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90章 你会带我走吗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她从去年八月开始,被软(禁jin)在王府后院,到如今已经五个多月。

    她想要出去,想要去见那个人,想要自由……

    正伤心之际,房门被人推开,(身shen)着艳红衣衫的温雅出现在房中。

    夏侯挽挽站在门口,悄声道:“你快些跟她说完话,我帮你放风!”

    说罢,便掩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温雅得意地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眉梢眼角都是难以遮掩的欢喜:“嫡姐,你大概不知道吧?刚刚王爷在宴席上,当众宣布,将你贬为侧妃!从今以后,你就不是晋宁王妃了,只是一个,小小的侧妃!”

    温倾慕注视着她的嘴脸,(禁jin)不住咧唇一笑:“温家和王府决裂,温雅,莫非你还肖想着晋宁王妃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!”温雅被踩了尾巴,顿时满脸不悦,“别再来说教我,你没有资格!”

    温倾慕轻笑,缓缓阖上双眼。

    没有见到温倾慕如想象中悲痛,温雅颇为失望,冷哼一声,站起来愤愤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不久,一道(性xing)感的男声自窗边响起:“慕慕,你难过吗?”

    温倾慕惊讶地睁开眼睛望向窗边,(身shen)着红色锦袍的贵公子倚在窗边,笑容十分欠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勉强坐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花容战走到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将她扶起来,在她背后垫上软枕,桃花眼里都是笑意:“我怕你听到那个消息伤心,所以偷偷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(爱ai)他,又怎会伤心?”温倾慕声音虚弱,一双妙目只盯着面前的男人,仿佛生怕他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花容战执起她的一只纤纤玉手,在手背上亲了一口,“慕慕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疼吗?”

    “心疼。”花容战坦言,“慕慕,好好吃饭,我一定会带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凝视着他,漆黑的瞳眸渐渐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轻轻勾住他的手指,声音极轻:“那我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有眼泪潸然滑落。

    花容战单手捧着她的小脸,桃花眼低垂,俯首吻掉她脸上的泪花。

    温倾慕却主动吻住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慕慕?”

    他注视着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容战,可以吗?这一次,温柔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温倾慕眼中隐隐有着渴求。

    帐幔垂落,花容战欺(身shen)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院,楚随玉与旁边前来敬酒的公子小酌,(身shen)旁那位侧妃接受着女眷们的恭维,笑的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温雅也捧着杯酒水过来,略有些羞赧,低垂着眼睫,轻声道:“王爷,我刚刚去探望了姐姐,我能和您单独说说话吗?”

    孤男寡女相处一室乃是不妥的,可在场的人都知道温雅是晋宁王妃的庶妹,只当她是想跟晋宁王谈一谈温倾慕被贬为侧妃的事,于是谁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楚随玉与她到了内堂,温雅才卸下伪装,扑过去一把抱住楚随玉的腰(身shen):“王爷,我好想您啊!您将姐姐贬为侧妃,那我可以做您的王妃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头,小脸上是浓浓的孺慕。

    楚随玉俊脸上遍布愁容:“雅儿,再过段时间,宫中恐怕要进行选秀。你生得漂亮可(爱ai),又出(身shen)温家,恐怕——”

    温雅一惊,满脸不可置信:“选秀?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楚随玉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,眼中俱是含(情qing)脉脉,“雅儿,咱们此生怕是有缘无份了。你若进了宫,定要好好侍奉皇兄,切莫再思念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温雅急得半晌说不出话来,只呆呆凝视着楚随玉。

    楚随玉低头,亲了亲她的嘴唇,“皇兄向来视本王为眼中钉(肉rou)中刺,雅儿,你若进宫,一定要为本王多多美言几句。若能将皇兄每天做了什么都告诉本王,本王可以随时做准备提防他,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雅怔了怔,却又听得他遗憾地开口:“罢了,你还是好好侍奉皇兄。若是被他发现你将他的事告诉本王,他(性xing)格残酷,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。本王如何忍心让你吃苦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柔如水,眼神更是盛满了怜惜。

    温雅被他的话和表(情qing)所打动,心中无比感动,于是坚定地开口道:“我(爱ai)的人是王爷,就算进了宫,我还是(爱ai)着王爷!只要是为了王爷好,即便叫我去偷皇上的玉玺,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楚随玉顿时面露震惊之色,旋即深(情qing)款款地将她拥入怀中:“雅儿,还是你待本王好……皇兄膝下无子,从摘星楼坠落后又一直(身shen)子不适,恐怕过不了两年就会驾崩。到那个时候,定然是本王继承大统。本王若为帝,定然封你为后。”

    温雅一听,难掩激动之色,抬头看他:“真的吗?我能当皇后?!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”楚随玉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满脸宠溺。

    温雅将他抱得更紧些,面颊贴着他的(胸xiong)膛,忍不住哭道:“我就知道王爷是真心(爱ai)我的!王爷,到时候我能把嫡姐踩在脚底下吗?!我很讨厌她,她总是处处对我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说教姿态,真是令人厌恶!反正您也不要她了,我要嫡姐给我为奴为婢,我要好好折腾她!”

    楚随玉听着这番话,因为不悦,眼底如同淬了霜雪。

    可他的声音却依旧温和:“自然可以。只要雅儿喜欢,怎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温雅更加激动,在心里打定主意,要好好监视皇上,帮王爷继承大统。

    楚随玉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一枚好用的棋子,注视着虚空,唇角缓缓勾起一道弧度。

    此时的后院闺房中。

    帐中**渐歇,温倾慕躺在软枕上,苍白的小脸在**过后变得艳若桃李,十分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那双妙目里弥漫着盈盈水光,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,叫花容战怜(爱ai)不已,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面颊,调笑道:“慕慕,你这个样子,倒是叫我想要再来一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温倾慕喘息着,偏头看他,这个男人一头乌黑长发垂落在榻上,妖美的面庞比平常更加(诱you)惑,勾人的桃花眼微微挑起,怎么看怎么妖孽。

    她随手握住他的一缕发丝,眼中都是不舍:“将来,你会带我走,去看西南村镇的草市,去看巍峨壮阔的南断山脉,去看四季如夏的南蛮……是不是?”

    花容战郑重点头,想起什么,捡起(床chuang)角的锦袍,从袖袋里取出一把匕首,正是当初拍卖会上,他花高价从温倾慕手中抢来的七星匕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