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77章 妙言的及笄礼(下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其余前来观礼的宾客皆都落座于观礼席上。

    场地中央的位置,摆着一张小几,上面放了一份饭和一杯醴酒。小几旁是一张空置的席子。

    角落精致的香炉升起袅袅轻烟,靠东侧的位置上是另两张席子,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三(套tao)崭新的女子衣裙。衣裙北侧则摆着一只盥,里面盛着清亮的温水,还搭着块干净的新毛巾。

    楚国筝琴技艺最好的几名女乐师坐在角落,慢条斯理地弹奏出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等优雅的乐曲。

    厅中一片肃穆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坐在沈枫(身shen)边,满脸都是艳羡和妒忌。

    她及笄时,仪式可没有这般隆重!

    肃静之中,君天澜起(身shen),声音淡漠中透出些许郑重:“今(日ri),本座的义妹行成人笄礼,感谢诸位前来观礼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端着茶盏,半垂下眼帘,雅致的俊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,令人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大厅门口,停顿了许久,才放轻了声音:“妙妙,入场拜见各位宾朋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都望向大门,只见四名侍女簇拥着一位(身shen)着雪白色滚朱边童女服的小姑娘,正缓步跨进门槛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梳着整整齐齐的双鬟髻,白嫩的面庞上还是一团稚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在场中央站定,一旁观礼的温阁老对(身shen)边的妻子微微颔首,阁老夫人便站起(身shen),在君天澜的陪同下,走到东阶下,于盥中洗手。

    及笄礼上需要一名正宾,一般由德才出众的女(性xing)长辈担任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国师竟然请动了阁老夫人来担任正宾……

    端严的乐曲声中,拂衣小小声提醒:“小姐,转向东正方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照做,花容战作为有司,笑呵呵地过来奉上罗帕和发笄,阁老夫人走到沈妙言面前,高声吟颂道:“令月吉(日ri),始加元服。弃尔幼志,顺尔成德。寿考惟祺,介尔景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大听得懂她在说什么,拂衣轻轻推了推她的背,她连忙端端正正地在席子上跪坐下来。

    阁老夫人解开沈妙言的双鬟髻,从花容战手中所捧托盘里拿过发笄,重新为她束发加笄。

    等梳完头,阁老夫人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谢陶是今(日ri)及笄礼的赞者,她小心翼翼地走近沈妙言,象征(性xing)地帮她正了正笄。

    花容战捧来一(套tao)素衣襦裙,谢陶接过,便同沈妙言一道往东房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东房,谢陶掩上房门,沈妙言才一(屁pi)股坐在大椅上,“什么及笄礼,真是无聊透顶!我饿死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顺手从桌上的点心碟子里拿了吃的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谢陶将襦裙展开,“别吃了,那些人还等着你呢!来换衣裳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三两口吞下点心,将那(套tao)素白的襦裙(套tao)到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这襦裙色泽纯丽,没有任何纹饰,腰间只系着一条细布腰带,十分素朴。

    她和谢陶绷着脸回到大厅,面向东正方跪坐在席子上,阁老夫人重新盥洗双手,接过花容战递来的发钗,吟诵出声:“吉月令辰,乃申尔服。敬尔威仪,淑慎尔德。眉寿万年,永受胡福。”

    她念完祝辞,取下沈妙言发髻上的笄,为她簪上那副崭新的发钗。

    谢陶再度为她正了正发钗,又从花容战手中取过一(套tao)与发钗相配的曲裾深衣,朝宾客作揖后,往东房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上曲裾深衣,这衣裙乃是淡金色的,用暗金色的丝线挑出山茶花暗纹,非常的端庄奢华。

    谢陶帮她把巴掌宽的金缕丝腰带系好,笑道:“这样华贵的颜色,只有妙妙你能衬得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摸了摸这(套tao)曲裾深衣,这样贵重的衣料和特别的纹饰,一定是四哥吩咐人特地订做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暖暖的,挽住谢陶的手,(娇jiao)笑道:“阿陶,等你及笄,我也要做你的赞者!”

    及笄礼上的赞者,一般都是由笄者最好的姐妹担任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谢陶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两人一道回了大厅,沈妙言正正经经地对宾客们行了拜礼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她在席子上跪坐下来,阁老夫人第三次盥洗双手,走到她(身shen)后站定。

    花容战这次捧来的是一(套tao)纯金打造的深金色钗冠,做工非常精致玲珑,钗头雕刻成一枚小巧的山茶花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看着阁老夫人为沈妙言戴上那(套tao)钗冠,凤眸中有着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亲手设计的这(套tao)钗冠,与小丫头非常配。

    旁边的楚云间默默看着,如果他与她的婚约还在,那么等及笄礼过后,她本该成为他的皇后的……

    谢陶象征(性xing)地为沈妙言正了正钗冠,从花容战手中接过盛放着大袖礼裙的托盘,陪着她一道往东房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迫不及待地吃点心补充体力,谢陶将大袖礼裙展开,两人都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这大袖礼裙十分华美贵重,底色乃是正红色,用金线绣着繁复的山茶花,领口、袖口以及裙摆皆用暗金丝线一丝不苟地镶了边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谢陶由衷赞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这些都是君天澜的心意,便放下点心,走过去认认真真穿好这(套tao)衣裳。

    谢陶扶着沈妙言再度走进大厅,众人抬头看去,不(禁jin)纷纷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这小姑娘双手交叠在(胸xiong)前,宽大的绯红广袖一直垂落到她的脚背上,金色的衣领与头上的纯金钗冠相映成辉,越发衬得这女孩儿肤若凝脂,容色艳丽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上那样(热re)烈的红与金,寻常女子向来难以驾驭。

    也许上了年纪的后妃或者公主勉强能够压住这样的大红大金,可沈妙言年纪虽小,却仿佛与这(套tao)衣饰浑然天成,周(身shen)气质格外凛贵,像是天生就该穿这样一(套tao)华裳。

    四周宾客们纷纷被她的气势所折服,无端觉得,他们面对的并非是寻常人家的小姐,而是深宫里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公主。

    弹曲的乐师都瞬间怔愣了一下,回过神时,连忙重又弹奏起更为辉煌端严的乐器。

    谢陶呈上醴酒,阁老夫人接过,对着沈妙言道:“甘醴惟厚,嘉荐令芳。拜受祭之,以定尔祥。承天之休,寿考不忘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醴酒,跪坐到席子上,撒了些酒水在地面作为祭酒,又将醴酒捧到自己面前,象征(性xing)地以唇沾了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