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82章 你若不喜欢他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们后面说了什么,沈妙言并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地走出寝屋,不顾拂衣和素问的轻呼,淋着雨往国师府外跑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书房听到外面的声音,起(身shen)走到屋檐下,拂衣望了眼跟在他(身shen)后的顾钦原,面色有些泛白:“主子,刚刚您和顾先生谈话时,小姐正好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她。”君天澜没管顾钦原,拿起一把纸伞走下台阶。

    顾钦原静静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冰冷的瞳眸晦暗莫测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路跑出国师府,站在雨幕里,却不知该去何方。

    她想去倚梅馆找安姐,但是君天澜那么聪明,一定能猜到她会去安姐姐那儿……

    花府也不能去。

    她独自在街头徘徊,最后跑出朱雀街,往十里长街而去。

    长街上只有零零落落几个行人,她穿过巷陌,七拐八绕走了很久,也不知来到何处,只见这条小街上房屋建筑十分破旧,穿着破烂的男人女人都挤在屋檐下躲雨。

    一些小孩子赤着脚奔走在雨地之中,撒欢儿般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并不好闻,她站立片刻,旁边的木门打开,一个老婆婆端着盆水直接倒在她的脚边。

    那水很臭,大约是泔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作呕,连忙往后面倒退几步,却不提防撞到人。

    她连忙转过(身shen),打着赤膊的两名瘦削男人打量着她,眼中闪烁着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她退了几步,从发间取下一根玉簪,试探着递给他们:“给你们银子,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四哥曾说,能用银钱解决的事,都不算事。

    可是刚退两步,便又撞上背后的人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三四名男子正(淫yin)/笑地望着她,显然不是仅仅为财而来。

    挤在屋檐下的那些人面容麻木,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心中害怕,其中一名男人龇着一口黑牙凑近她,扯过她的袖子:“你是哪家的小姐?这衣料摸着可真舒服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拉回衣袖,“我是国师府的人!你们最好让开!”

    “国师府?果然是贵族小姐呢,瞧这长得细皮嫩(肉rou)的……”另一个男人满脸调笑意味,伸手想去摸沈妙言的脸蛋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把打开他的那只乌黑肮脏的手,心跳极快地握紧了碧玉簪,簪头很尖,若有必要……

    她正紧张之时,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妙言妹妹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看过去,韩叙之从马上跨下来,他(身shen)后的小厮立即上前推开那几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韩叙之将伞撑过她的头顶,“这里是乱民街,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示意手下牵来一匹马,亲自扶着沈妙言坐上去,又将纸伞递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马上,韩叙之同她一道往外面走去,声音里透着几分责备:“幸好我正巧来这边处理事务看到你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偏头望了眼她,“下次可别独自一人来这种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应着,又回头看去,老旧破烂的街道在雨幕中渐行渐远,那些孩子们并不去上学而是在地里玩水,男人女人们也并不做事,只挤在屋檐下悠闲地看雨。

    远远的,她还看见有小偷混迹其中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聚在这里?”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韩叙之回头看了眼,眼底都是鄙夷:“这条街上聚集的,都是京城里游手好闲、好吃懒做的小偷、((嫖piao)piao)客、((妓ji)ji)/女、孤女、强/(奸jian)/犯。官府见这里孩子多,每个月会发放一部分补给,以供领养他们的人使用,然而却让这些人更加好逸恶劳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撑着伞,沉默良久,轻声道:“你该把补给额度调低些,让那些领养孩子的人亲自挣钱养育,而不是依赖官府的救济银两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摇了摇头:“他们都是不要命的暴民,若是公然降低补给,京城一定会大乱。如你所见,对待你这样一个弱女子,那些男人尚且能够下得去手,更别提官府派来的(禁jin)卫军。他们无法无天,是这座皇城的渣滓,迟早会被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都杀掉?”

    “如此,国库每年可省下一大笔救济银钱,在京城里打架斗殴、劫掠行凶的人也会少很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,他盯着前方的雨幕,说起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,一点表(情qing)都没有。

    毕竟,官府掠夺的不是他的命。

    嫣红晶莹的唇角勾起一道轻笑:“我看那条街上,很多人都是壮年男子,还有一些是年轻女人。咱们楚国,人口还没有多到可以随意杀戮成年男子的地步。即便将他们送进军伍,也比随意取他们(性xing)命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听着她这番话,不由失笑:“妙言妹妹是女子,自然心怀仁善。但这份仁善,有时候往往会害了自己的(性xing)命。我始终认为人之初(性xing)本恶,这群人既没有文化,更没有良善。留他们在世间,只会给其他人带来烦忧。更何况——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望了眼天空:“今年的天气,太不寻常了,恐怕天灾将至。若不解决掉他们,到时候京城只会更乱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说不动他,只得放弃,却还是问了一句:“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韩叙之对她没有任何隐瞒:“若他们还是不知悔改在城中滋事,我会将他们分拨抓进天牢,命狱卒暗中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然。

    她骑着马转过几道街角,却瞧见君天澜手持纸伞,正面无表(情qing)地站在街心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茫茫雨雾对视,彼此脸上都是平静。

    韩叙之看不过眼,便放低声音对沈妙言道:“妙言妹妹,你若不喜欢他了,只管告诉我,我一定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君天澜,并未回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韩叙之沉默片刻,又道:“其实你若愿意,我马上就可以带你离开这是非之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头看他,微微一笑:“三月末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!”韩叙之惊讶。

    “三月末,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她轻声,眼中闪烁着决绝。

    韩叙之大喜过望,瞥了眼脸色黑沉的君天澜,对沈妙言欣喜地道:“三月末,我去接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