚国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走到屋檐下,守在门前的拂衣立即挑起帘子,屈膝行礼:“主子,顾先生在书房等您。”

    书房内,顾钦原手捧香茗,正坐在窗边的软榻上。

    榻上布置着一盘棋,见君天澜进来,他抬手道:“许久不曾和表兄对弈,表兄,请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他一眼,在他对面落座,执黑先行:“我派人去韩府找妙言,夜凛等人却负伤而归,说是被一名红衣少年拦住了。而那红衣少年,不像是楚国人。钦原,京城的局势越来越乱了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紧随着落子:“沈月如在天牢中被人截走,据我的探子追踪,截走她的很有可能是魏国人。能够重伤夜凛等人的,怕也是魏国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眼帘:“魏国皇室虽狠,可真正让我忌惮的,却是魏国都城大梁的鬼市中,隐藏的那股势力。他们利用御史府和沈月如搅动楚国京城局势,用意匪浅。而据我所知,魏国虽然与咱们中原隔着峡海,可皇族已经下令,在响水湾沿岸造船,吞并天下的野心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落了七八子,棋盘中央黑白纵横,像是一个漩涡,逐渐朝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金秋的风卷起窗外的落叶,扶摇而起直上九重天。

    落子的声音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茶香氤氲,顾钦原声音极轻:“表兄,今后的时代,将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修长的双指捻着一枚黑玉棋子,君天澜凤眸幽深复杂:“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四国统一迫在眉睫,但不能由魏国完成。大魏尚武,给不了这世间太平盛世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饮了口茶,偏头看向窗外的萧瑟秋景:“我希望,这一切都结束时,天下之主,会是表兄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苍白病态,话音落地,便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握住他的手,声音轻缓:“咱们的路,还有很长。钦原,善待自己的(身shen)体。就算我能成为天下之主,我也希望,当我登上那个位置时,(身shen)边有你陪着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下眼帘,眼底都是黯然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韩府。

    韩叙之一下朝,便匆匆来到后院厢房,看望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已经梳洗过了,穿着件水云纹的长裙,呆呆坐在窗边,凝视着窗外的几丛艳丽菊花。

    韩叙之跨过门槛,走到她(身shen)边:“妙言妹妹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看他,眼神中无波无澜:“他没有死?”

    “御医说,皇上陷入了昏迷,也许很快醒过来,也许……永远醒不过来了。我经验尚浅,如今朝中大事,都由温阁老做主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说着,在她(身shen)边椅子上坐下,想去捉她的手,却被她避开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放在裙摆上的白嫩双手,有些迟疑:“妙言妹妹,你……还想对皇上报仇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轻轻抚摸粉嫩干净的指甲,沉吟半晌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忘记那个火光四起的梦境,或者说,现实?

    更没有办法忘记,坠落的瞬间,楚云间拿命救她。

    ——沈妙言,欠你的命,我还清了。

    那人苦笑的面容依稀浮现在眼前,明明该是心硬如铁的帝王,他却对着她笑得那么虚弱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紧紧收紧,她不知道将来若是给她机会,她会不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现在,明天,还有将来的许多天,她可能都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他不死不活地躺在昏暗的仪元(殿dian)中,与满(殿dian)苦药作伴……

    那个在阳光下笑容雅致俊朗的年轻帝王,恐怕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她低垂着眼睫,人若只分黑白两面该有多好,那样的话,她绝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许是看穿她的心意,韩叙之鼓起勇气,伸手握住她的小手:“妙言,我带你离开吧?咱们离开京城,离开楚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沈妙言下意识地问。

    “周国。”韩叙之满脸认真,“韩家的嫡系在周国,咱们过去,他们一定会接纳咱们。你若愿意跟我走,我也愿意,为你舍弃这一切荣华富贵,陪你重新开始。我不求高官厚禄,只求与你白头。”

    他的姿态几近恳切,像是拨开云雾见青天,过去那个轻浮、(阴yin)暗的韩二公子,再也不曾存在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双眼,不可否认,在这一刻,她是心动的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爹爹在天牢里对她说的话,爹爹叫她不要恨,要好好活下去。

    她早已厌倦了无休止的复仇,或许,她可以试着放下那些仇恨,放下背负的那些人命,找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城,好好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譬如,棉城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闪烁出异样的光泽,韩叙之心中一喜,却见她缓缓抽出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,声音清越:“我是想离开,可是叙之哥哥,我不想和你一起离开。我有心上人,他是个英雄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脸上喜悦一点点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刚回到花府,韩棠之便破窗而入,笑吟吟倚着桌子,摇晃折扇:“唤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钦原走过去,看了看破损的窗户,回眸看他:“去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沈泽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眼中掠过了然:“他挡了(殿dian)下的路吗?”

    “此人年纪轻轻却心机深沉,假以时(日ri),必成大器。楚云间已经够麻烦了,不能再给他留这么一个帮手。”顾钦原说着,走到紫竹藤大椅上落座,拿着羽毛扇轻轻摇晃,眼中都是深沉,“沈妙言不是在你们府中吗?利用她做(诱you)饵,引沈泽上门,后面怎么做,不需要我教你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韩棠之微微一笑,望了眼站在厢房门口的小姑娘,转(身shen)从窗户离开。

    谢陶端着茶点进来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钦、钦原哥哥,妙妙她,不会有事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