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2章 我愿意等你长大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呆愣半晌,连忙跟进去,关上隔扇,小脸涨得通红:“君天澜,你又使坏!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自己说要睡外面的吗?”君天澜在(床chuang)榻上坐了,掀过被子便要就寝。

    然而他惹毛了沈妙言,沈妙言才不愿意让他就这么安睡,便也爬上去,骑在他的腰上,居高临下地看他:“你捉弄我,我不让你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(身shen)子香香软软,君天澜睁开眼,被她这么蹭着,腿间的那个东西,便渐渐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已经忍了许多年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感受到那个抵着她(屁pi)股的滚烫巨物,干咳了一声,红着脸往(床chuang)下爬:“那什么,你还是睡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她还没能跳下(床chuang),就被君天澜握住手腕,将她带到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四、四哥……”她甚至不敢看这个人灼(热re)的双眼,垂着眼帘,语带(娇jiao)羞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红扑扑的小脸,半晌后,轻声道:“明天搬出东隔间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妙言抬起眼帘,满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我厌倦你,而是因为……”君天澜望了眼(身shen)下支起的帐篷,这丫头老是挑逗他,他怕他真的忍不住,在婚前就要了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看了眼那处,脸红得更加厉害,试探着道:“四哥,你要不要找个通房啊?我听说,很多男人都有通房丫鬟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闻言,忍不住笑了,摸了摸她的小脸,声音透着(性xing)感:“我若找了通房丫鬟,你难道不会吃醋吗?”

    “会吃醋啊,肯定会吃醋……”沈妙言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(春chun)唇瓣,“可是,四哥忍得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一暖,摩挲着她的面颊,凤眸中都是认真:“我愿意等你长大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,沈妙言的心跳得快极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快速滚下(床chuang),捧着滚烫的小脸跑回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脸上笑意更深,抬手放了下帐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(日ri),城郊。

    某座不知名的山上,立着五座新坟。

    山雨弥漫,山中的苍翠皆都化为深绿,看起来格外沉重压抑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白衣的年轻女子站在坟前,清秀的面容上隐隐可见一丝悲痛,那双黑眸犹如古井般深邃,眼底遍布哀愁。

    她并未撑伞,雨水打湿了她的秀发与衣裳,可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四周无人。

    她站立良久,两行眼泪缓缓顺着面颊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比沈妙言更(爱ai)那座府邸,也比沈妙言更恨那座府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死了,我比任何人都要高兴,也比任何人都要哀伤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徐缓,从臂弯挎着的竹篮里取出一叠灵纸,仰起头,缓缓抛洒上(阴yin)沉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坟冢旁的一棵枫树无言摇摆,被风吹下许多深红的枫叶,与灵纸相纠缠,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细铠的高大男人缓步而来,在沈枫背后站定。

    沈枫的鼻尖酸的厉害,她转(身shen),一把抱住夏侯铭的腰,痛哭失声:“我没有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铭望了眼那五座坟冢,轻轻抚摸沈枫的头发:“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枫抬起头,泪眼朦胧地看他,他微微一笑:“从今天起,夏侯府就是你的家,我就是你的亲人。枫儿,不要为他们悲伤,因为他们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说,如果没有御史府,你不会看上我,我也不会成为御史夫人。”沈枫轻声。

    “他说错了。”夏侯铭说着,轻轻为她捋开脸颊的湿发,“我娶你,并非因为你出(身shen)御史府,而是因为我喜欢你。从今往后,你想报仇也好,你想平淡度(日ri)也好,我都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自那一晚宫中元宵,她站在灯火下,撞进他的眼中,从此,她便永远住在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沈枫扑进他怀中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遍山雨水。

    几座坟冢生了荒草,枫叶和灵纸还在风中飘摇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朋被大火烧死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,昔(日ri)盛极一时的御史府,除了只剩下嫁进夏侯家的沈枫,以及被神秘人截走的沈月如,其余人尽皆丧命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仍旧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这(日ri),君天澜去皇宫中处理朝政,沈妙言坐在屋檐下,呆呆望着漫天雨丝,轻声问道:“素问,这雨什么时候会停啊?”

    “奴婢也不知道。听宫中司天监传来的消息,似乎还要下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烦,仰头靠在椅背上,将书本盖到自己脸上:“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耳畔是绵绵雨声,沈妙言放平心态,尽量将脑海中的思绪线头一条条都给理清。

    前些(日ri)子,在温阁老的主持下,相府一家被押上菜市口,斩首示众。相府除了张晚梨活下来,其余尽皆覆灭。

    张晚梨……她听韩棠之说,似乎是去了大魏。

    而御史府,如今只有沈枫活着,以及下落不明的沈月如。

    听庶叔临死前的口气,似乎沈月如也很有可能去了大魏?

    听闻大魏人很凶狠,谁知道沈月如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那么如今算来,她的仇人似乎就只剩下楚云间了。

    可楚云间还躺在(床chuang)上昏迷不醒,她实在不想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即便楚云间醒了过来,她似乎也不大下得去手了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间,盖在脸上的书卷被人拿起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:“四哥?”

    君天澜翻了翻那本医书,又还给了她:“书瞧着还是新的,你有没有好好用功?”

    “有啊……”沈妙言挠挠头,起(身shen)跟着他进去,“我挑了临水阁住,拂衣已经让小丫鬟们把我的东西都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脱下朝服的动作顿了顿,瞥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是想让小丫头搬出去住不错,可她的动作也太快了些,她难道一点舍不得都没有吗?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大椅旁坐下,晃悠着双腿,扳着手指头算(日ri)子:“现在是十一月初,我二月二十生辰,再过三个月零二十天,我就要行及笄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头望向君天澜:“你准备好迎娶我没有?”

    她问得理所应当,一双猫儿般的圆眼睛亮晶晶的,让君天澜有点想逗弄她。

    于是他将朝服挂上衣架,背对着她,淡淡道:“谁说我要娶你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