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73章 正月初一的饺子要叫元宝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天还没亮就起来了,跑到厨房,亲手包了许多荠菜猪(肉rou)馅儿的饺子。

    她将饺子煮熟后放在食盒里,拎着回了衡芜院。

    此时君天澜刚洗漱完毕,见她拎着食盒,不由笑道:“又是水饺?”

    “我祖母说,水饺在大年初一的时候,该叫元宝。”她将食盒拎进书房,放到矮几上,小脸上一本正经,“吃了元宝,这一年才会发财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走过来,在软榻上坐了,看着她摆出来的饺子,不由挑眉:“一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摆上调料碟子与木筷,小脸红扑扑的,低头道:“我和四哥一块儿吃!”

    君天澜很喜欢她这副(娇jiao)羞的模样,伸手将她拉到怀中,用筷子夹起一只蘸了些酱料喂到她嘴边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眼帘(娇jiao)笑,那饺子包得小巧,她一口咬住,三两口吃完,还不忘感慨:“自己包得饺子就是好吃,四哥你快尝尝!”

    两人分吃了那一碗水饺,远处隐隐有炮竹声传来,十分祥和(热re)闹。

    这一碗饺子沈妙言是吃不饱的,她又吃掉四五个大馒头,摸了摸肚子,想起什么,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,听见她跑出去的声音,偏头看了眼她的背影,俊脸上透出十足的宠溺。

    他今(日ri)穿着件滚白貂毛领的黑底外裳,袖口和袍摆上皆绣了金蟒,长发用黑金冠高高束起,即便只是简单地捧着书坐在那儿,整个人也依旧贵气((逼))人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沈妙言撩开珠帘跑进来,手中还捧着红纸与剪刀:“四哥,咱们来贴窗花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将那几张大红纸放到矮几上,认认真真地拿起一张折叠起来,又拿过剪刀修修剪剪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得意洋洋地将红纸展开来:“瞧!”

    那红纸被灵巧地剪成了一个“福”字,圆圆胖胖,很是讨喜。

    她把浆糊倒上去,跪坐在软榻上,小心翼翼地贴上窗棂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看着,冬(日ri)的暖阳从窗外投洒在这女孩儿白嫩的面容上,那小棉袄上的一圈白狐狸毛愈发衬托得她皮肤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眸清澈见底,倒映着红色的“福”字,满是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沈妙言贴好字,转向君天澜,眉眼弯弯:“四哥,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难得微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喜滋滋地继续剪红纸:“我祖母教我剪过许多好看的东西,我剪给你看!”

    “多剪些,把衡芜院和临水阁的窗户都贴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拂衣进来送(热re)茶时,就瞧见穿着白色挑银线暗纹花小袄子的女孩儿跪坐在软榻上,面前的矮几摆满了红色剪纸,正聚精会神地剪窗纸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玄衣绣金蟒的英俊男人手捧书卷坐在她对面,在认真地看书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棂投洒进来,两人面容绝艳,气质风华皆都举世无双。

    屋中弥漫着书香气息,混杂了点点贵重的龙涎香,这样的画面,像极了时光静好。

    她呆呆看着,一时间竟忘了行礼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拂衣,你发什么呆呢,把茶端过来,我倒是有点渴了。”

    拂衣连忙笑着应是。

    退下的时候,她忍不住又多看了那两人一眼,小姐非说主子杯子里的茶更好喝,要去抢着喝,而主子不给,将那杯茶举得高高的,叫她够不着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了,但愿主子和小姐要一直这样恩(爱ai)下去才好。

    正月初五,正是迎财神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妙言睡在临水阁,刚过子时,就听到外面鞭炮声震天响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坐起(身shen)来揉了揉眼睛,望向素问给她准备的一串鞭炮,于是匆匆穿了衣裳,拿起鞭炮和灯笼去衡芜院找君天澜了。

    这个冬天只下过一场雪,沈妙言行走在幽暗的花园里,今夜天晴,干冻的夜空上清晰可见几粒星辰。

    她(爱ai)玩,路过梅花林,瞧见梅花瓣上凝结着白霜,就忍不住拿手戳了戳,继而笑嘻嘻抱着灯笼和鞭炮继续往衡芜院走。

    衡芜院的守卫和丫鬟是不敢拦她的,她将灯笼放在屋檐下,抱着鞭炮和火折子长驱直入,见她家四哥竟还睡在(床chuang)上,有意吓一吓他,便拿火折子点燃鞭炮,丢到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继而捂住耳朵,躲进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本就睡得极浅,听见房中有动静,刚睁开眼,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起(身shen),只见一长串鞭炮在他的(床chuang)上炸响,将他盖着的锦被也给炸出了无数窟窿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不消多想便知是那死丫头干的,他扫了眼房间,见东隔间的月门微微抖动,于是下了(床chuang),大步走进东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捂着耳朵蹲在墙角,还在数那串鞭炮放了多少个,不提防被人拎起耳朵,“沈妙言,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连忙抱住他的手腕:“疼疼疼!快松手!”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手,她揉了揉红红的耳朵,翻了个白眼:“今儿可是要迎财神的,别人家子时已过就开始放炮迎财神了,四哥这样惫懒,以后财神爷不照顾你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话充满了孩子气,君天澜无奈:“下次不许在屋子里放炮,听到没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他便握了他的手:“我陪你去外面放炮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喜滋滋地跟着他走出东隔间,却瞧见寝屋里,那张大(床chuang)起了火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她眨巴眨巴眼睛,抬头望向君天澜,满脸无辜,“四哥,财神爷这是高兴呢,寓意四哥这年一定红红火火!”

    君天澜压抑住揪她耳朵的冲动,把夜凛喊来救火。

    好好的紫檀木大(床chuang)被烧得漆黑,君天澜没心(情qing)在衡芜院睡了,便不管沈妙言的反对,到她的临水阁去睡。

    临水阁的(床chuang)大,睡两个人倒也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房中点着一盏灯笼,沈妙言抱着他的胳膊,就着灯笼光看他的睡颜,那光点跳跃在他高(挺ting)的鼻梁上,他是个很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又往他(身shen)边挪了挪,最后窝在他(身shen)边,猫儿般团成一团,甜甜地睡了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