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1章 四哥,人家想睡外面嘛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在她跟前蹲下,大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:“归根结底,都是我不够强。若我够强,他就不会呕心沥血地((操cao)cao)心这些,更不会对你下手。妙言,所有的错,都在我(身shen)上。我向你保证,这样的事,绝不会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掀起裙摆和袍裤,露出一截被烧伤的小腿,声音轻而认真:“可我还是恨他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被烧伤的地方,好看的眉毛紧紧皱起,立即去拿来水盆和药箱,单膝跪在(床chuang)前,捧起她的小腿,拿了冰凉的湿毛巾轻轻为她擦拭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吃痛,想要把腿收回来,却被他紧紧握住脚踝:“别乱动,上了药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棉花团蘸了些药汁涂到伤口处。

    那药汁冰凉冰凉,沈妙言不是很痛,便只垂眸注视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低着头的缘故,只能看见他的额头和两道剑眉,以及修长的漆黑睫毛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轮廓依旧冷峻,可沈妙言却觉得他很温柔。

    很温柔,很英俊。

    君天澜给她涂完药,又拿纱布轻轻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抬起头,却正对上沈妙言发痴的目光,那张小嘴还微微张开,隐隐有晶莹的口水顺着唇角淌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蹙眉,抬袖给她擦去口水:“沈妙言,你知道丢人两字怎么写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连忙自己擦了擦湿润的嘴角,将小脸别到旁边:“不知道!我脸皮比较厚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手,唇角噙着一抹淡笑,起(身shen)将药箱放回原处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望了望自己的小腿,颇为嫌弃地扯了扯那个纱布系成的结:“四哥,你系得蝴蝶结好丑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药箱放到柜子顶上,闻言,偏头瞥了她一眼:“给你包扎就不错了,少挑三拣四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挑三拣四。”沈妙言傲(娇jiao)地翻了个小白眼,“四哥说过要一直宠我的!就算我要天上的星星,四哥也要想办法帮我摘下来!”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气笑了,走到她跟前,看着她沾满灰尘和焦炭的小脸,伸手戳了戳她的脸蛋,本想说些反驳的话,可话到嘴边,却又变了:“脏死了,快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正(欲yu)转(身shen)出去,却忽然抓起君天澜的大袖往脸上一阵乱擦。

    那些灰尘和脏污,便都沾到君天澜的衣袖上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冲君天澜扮了个鬼脸,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拔腿便往外跑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跑上两步,被烧伤的小腿疼得厉害,竟猛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不止是小腿疼,整个(身shen)子都跟着疼起来。

    她趴在地上,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责备不成她了,只得将她抱起来,好好哄着:“受伤了还敢乱跑?乖,别哭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环着他的脖颈,一边哭一边含混不清地开口:“那你抱我去洗澡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打横抱起,走出去了寝屋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长廊往华容池而去,守在门口的拂衣和添香静静目送他们离去,添香咋舌:“主子真是把小姐宠上天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拂衣感喟,“对女子而言,大约只有遇上最好的(爱ai)(情qing),才会永远像小孩子一般长不大。因为已经有人为她((操cao)cao)持好了一切,她什么都不需要忧心。”

    秋雨仍旧在淅淅沥沥地落下,偶有几声闷雷在乌云中翻滚作响。

    沈妙言搂着君天澜的脖颈穿行于梨花林中,这个男人的臂弯很结实,抱着她走了这么远的路,也仍旧没有露出任何疲倦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他英俊的面容,(禁jin)不住将他镂得更紧些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着干净的素纱中衣,乌发披散在腰间,坐在东隔间的小(床chuang)上看画本子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便躺了下去,瞧着二郎腿,随手拿过(床chuang)头的(肉rou)干,一边看一边啃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挪开书本,望向月门门帘外,那人寝屋的灯仍旧点着,应当还没睡。

    她丢下书卷,赤着脚跑出去,君天澜大约在书房,寝屋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便爬上那张紫檀木雕花大(床chuang),舒舒服服地往里面一滚,整个人呈大字伸展开来,叹息道:“还是大(床chuang)睡着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扯过被子,想了会儿心事,便很快入眠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书房出来,脱掉外裳,正要上(床chuang),就瞧见这姑娘睡在上面,还枕着他的枕头盖着他的被子。

    他坐上大(床chuang),扯过被子,“沈妙言,去你自己的(床chuang)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像是没听见,侧(身shen)向里,继续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抽出枕头,皱起眉头:“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沈妙言闭着眼睛,被他吵得烦了,不悦开口:“我睡着了,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坐了半晌,将她抱起来,不由分说地往东隔间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不(情qing)不愿地睁开眼睛,死死抱住月门,“那张(床chuang)太小了,我睡着不舒服,我要睡大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君天澜否决,沈妙言便将月门抱得更紧些:“四哥欺负人!自己睡那样好的(床chuang),住那样好的寝屋,却叫我睡那么小的屋子!我不愿意不愿意!”

    然而这番撒(娇jiao)加撒泼一点儿作用都没起,君天澜硬生生抱着她进了屋子,将她扔到小(床chuang)上,“自己睡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便(欲yu)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揪住他的腰带,眨巴着一双媚眼,声音百转千回:“四哥……人家想睡外面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皇宫里时,看过有妃子这般和楚云间撒(娇jiao)讨要赏赐。

    大约,这就是所谓的枕边风?

    君天澜转头看她,但见那双猫儿般的媚眼正朝他暗送秋波,那扭捏的(娇jiao)羞姿态,怎么看怎么别扭,就像是青楼中的女人在献媚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小丫头跟谁学来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悦,挑眉道:“想睡外面?”

    沈妙言赶忙点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扯唇一笑:“那就睡外面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将她重又抱起,大步走出月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高兴,却见他没朝那张大(床chuang)走,径直跨出寝屋的门,将她丢到外面的走廊上,“可够外面了?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憋着笑回了屋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