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68章 他倒是想吃,那也得吃得着啊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眼她手边厚达一尺的账本,“你算这么多的帐,有人付你月钱吗?”

    谢陶茫然地摇摇头:“月钱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讽地白了眼顾钦原:“你仗着阿陶喜欢你,就把她当苦力使,真是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顾钦原合上厚厚的四国卷宗,抬眸看她,声音极冷:“她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谢陶就算再傻,也察觉到这两人之间迸裂出的敌意,于是连忙拉了沈妙言的手往亭子外走,回头对顾钦原道:“钦原哥哥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等进了谢陶的厢房,沈妙言将食盒放到圆桌上,伸手去捏她的脸蛋:“你是不是傻?顾钦原心里压根儿就没你,何必这样巴巴儿地贴上去?!”

    谢陶紧紧攥着衣角,满脸茫然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,在凳子上坐下,“别可是了,来吃点心。”

    花园里,花府的小厮送来崭新的一本卷宗,恭敬地开口道:“顾先生,这些是这一年以来,京城里最新发生的案件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接过,那小厮行过退礼才离开。

    他翻开卷宗,一目十行地往下看,这些卷宗皆都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看完,才发觉这一年里,每隔十天半月,京城及附近城镇,都会有少女失踪案发生。

    算起时间,失踪的少女无一例外都在十四岁左右。

    他冷笑了声,这么多人失踪,沈妙言整(日ri)里在长街上混吃混喝却还好好的,她还真是好运气。

    他对这些案件不感兴趣,便放到了一边儿。

    国师府内,君天澜刚下朝回来,夜凛就过来禀报:“主子,又有女孩儿待在家里时,好端端的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换下朝服,心(情qing)仍旧平静。

    京城人口多达百万,十天半月丢个把人,根本算不得大事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年以来丢失的都是女孩子,这就是桩稀奇事了。

    当初楚云间将这桩案子交给他办,他也派人去市井间走访,只是一直没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他没注意这档子事,没想到又发生了失踪事件。

    夜凛自顾自地说道:“属下仔细查看了京兆尹那边的卷宗,失踪的十几位女子皆是十四岁,共同特征是相貌漂亮、皮肤白皙。暗卫调查了他们的家人,共同特征是父亲皆为京城本土人,而母亲是从外地迁居过来的。属下怎么觉得,作案之人不像是在掳掠女子,倒像是在找人?”

    一番话犹如巨石投入湖面,在君天澜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更衣的动作顿住,隔着屏风,声音低沉:“你亲自去那些丢了女儿的人家,问问他们的家人,他们的女儿,是不是都吃得很多,力气比一般女孩子大些。”

    夜凛应了声是,连忙去办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(套tao)上宽松的绛紫色外裳,一张英俊的脸仿佛淬了霜雪,冰冷得可怕。

    魏国的人,原来一直在找妙言……

    可他们怎么敢,从他(身shen)边将她夺走?!

    他决不(允yun)许,这样的事发生!

    他步出屏风,冷声吩咐:“去把花容战找来。”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夜寒应了声是,很快消失在风中。

    花容战正在单挑京城外一座深山里的土匪窝,正练手练得高兴,却被夜寒强硬地请回国师府。

    他骑着马来到衡芜院,步进书房,只见君天澜独坐在软榻上,神色并不好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他开口,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坐下,好奇地盯着君天澜的脸色,他很少在他脸上看见这样凝重的表(情qing),像是心(爱ai)的东西要被人抢走一般。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茶:“你替我办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房中的一盆雪塔山茶舒展着层层叠叠的洁白花瓣,开得极好。

    花容战听他说完,顿时瞪大眼睛:“大人,若是(日ri)后妙言知道真相,她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她好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沉默了会儿,起(身shen)道:“我尽力去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走后,君天澜目视着前方的虚空,手中端着的茶都凉了,却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,但无论如何,他不会让别人将妙言从他(身shen)边夺走。

    凤眸微微眯起,他周(身shen)的气息很(阴yin)冷。

    沈妙言提着食盒从珠帘进来:“四哥,我刚刚碰到花狐狸了!他来找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回过神,偏头看她,深秋的阳光从窗外投洒在她的面庞上,她看起来(娇jiao)嫩可(爱ai)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手养大的女孩儿啊!

    他朝她伸出手,脸上满是宠溺:“去哪儿玩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嫌弃地瞥了眼他的手,在他对面盘膝坐下,把食盒放到矮几上:“我才不告诉你!来吃点心。”

    她将两碟精致玲珑的点心摆到矮几上,自个儿一手拿了一个往嘴里塞,含混不清地开口:“阿沁说福双阁的点心很好吃,我吃着果然不错!四哥你快尝尝!”

    君天澜伸手去拿那个兔子形状的雪白点心,却被沈妙言抢先拿走,直接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他瞥了她一眼,又去拿玫瑰形状的半透明点心,却又被沈妙言抢先抓走。

    如此三番过后,他黑着脸,盯向对面狼吞虎咽的女孩儿,没了吃点心的兴致,淡淡道:“晚上府里要来客人,厨房会做好菜,你留着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四哥你怎么都不吃啊?”沈妙言说着,将最后一个点心塞进嘴里,腮帮子鼓鼓的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吃,那也得吃得着啊……

    可他哪里抢得过她。

    君天澜想着,拿过帕子,轻轻为她揩拭唇角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过他的茶杯,一口气喝干了那杯松山云雾,好奇问道:“晚上谁来啊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君天澜不愿多谈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国师府花厅里灯火通明,桌上摆了满满一大桌菜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着新衣裳,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看起来很是乖巧可(爱ai)。

    她期待地望着门口,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拂衣领着花容战和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那少女生得面若芙蓉,腰若杨柳,一双美眸秋波流转间,都是曼妙(情qing)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