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91章 他的味道冷甜冷甜,很好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温倾慕接过他递来的匕首,鞘上嵌着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,做工非常精致。

    她拔出一截,罗帐中顿时寒光四溢,可见这匕首锋利至极。

    “你院子里那两个看门的嬷嬷,是我的人,功夫非常好,必要时刻,会保你平安。我不能常常来看你,这柄匕首,你放在(身shen)边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说着,俯(身shen)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慕慕,我与你立誓,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无论生死,我们都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捧住他的脸,忘(情qing)地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国秀女三年一选,到了三月中旬,全国各地都开始遴选秀女,以充实后宫。

    因此陆陆续续有地方上送来参选的美人抵达京城,住进驿馆之中。

    眼见着大选面圣在即,京城中的华丽锦缎和胭脂水粉被要参加选秀的小姐们抢购一空,一时间好胭脂与好衣裳俱都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半壕(春chun)水一城花。

    在临水阁里临字的沈妙言淡然自若地临字,让素问在旁边念药方,她一边默着诗歌,一边记下那些复杂的方子。

    正怡然自得时,君天澜跨进门槛,打量了眼她的书房,这书房似乎是仿照他的大书房布置的,因为窗户临水,倒也典雅幽静。

    素问见他进来,屈膝行过礼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从背后轻轻抱住沈妙言纤细的腰(身shen),下巴抵着她的脑袋,目光落在那张宣纸上,呢喃出声: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……怎么想起默这首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搁下毛笔,在一旁银盆中优雅地净了手,转过(身shen),抬起小脸冲他甜甜一笑:“宫里不是在选秀女吗?我就想起了这首诗。那些秀女,入了宫便等同长伴寂寞,着实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噙起一抹轻笑,“天下可怜之人太多,妙妙同(情qing)得过来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怀中的女孩儿抵在桌前,俯(身shen)吻住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(春chun)风从窗外拂过,在湖面((荡dang)dang)漾开层层水波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仰着小脸与他拥吻。

    君天澜始终睁着双眼,凝视着她羽翼般轻颤的漆黑睫毛,淡淡道:“明(日ri)宫中大选,楚云间邀请你入宫观看,顺便帮忙参谋一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唇贴着他的,抬起眼帘,忍不住轻笑:“我还从未看过选秀,倒是很想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进宫。”君天澜声音低沉(性xing)感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话音落地,君天澜便撬开她的贝齿,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,攫取着她口齿间的芬芳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却又忽然退出来,轻声问道:“刚刚吃了柑橘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唇瓣,笑得不好意思:“四哥尝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下次吃些草莓。”君天澜莞尔一笑,继续吻她。

    在触到她的丁香//小舌时,他觉得可(爱ai),便(禁jin)不住与之纠缠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使坏地轻咬了下他的舌头,反客为主,将自己的小舌头探进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他的味道冷甜冷甜,很好吃,跟他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着,闭上双眼,享受起这个男人温柔缠绵的吻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君天澜进了宫,只见承庆(殿dian)前的汉白玉广场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台阶上同样一片落叶都没有。

    屋檐下摆着一张明黄色龙案,楚云间(身shen)着龙袍,正坐在龙案后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后宫妃嫔、朝廷要员及其妻子也坐在席位上,正轻松地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大红灯笼迎风招展,宫女们上了瓜果茶水,场面非常(热re)闹。

    见两人过来,楚云间朝沈妙言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避开他的目光,同君天澜一道坐下。

    司礼太监见人已到齐,便高声唱喏:“宣江县县丞之女苏子绯、桐州太守之女王思琴、黄门侍郎之女吴画、给侍中之女秦杏杏、镔县县令之女司青墨、骠骑将军之女桂香觐见!”

    一名大宫女带着六名秀女出现在台阶下,这六名秀女一道屈膝行礼,声音(娇jiao)软:“给皇上请安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此时晴光正好,她们穿着不同颜色的衣裳,站在太阳底下,各个打扮得艳丽夺目。

    她们不敢擅自窥视龙颜,俱都垂着眼帘。

    司礼太监高声将六人(身shen)份年龄一一报过,沈妙言觉着这些秀女都(挺ting)漂亮的,悄悄抬眼望向楚云间,却见他唇角虽噙着笑意,可眼睛里却盛着不耐烦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确很不耐烦,甚至不愿意多看这些都女子一眼。

    这些庸脂俗粉,任如何将金钗首饰、绫罗绸缎加在(身shen)上,在他心中,也抵不过妙妙白衣素裙的典雅清丽。

    他瞟了眼沈妙言,她今(日ri)穿了(身shen)简单的淡青色衣裙,坐在阳光下的模样绝艳出尘,实在是惹眼得很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腰间的佩玉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这是不想留人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司礼太监照规矩赐了六名秀女珠宝首饰,那六名女子失望地退了下去,又一名大宫女带着另六名秀女过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定睛看去,里面竟有认识的人,正是夏侯挽挽与温雅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出(身shen)高贵,不消多想便知是早已内定好了的。

    等大选结束,楚云间一共选出了九名女子,赐了些东西,便让她们住进早已收拾好的储秀宫,跟嬷嬷们学规矩。

    沈妙言今(日ri)领教了宫中选秀是怎样的,倒是觉得不算白走一遭。

    晚上宫中夜宴,她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小酌了半杯酒水,望了眼(殿dian)中的舞姬,轻声道:“四哥,我出去小解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她便悄悄离席。

    宫中的夜晚较平(日ri)宁静得多,她小解完,顺着长廊往承庆(殿dian)走,却不提防在拐角处撞了个脚步匆匆的少女。

    那少女生得粉面桃腮,正是被留下来的九名秀女之一。

    沈妙言稍稍一想,便认出她正是扬州通判之女徐莹,年十六。

    徐莹本来撞了人(挺ting)惊慌,仔细一看,见这人穿着普通的淡青色衣裙,便猜测她绝非高官贵人家的小姐,大约只是个小宫女,于是心中轻视,冷声道:“怎么走路的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沈妙言无心同她纠缠,绕过她便继续往承庆(殿dian)走。

    徐莹今(日ri)得选秀女,再加上宫中并无皇后,她野心勃勃想坐上那个位置,自以为前程锦绣,便想着拿沈妙言练一练威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520,打赏页面好漂亮,哈哈哈!(爱ai)你们哦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