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0章 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二楼雅座,沈妙言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茶盏:“庶叔杀不了我,我也动不了庶叔。我看今儿个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朋紧捏着茶盏,闻言,“砰”一声将那茶杯砸到地面。

    无法遮掩的愤怒与恨意从他(身shen)上散发出来,他的面容扭曲而狰狞。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眼地面,碎裂的瓷片落在她的脚边,一些茶水甚至溅到了她的裙摆上。

    “庶叔脾气真大。”沈妙言起(身shen)往雅座外走去,语气很是平静,“明明自己也曾害的人家破人亡,怎的轮到自己了,却如此生气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去推那门,然而怎么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眸色一凛,将那隔扇推得砰砰作响,然而仍旧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回头望向沈朋,对方面色同样凝重:“你看我做什么?!我根本不知道你也在这里,并未埋伏任何人手!”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片刻,奔到窗边,但见下方浓烟滚滚,火势朝上方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勾起一道微笑,她烧死了沈枫的姨娘,沈枫就想以同样的手段报复她吗?!

    还真是讽刺!

    君天澜骑着疾风已经到了茶楼下方,看到那个趴在窗前的女孩儿,见她没有受伤,稍稍松了口气,冷声道:“沈妙言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喜,冲他招手:“四哥!”

    说着,将(身shen)后素问拉过来,喊道:“接住素问!”

    说罢,便示意素问赶紧从窗户跳下去。

    素问没有任何迟疑,毫不犹豫地纵(身shen)跳下。

    随后赶来的夜寒立即运起轻功上前,在半空中将素问抱住,缓缓坠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松了口气,提起裙摆,便试探着准备往下跳,“四哥,你可要接住我——”

    一楼的火势,已蔓延至大厅正中央的长桌。

    沈妙言话未说完,那座小茶楼剧烈摇晃了一下,紧接着便是巨大的爆炸声从下方传来。

    二楼瞬间倾塌了一半,沈妙言发出一声尖叫,猛地滚向倾塌的那方。

    雅座的半边儿地板被火焰吞噬,还有半边儿木板在空中摇摇(欲yu)坠。

    沈朋(身shen)边的那名小厮滚进了下方的火海中,又传来一声爆炸,那小厮整个人都化成了灰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抱住地板,(身shen)子在空中打着晃晃。

    她满脸惊恐地想往上爬,然而上方却出现了一张狰狞扭曲的脸。

    沈朋站在她前面,居高临下:“没想到,枫儿竟然是拿我当(诱you)饵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进丧尽天良之事,被女儿如此背叛,也是活该!”沈妙言冷声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沈朋冷笑着,忽然伸出脚,踩住沈妙言的手指,“侄女儿这张嘴再如何厉害,也没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脚跟在沈妙言白嫩的手指上碾压,沈妙言痛得紧皱起眉头,下方火焰已经烧上了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吸入浓烟,连眼神都彷徨起来,她会死在这里吗?!

    沈朋发出尖锐的长笑声,猛地抬起脚,朝着沈妙言的手背重重踩去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踩到,他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撞开,倒飞到墙壁上。

    一根横梁掉了下来,将他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尖叫,猛地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只见(身shen)着玄衣暗纹锦袍的男人将沈妙言拉了起来,打横抱在怀中,转(身shen)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他不甘,冲着那两人的背影高喊出声:“沈妙言,如儿她还活着,她的背后是整个魏国,她一定不会放过你!你会死的无比凄惨!你这个((贱jian)jian)人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抓着君天澜的衣袖,隔着浓浓烟雾与窜上来的火焰,笑容妩媚:“庶叔,我也没有打算放过她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她,从窗户跃出了茶楼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,整座茶楼彻底成了燃烧的废墟。

    沈朋爆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,彻底葬(身shen)于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着沈妙言上了马,勒转马头便往国师府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雨还在落。

    无数百姓走出家门,呆呆看着那座燃烧的茶楼,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窝在君天澜怀中,仍旧紧攥着他的衣襟,仰头问道:“四哥,你怎么知道我遇见危险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前方,面容冷峻:“谢陶上门报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垂下眼帘,心中泛起一层凉意。

    她相信这大火是沈枫放的,可那些炸药……

    是顾钦原干的吗?

    她从没有妨碍过顾钦原,但他从一开始就讨厌她,仿佛她在四哥(身shen)边,就一定会拖累四哥似的。

    可她自问,她从未拖四哥后腿,而且四哥不在的时候,还曾帮过很多忙,顾钦原他凭什么讨厌她?!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怀中女孩儿的不安与难过,君天澜垂眸瞥了她一眼,冷峻精致的面庞上弥漫开一片愧疚。

    沈妙言能够想到炸药是顾钦原干的,他自然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他缓声道:“这事是钦原不对,回头,我会好好说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之后,他会跟我道歉吗?还会有下一次吗?”沈妙言仍旧不忿。

    顾钦原上次想要打她她忍了,可这一次,他想要她的命!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瞳眸逐渐含了眼泪,沈妙言抱着君天澜的腰,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倒着坐的,风将长发拂到她的脸上,她窝在君天澜怀中,鼻尖红红的,哭得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这哭声,心像是被什么扯抓一般,难受得厉害。

    等到了国师府,他将她抱下来,大步往府中走去:“别哭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委屈……”那只被踩得通红的小手紧紧抓着男人的衣襟,沈妙言仰着泪痕交错的小脸,声音透出悲伤的泪腔,“你根本就不心疼我!你只在乎顾钦原!哼,那你将来娶他好了!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,我要找个只疼我一个人的夫君!”

    这话还透着孩子气,跟在两人(身shen)后的夜凛等人忍不住笑,被君天澜回头瞪了一眼,只得生生收住笑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君天澜并不说话,便一路念叨着顾钦原的坏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跨进寝屋门槛将她放到(床chuang)榻上,站在她跟前,揉了揉她的脑袋,声音透着无奈:“我总不能杀了他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唇瓣,自知顾钦原的确不能死,便垂下小脑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