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6章 她的味道很甜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管他,继续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等一顿饭风卷残云般吃完,沈妙言摸了摸肚子,打了个嗝儿,见君天澜只盯着自己,不(禁jin)抬手摸了摸嘴角,却摸了一手的油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接过素问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,“我吃饱了!四哥,我回临水阁看书了!”

    说罢,跳下大椅,朝前走了两步,又回头望了眼始终面无表(情qing)的君天澜,小心翼翼端起桌上的一碟馒头,抱在怀里小步跑出了花厅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目送她远去,直到看不见她的(身shen)影,才垂下眼帘,注视着桌上的狼藉。

    她刚刚吃了两个大鸡腿、半斤牛(肉rou)、一碗鸡蛋羹、两碗米饭、一盘水粉芝麻汤圆,还喝了盆鱼片汤。

    这并非寻常女孩儿该有的饭量。

    添香带着两个小丫鬟们过来收拾桌子,一边收拾一边道:“小姐近(日ri)越来越能吃了,房间的(床chuang)底下还藏着一大箱子零嘴呢,说是晚上看书肚子饿了要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忍不住地咋舌:“小姐真是能吃!不过能吃才好,老人家都说,能吃才有福气!”

    君天澜淡漠起(身shen),往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秋雨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书房内点着几盏灯笼,将房间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他站在红木书架前,伸手取下书架顶部的一本《魏国志》,这书巨大无比,足有三根手指的厚度,很有些年代了,书页都泛了黄。

    他将书抱到桌案上,翻开来,里面的字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他径直翻到讲述魏国皇族的那部分,书上记载的很明白:

    “渭水之北,有巨人印,姜妇踏而有孕,生子名为无极,因在魏地谓之魏无极。魏无极力大勇猛,每顿皆食(肉rou)无数,伤愈极快。后魏无极统一魏地,至五代向大周投诚,世代勇武非常,无论男女,皆将门之才也。大周孝武帝时,魏联合楚、赵,独立为国,国号大魏。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顿在这一段话上,呢喃出声:“力大勇猛,每顿皆食(肉rou)无数……伤愈极快。”

    凤眸中倒映出灯火的微光,他抬起头,从前妙言受过许多伤,楚云间打过她板子,他鞭笞过她,在末斋茶楼她烧伤了腿,却在第二(日ri)便能行走自如。

    据宫里的暗桩回报,她还曾被沈月如下令重重掌掴,可脸上的伤不过几(日ri)就痊愈了。

    他放了个竹叶书签在那处,轻轻合上《魏国志》。

    原以为是她用的药都是珍品,所以伤才会好的那么快,可如今想来,再好的珍品,也不会有那样快的药效吧?

    灯火下,那双凤眸复杂至极。

    有时候越靠近真相,得到的并非是心结的纾解,而是越发沉重的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有些烦躁,便独自一人出了衡芜院,趁着夜色,在府中散步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在临水阁吃完四个馒头,又打着灯笼,独自一人跑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她想看看君天澜在做什么,然而他并不在衡芜院里。

    她跑到书房,瞧见桌案上摆着本《魏国志》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随手翻开来,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字。

    “这样厚的书,看着可真吃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翻到夹着竹叶书签的那一页,还未细看,低沉的声音便在珠帘外响起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见是君天澜,于是合上书,笑嘻嘻跳到他跟前,一把抱住他的腰:“别人是一(日ri)不见如隔三秋,我一个时辰不见四哥,便觉得隔了好多个秋天。四哥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她笑眯眯的,灯火的映衬下肤白若雪,琥珀色瞳眸亮晶晶的,看起来像个精致可(爱ai)的娃娃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,牵着她在软榻上落座,将她抱到大腿上,轻轻捏住她的下颌,认真问道:“若这段时间,我没办法给你名分,你可还愿意跟在我(身shen)边?”

    沈妙言鄙夷:“不能给名分谁要跟在你(身shen)边!难道你想我做你的通房丫鬟不成?!”

    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:“我说这段时间!并不是指一直不给你名分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万一你将我吃干抹净了,将来又不认账怎么办?我去哪儿说理去?”沈妙言说着,使劲儿捶了下他的(胸xiong)口,眸光如蜜糖般灵动流转,“人家要为未来夫君守(身shen)如玉!”

    她的力道很大,君天澜觉得(胸xiong)口有点闷疼。

    他盯着在他怀中故作风(情qing)万种的女孩儿,无奈摇头:“我一言九鼎,绝不是不认账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烦同他说这些话,便翻了个漂亮的白眼:“我猜又是顾钦原对你说什么不能娶我的话,你就好好听他的话吧,将来也让他给你生个宝宝,好继承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得厉害,扳正她的小脸:“我心中,只有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鼓着腮帮子,别过视线,不说话。

    屋中沉静了会儿,君天澜望了眼桌案上的书册,又认真道:“将来,你若重新有了家人,你还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那双凤眸在灯下流光溢彩,满满都是期待,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想起神出鬼没的连澈,又转向君天澜:“你都不愿意娶我,干嘛要求我嫁给你?我是不愿意做妾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让你做妾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就有,君天澜我看透你了,你就被顾钦原管一辈子好了!哼,我觉得说不准你将来就会娶他唔——”

    红润晶莹的小嘴被温凉的薄唇封住,君天澜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辗转,“沈妙言,不许再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那灵活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,长驱直入地擭取她小嘴里的甘甜。

    君天澜紧盯着她逐渐迷蒙的双眼,凤眸中却是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她的味道很甜,他喜欢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更喜欢她这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谁,都别想将她从他(身shen)边夺走。

    即便,对方(身shen)上与她流着同样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直到吻得沈妙言几(欲yu)窒息,君天澜才松开口,目光下移,落在两人唇间拉长的银色唾液丝线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爆更完毕,今天中午还会更新一万字(五章),么么哒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