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80章 像是天生的杀戮者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偏头盯着君天澜,琥珀色瞳眸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茶水,浅浅地呷了一口,声音淡然自若:“当成未婚夫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未婚……夫?!”

    沈妙言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噙着微笑,像是肯定般重复了一遍:“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以迫不及待地姿势抱住他,脸颊紧贴着他的(胸xiong)膛:“四哥,你待我真好!”

    说着,仰起小脸:“那我可以经常抱你咯?”

    君天澜含笑,眼中都是宠溺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沈妙言便又笑嘻嘻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,整个人黏黏糊糊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三月初,天气晴好。

    花容战和谢陶来到国师府,约沈妙言去桃花山踏青,沈妙言本想拉着君天澜一块儿去,可君天澜比较忙,她只得同那两人一道。

    每逢三月,桃花山的桃花都会盛开,远远看去犹如粉色云朵。

    今年许是雨水少,桃花开得稀稀拉拉,好在游人如织,欣赏不了桃花,看看美人与俊俏公子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马车,正失望间,花容战瞧见不远处有个摆摊儿的,便拉着两人上前,好奇问道:“你是卖什么的?”

    那摆摊儿的老头捋着胡须,笑道:“公子、小姐,桃花林今年没什么可欣赏的,老朽便多植了些桃花树,将这十里桃花林改成迷宫。不知三位可有兴趣,闯一闯这迷宫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桃花林迷宫,里面果然有不少人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“听着怪有意思的。”花容战起了兴致,付了那老头儿银子,便带着两个女孩进了桃花林。

    地面落了一层残败的桃花,四周桃树上枝叶稀疏,枝头的桃花也没有多少,实在称不上好景致。

    只是人往这桃林里多走几步,(身shen)边便起了茫茫白雾,令人辨不清方向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前面(身shen)着红色锦袍的花容战,走了一刻钟的时间,不(禁jin)叹息:“我在书上读到过,有的方士擅长奇门遁甲,这十里桃花林,想来是被人使了阵法,所以咱们才走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见前方那人回过头,那公子面容陌生,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汗颜,她跟了这么久的人,竟不是花容战?

    想着,又摸索着往前行走,四周白雾更浓,竟只能看清(身shen)边五尺以内的景物。

    她虽对奇门阵法没有了解,却并不害怕,若是轻易就能找到出路,那这桃花迷宫也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前方传来一阵抱怨的声音:“温雅妹妹,都是你非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!现在可好,丫鬟也丢了,咱们都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来这儿玩的时候,你不也没拒绝嘛!”

    沈妙言定睛看去,前方白雾中隐隐有两个人影,听声音,像是夏侯挽挽和温雅。

    那两人听见脚步声,以为是她们的丫鬟,连忙奔过来,定睛一瞧,却见是沈妙言。

    这两人立即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,夏侯挽挽双手叉腰如临大敌:“沈妙言,你在这里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赏花儿啊,还能干嘛?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随手折下一枝桃花,哂笑出声,“你们该不会是迷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才没有迷路!”夏侯挽挽(爱ai)面子,朝四周望了望,见周围无人,忽然起了心思,拽着温雅的胳膊朝沈妙言走近几步,娟秀的面庞上满是憎恶,“说起来,你现在居然还没有死,真是命大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命一向很大。”沈妙言把玩着桃花,从夏侯挽挽(身shen)上嗅到了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出(身shen)将门,是学过一点功夫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黯淡了几分,她悄无声息地朝后面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笑得狰狞,(身shen)形一动,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沈妙言跟前,袖中滑出一柄匕首,径直刺向沈妙言的脖颈。

    沈妙言闪到一旁,夏侯挽挽再度袭来,匕首泛着冷光,不停地往她(身shen)上刺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无寸铁,只得不停闪躲,好不容易逮到机会,一把握住夏侯挽挽的手腕,声音是极致的冰冷:“我不会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她的力气大得恐怖,夏侯挽挽手腕疼得厉害,眼泪瞬间淌落:“你放手!”

    那把匕首从她手中跌落,沈妙言灵巧地在半空中接住刀柄反握在手心,琥珀色瞳眸隐隐泛出猩红,毫不犹豫地刺向夏侯挽挽后心窝。

    她像是天生的杀戮者,一系列动作由她做出来,犹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果决,漂亮。

    一旁的温雅发出一声尖叫,声音尚还未落地,空气中陡然发出“哐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松开手,一枚青铜钉将那匕首击落在地,她手上的虎口被震得发麻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,提着长剑、(身shen)着细铠的男人缓步走近,正是夏侯铭。

    沈枫也在。

    她冷笑了声,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愤恨地跺了跺脚,转(身shen)望向夏侯铭,“大哥,你刚刚怎么不杀了她?!”

    夏侯铭淡漠地扫了她一眼:“你手握兵器,又学过几年工夫,连她都打不过?!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的力气大得吓人!”夏侯挽挽委屈。

    那么(娇jiao)小的一个女孩儿,能有多大力气?夏侯铭只当她是在给她自己找借口,因此带着威严瞥了她一眼,转(身shen)带着沈枫离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不知道出去的路,你等等我们!”夏侯挽挽连忙拉住温雅,去追夏侯铭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独自一人行走在浓雾之中,触目所及都是纯白。

    也不知走了多久,四周的白雾越发浓了,竟看不到一尺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她茫然间,却听到有木鱼声和诵经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迟疑地寻着声音靠近,只见一棵桃花树树冠仿佛榕树般铺陈开来,花瓣绚烂落英缤纷,白雾缭绕,仿若仙境。

    桃花树下有一块白色石头,(身shen)着袈裟的僧人盘膝坐在上方,一边敲击木鱼,一边念念有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靠近,看到那僧人眉骨处的一道疤痕,怔愣半晌后,顿时满脸惊喜:“觉远师父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