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4章 我就喜欢吃肉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是个卑鄙小人,不要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谢陶深深看了他一眼,满眼彷徨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花府逗留到傍晚,回国师府后,拂衣过来禀报,说是小姐不肯吃晚饭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花园,临水阁建在湖畔边,君天澜老远就看到,(身shen)着白裙的少女坐在三楼窗台上,正在半空中晃悠着双腿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蹙,步伐快了些,走到近处,冷声道:“坐在那儿做什么?不怕掉进湖里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看着漫天乌蒙蒙的雨丝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!”君天澜提高音量,又唤了声。

    女孩儿偏过头,面无表(情qing)地瞥了他一眼,便从窗台上回到屋里,还不忘紧紧关上窗户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不悦,大步上了临水阁,在沈妙言闺房外停住步子,但见房门紧锁,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推那门,却怎么都推不开,不(禁jin)皱眉:“沈妙言,开门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闺房,不许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带着怨意的声音从房内响起,君天澜瞥了眼不远处偷笑的婢女们,又抬手敲门:“沈妙言!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开门!”沈妙言坐在(床chuang)上,抱着枕头,死死盯着那扇门,“你快走开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在房间里窝一辈子吗?”君天澜的手顿在门上。

    “等你走了我就出去。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门外的君天澜沉默了。

    见外面没了动静,沈妙言放下枕头,赤着脚往门口走去,小脸上都是狐疑,他真的走了吗?

    他难道就不想哄一哄她?

    她委屈地打开房门,探出脑袋往外瞅,一眼就看到靠在墙壁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立即收起委屈的神色,怒声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?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的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俊脸上似笑非笑:“我怎么觉得,妙妙不想我走?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蛋通红,哼了一声便转(身shen)进屋,张开双臂扑在(床chuang)榻上,紧紧抱住锦被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(爱ai)极了她这副傲(娇jiao)的小模样,跟了进去,在(床chuang)榻边缘落座,望了望这间闺房,地板铺着上好的羊绒地毯,梳妆台、桌椅等都是清一色的梨花木,(床chuang)榻也用的梨花木,雕刻了精美繁复的花纹,水蓝色织花罗帐高高挽起,该是这小丫头喜欢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摸沈妙言的脑袋,语气透出莫名的宠溺:“为什么不吃晚膳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。”沈妙言将脸埋在被子里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凤眸幽深复杂,君天澜慢条斯理地抚摸着她的头发:“我陪你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的头发没有梳,披散在腰间,很顺滑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不想吃!”沈妙言爬起来瞪他,“我没有胃口!”

    君天澜自然知道她还在纠结他不娶她的事,半垂下眼帘,想要解释,却根本无力解释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眼睛,冷哼一声,倒在(床chuang)上,钻进了锦被里。

    她独自趴在黑暗中,紧紧抠着(床chuang)单,眼泪无声地淌落。

    其实君天澜待她极好,但她就是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她发现,如果这个男人不愿意娶她,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没有强大的母族,所以她不可能((逼))他娶她。

    她其实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或许楚云间说得对,她若跟了他,那么只能勉强成为他的侍妾。

    但她从一开始,就不想做侍妾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坐在(床chuang)榻上,听着被子里传出的压抑的哭声,心抽痛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想伸手掀开被子将她抱到怀中好好安抚,可手顿在被子上,他却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再跟她说什么他要娶她的话,看起来更像是敷衍和欺骗。

    而他不愿意欺骗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哭得肝肠寸断,即便她美貌倾国,即便她才(情qing)无双,即便她是天下第一高手,可在权势面前,这些东西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这世道就是如此,高门权贵享受着祖上的荫庇,世袭着爵位,即便年轻一辈考不上功名也没有关系,他们总能手握权力。

    而寒门子弟,却必须付出十倍的努力,或许才有机会步入仕途。

    她睁开通红的双眼,注视着这狭小的一方黑暗,这世间,难道就没有一个公平的地方吗?

    在那个地方,高门权贵的(性xing)命与寒门子弟的(性xing)命是平等的,男子和女子是平等的,所有的官职,全凭才能上位。

    (爱ai)(情qing),不需要门当户对,不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只要两个人相(爱ai)相惜就好……

    这世上,有那样一个地方吗?

    她呆呆注视着黑暗,在凝神的这一刻,竟忘记了流泪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缓缓掀开锦被,房中已没有君天澜的(身shen)影了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道冷讽的弧度,她毫不在意地下了(床chuang),坐到圆桌旁,自己斟了杯茶,慢条斯理地喝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房门被人推开,她偏头看去,却见君天澜亲自端着托盘进来,上面是一碗盖着红烧(肉rou)和蔬菜的米饭。

    他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将米饭端到她面前:“正是长个子的时候,不可以不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确实有些饿了,便揽过那碗饭扒拉起来。

    她最近总是很容易饿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注视着她,不过两炷香的时间,这丫头就将米饭和红烧(肉rou)吃完了,只在碗底还剩了几棵嫩青菜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吃。”沈妙言将碗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先把青菜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青菜。”沈妙言毫无形象地剔牙,冲君天澜翻了个白眼,“我就喜欢吃(肉rou)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早已习惯她的毫无形象,便将空碗放到托盘上端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(情qing)稍稍好了些,随手拿过桌上没编完的璎珞继续编织。

    大约是想事(情qing)出神,她竟将那璎珞的几根线给扯断了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这璎珞的丝线(挺ting)结实的,她竟然直接用蛮力给扯断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最近的力气似乎大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她正出神间,君天澜端着另一碗红烧(肉rou)米饭过来,她摸了摸肚子,继续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吃(肉rou)的样子,莫名想起那晚房中点了欢(情qing)香,他失去内力,被她大力捆在(床chuang)头。

    按道理,她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才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