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72章 楚云间,醒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心中很轻视沈妙言,收回视线,微微抬起下巴,高傲地往自己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不管国师大人为何要让她代替沈妙言,既然现在她才是魏国的郡主,那她一定要把郡主当好。

    等将来她手握权力时,她一定会让君天澜娶她。

    若有机会,再弄死沈妙言这个真正的小郡主,那么普天之下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假冒的。

    (阴yin)暗的心绪,在黑夜中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十二月下旬,这一年即将结束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着素白的小棉袄,在书房给君天澜研磨,琥珀色瞳眸里盛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她明年就十五岁了,快要及笄了呢。

    不知道四哥会不会为她((操cao)cao)办及笄礼?

    听说楚云间还是没有醒过来,他若是一直醒不过来,按照皇位继承顺序,该由楚随玉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但她并不觉得楚随玉能够当好这个皇帝。

    她出神间,研磨的力道有些大,墨汁溅出了砚台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落在自己衣袖上的墨点,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连忙拿过干净帕子想给他擦拭干净,却直接将那墨点在他衣袖上抹开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心不在焉的模样,也没了写字的心(情qing),走到衣架旁脱了外裳:“晚上想吃什么,叫厨房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跑出书房,走到屋檐下,望着(阴yin)沉沉的天空,双眼中满是茫然,“四哥,是不是快要下雪了啊?”

    君天澜换了件纯白绣金蟒的厚外裳,也走出书房,在她(身shen)边站定,抬头望向那乌蒙蒙的天空,眼神淡漠:“也许今夜就会落雪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半晌后,沈妙言忽然牵住他的手,“那他什么时候醒过来?”

    君天澜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若他明年仍旧醒不过来,恐怕楚随玉就要当皇帝了。那些朝臣,不会让一个始终昏迷不醒的人,坐那张龙椅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反握住她的小手,“妙妙想让谁当楚国的皇帝?”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半晌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今夜果然落了大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临水阁的窗前,湖面平静无风,那些雪花簌簌落在湖面上,很快融化进水里。

    她穿着镶狐狸毛领的浅蓝色对襟窄袖棉袄,呆呆抬头仰望夜空,那夜幕太过遥远,她看不到上面都有什么。

    只瞧见漫天都是软软的落雪,雪幕盛大而隆重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接住几片雪花,雪花在掌心融化成水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她重又抬起头望着漫天雪花,眉眼弯弯,声音清脆而稚嫩:“再下大一些吧,瑞雪兆丰年,把庄稼地里的害虫都冻死,保佑楚国国泰民安!”

    然而上苍是听不见她的祈求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除夕,因为楚云间仍旧昏迷不醒,所以宫里连除夕夜宴都没有举办。

    除夕早上,无论是皇宫还是京城,本该喜气洋洋,坤宁宫中却传出哀耗,太后驾崩。

    国师府,沈妙言正窝在君天澜的书房里看画本子,顾明进来说了这个消息,她看向君天澜,对方仍旧埋首于书卷中,面色极其淡漠。

    他大约是不在乎太后的生死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。

    照规矩,太后驾崩本该(禁jin)(肉rou)食,然而君天澜不在乎,所以国师府的除夕晚宴仍旧极为隆重。

    各类飞禽走兽都有,沈妙言馋得不行,也不等君天澜拿筷子,就已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宠她,只含笑凝视她的吃相,明明粗鲁得很,可在他眼里偏偏就是可(爱ai)非常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皇宫中,包括楚随玉、楚华年在内的众多朝臣都齐聚在坤宁宫。

    宫中传出妃嫔宫婢们哀哀的哭声,好端端的除夕夜,愣是弄得悲惨万分。

    温阁老在楚云间昏迷的这段时间生生支撑起朝堂,(日ri)夜((操cao)cao)劳,两鬓的头发都白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群臣,冷声问道:“君天澜呢?”

    “阁老,国师大人派人过来,说(身shen)子不爽,就不进宫了。”一名言官小心翼翼答道。

    温阁老脸色更加难看,碍于君天澜的权势,终究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君天澜没急着夺权,他就该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楚随玉守了一会儿灵,面色悲痛地同旁的宗室子弟换了班,告诉温阁老说他(身shen)体不支,准备回府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楚随玉的蠢蠢(欲yu)动和勃勃野心都被温阁老看在眼里,他对这个女婿没有丝毫办法,只得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楚随玉并未出宫,而是在半路拐去了乾和宫仪元(殿dian)。

    李其仍旧守在屋檐下,一派尽忠职守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楚随玉过来,他连忙起(身shen),陪着笑容:“晋宁王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儿个除夕,母后又驾崩了,本王想进去看看皇兄。”楚随玉面容上透出悲伤来。

    李其笑容不达眼底,“劳王爷挂心,皇上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冷笑了声:“怎么,咱们来来去去这么多回了,你这阉奴,还是不肯让本王进去?!”

    李其见他不再伪装,甩了甩拂尘,淡淡道:“王爷想做什么,咱家心知肚明。咱家在皇上年幼时就跟在了他(身shen)边,将皇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王爷,咱家便是拼了这条老命,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,若皇兄明年还是醒不过来,本王就会顺理成章地登基。到时候,你以为你的狗命还保得住?!”楚随玉面带嘲讽。

    李其笑了笑,并未接话。

    楚随玉狠狠瞪了他一眼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已经接近子时了。

    京城中万家灯火,无数炮竹已经燃放起来。

    夜幕之上,烟花争艳,城中家家户户团圆在一起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一年之中,也只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国师府衡芜院,檐下并排摆着两张大椅,沈妙言靠在君天澜的肩膀上,同他一道看这盛世烟花,俨然是时光静谧、岁月安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握住她的小手,“妙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每一年除夕,都和我一同看烟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勾起一道轻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皇宫,仪元(殿dian)。

    黑暗的帐幔中,沉睡了数月的男人,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晚十章,祈祷不要再被系统吞了……

    昨晚被吞了四十一章爆更稿子,凌晨两点才放出来,菜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哭了好久,特别伤心……

    求订阅支持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