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84章 她是一束光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想着,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伸出手,轻轻抚摸他轮廓分明的脸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眸,盛满了恋慕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姑娘并不知道,为了让对方更加幸福而选择放手,这种感(情qing),其实早已超越了喜欢。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朦胧见到那个心心念念的小姑娘,干涩的薄唇缓缓咧开一个弧度:“妙妙,你的心冷硬到怎样的地步,才会放任我淋在雨里,而你整夜安眠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再没有平时的霸道。

    那笑容更是含着十足的苦涩,凤眸中全无神采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这个男人很强壮,强壮到即便三天三夜不合眼也不会有任何事,强壮到不似凡人。

    毕竟,曾经就是这个男人,为她遮风挡雨,将她好好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。

    可直到此时此刻,她才明白,她奉为神祇的四哥,也不过是凡人一个。

    他也会痛,也会生病,也是凡胎**,也有七(情qing)六(欲yu)。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后,她起(身shen)端起(床chuang)头的药碗,垂眸往外走:“我去将药(热re)一(热re)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上两步,大袖却被人从背后拉住。

    她捧着药碗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她怕看到那张虚弱憔悴的脸。

    半晌后,君天澜慢慢松开手:“你还会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他盯紧了沈妙言的背影,凤眸中满是渴求。

    他的(爱ai)犹如烈火般炽(热re)霸道,他曾经失去过太多,也曾颠沛流离多年,生他的大周镐京城皇宫,于他而言不过是个华丽陌生的囚笼。

    在没有遇到她的许多年,国师府也不过单纯就是个住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直到遇见她,他才看见有阳光穿透那重重黑暗,到达他的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而他原本是不配享受阳光的,可她既然来了,那就不能再离开……

    遇见她,他那颗干涸已久的心仿佛被浸入温润泉水之中,干枯的灵魂重新变得饱满莹润。

    端午要吃粽子,七夕要赏星星,除夕要一起守岁,正月初一要吃水饺贴对联剪窗花……

    她教会了他,什么是家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,他想把天底下一切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,想给她最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,不能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许是(爱ai)得深沉,许是(爱ai)得卑微,那双凤眸竟渐渐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眼帘,扯出自己的衣袖,沉默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离开寝屋,捧着冰凉的药碗站在屋檐下,呆呆望着远处的(春chun)景,还是拂衣过来提醒她,她才回过神,端着药碗往小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药煮得温(热re)了,沈妙言将药碗端到托盘上,走到寝屋前,望着紧闭的门帘,犹豫半晌,还是把托盘递给拂衣。

    拂衣面露难色:“小姐,奴婢端进去,主子他是不会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,”沈妙言揪着衣角,又瞟了眼门帘,“可我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轻轻咬住唇瓣,她不是不愿意,而是,不敢。

    怕对上那双受伤的凤眸,怕真的陷入他的温柔以致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她仅仅攥住衣角,忽然转(身shen),朝衡芜院外奔去。

    拂衣注视着她的背影,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寝屋中,君天澜睁开眼,见端药进来的人是拂衣,面无表(情qing)地重又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拂衣走到(床chuang)前,蹙起眉尖:“主子?”

    “拿走。”

    拂衣低头望向那碗褐色汤药,只得无奈地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奔回临水阁,“砰”一声掩上房门,不许任何人进来,自己趴到(床chuang)上,一颗心又苦涩又疼痛,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到傍晚时分,她饿得不行,才从(床chuang)上爬起来,去大厅用晚膳。

    素问给她布菜,满脸(欲yu)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素问,你怎么了?”沈妙言说着,吃了口红烧(肉rou),却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拂衣下午过来说,主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药……”素问轻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,拿了个馒头,嚼了几口,却有些吞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去看看主子吧?”素问鼓起勇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馒头,踌躇了许久,将馒头放到碗里,起(身shen)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素问满脸惊喜,连忙跟上她。

    此时衡芜院寝屋里,君天澜仍旧躺在(床chuang)上,紧闭双眼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(床chuang)榻前,拂衣送进来一碗温(热re)的汤药,便掩上门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寂静的屋子里,沈妙言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轻轻唤了声: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没有回答她。

    她将汤药搁到(床chuang)头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不(禁jin)皱起眉来,他的皮肤滚烫滚烫,显然是早已高烧不醒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不(爱ai)惜(身shen)体吗?

    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,沈妙言俯(身shen)趴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,盯着他的凤眸,声音极轻:“四哥,你为了个女人便这般对待自己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说着,鼻尖又有些发酸,目光落在他的(胸xiong)口,伸手去触摸他的心跳:“四哥,我与你立誓,今后无论发生什么,即便咱们不能好好在一起,也不要伤害自己的(身shen)体,你我皆是如此……咱们从未相识相逢过的那些年,不也彼此过得安好吗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圈微红,琥珀色瞳眸内有着茫然,她已不知道她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正茫然不知所措之时,一只温(热re)的大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君天澜唇色苍白,缓缓勾起一个弧度:“沈嘉,既然离开我你也不会快乐,那么,为什么还要离开?如我曾说过的,你是生长在大树旁的藤蔓,咱们的命运彼此交缠,这场(爱ai)(情qing)的宿命已然开始,谁都不能叫停,谁都不能退出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虚弱,可眸光却是坚定的。

    而他明明虚弱至极,可手劲却出奇得大。

    即便是沈妙言,竟也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,沈妙言迅速避开他那灼(热re)的目光:“叙之哥哥和我约好,三月末就离开这里。我呆腻了京城,我想去这天下走一走,看一看大海是什么样的,直入云霄的高山是什么样的,其他诸国的人(情qing)世故是什么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可以陪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着他,微微摇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