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496章 夏侯挽挽之死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朝四周看了一圈,王妃姐姐不在观礼堂,温家人也不在,除了——

    温雅。

    因为是迎娶侧妃,所以礼仪略微有些简省,只简单地拜了天地,司仪便宣布将新娘送入洞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意地望了眼新娘的背影,正要收回视线,却见对面的温雅紧紧攥住绣帕,面色有些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像是,妒忌?

    她怔了怔,又望向站在她旁边的夏侯挽挽,夏侯挽挽正轻轻去拉她的衣袖,好似是在告诉她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前些时间才从宫里学完规矩回府小住,四月底才正式进宫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,温雅还是对楚随玉恋恋不忘,才会在他的婚礼上,露出这副要吃人的嫉妒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了笑,没在意她们。

    用过晚膳,王府后院搭了戏台子,府中侧妃邀请女眷们一同去看戏。

    楚随玉在前院陪男人们喝酒,喝到一半,一名小厮过来,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楚随玉便笑着朝众人拱了拱手:“本王有些私事要处理,一会儿就回来。叙之,你替本王招待宾客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便在众人的打趣声中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到内堂,只见温雅坐在灯下,哭得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他笑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温雅抬起红肿的双眼,语带幽怨:“王爷又娶了新人,可是忘了与我的约定?莫非王爷根本就不(爱ai)雅儿?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事?”楚随玉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拉过她的手轻轻揉弄,双眼更是含(情qing)脉脉,“本王迎娶安芊芊,不过是为了在府中大办酒席,如此,才有机会见到雅儿呀!”

    温雅一怔,满脸感动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……”楚随玉说着,低垂下眼睫,“皇兄对本王越发((逼))迫,本王处境艰难,此生,恐怕见不到雅儿几面了!”

    温雅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,只当他是真的悲伤,于是连忙道:“王爷,你不许说这样不祥的话!王爷需要雅儿帮你做些什么吗?雅儿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楚随玉犹豫半晌,缓缓抬起眼帘,直视温雅的双眼:“夏侯家效忠皇兄,若能离间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离间?”温雅好奇。

    “花园里有一座湖,雅儿将夏侯挽挽推进湖中淹死,想办法将此事嫁祸到沈妙言头上。皇兄不舍得伤害沈妙言,便无法给夏侯家一个交代。届时,夏侯家自然会怨恨上皇兄。”

    温雅一听,忍不住皱起眉头:“可我和挽挽是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楚随玉眼中掠过难以察觉的冷意,沉默半晌,像是无奈般叹息:“也是……本王舍不得让雅儿伤害你的朋友,此事,还是作罢好了。只是今后,本王若被皇兄流放或者斩首,雅儿独自在深宫中,可一定要保重。”

    温雅听他说了这样的话,哪里还敢拒绝,连忙反握住他的手开口道:“王爷放心,只要是为了王爷,就算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也会狠心下手的!”

    楚随玉轻轻吻了下她的唇瓣,她心中雀跃,连忙起(身shen)准备照楚随玉的话做。

    她走后,楚随玉脸上那股子温柔彻底消失不见,只余下唇角的冷讽微笑。

    王府后院,女眷们都聚在一处看戏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在其中,看了会儿戏,觉着无趣,便起(身shen)悄悄离席。

    此时夜色寒凉,素问给她拿来斗篷披上,两人不知不觉走到湖畔,湖畔边缘的红灯笼倒映在水中,和风在湖面漾开层层涟漪,远处对岸是重重叠叠的树林黑影,衬着红灯笼光,显得十分凄迷美艳。

    她走到水边,伸手拨弄了下水,那红灯笼的倒影便散开来,没过一会儿又渐渐合拢来形成新的倒影。

    素问朝四周张望,却瞧见正独自吹风漫步的温倾慕。

    她提醒道:“小姐,晋宁王妃来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偏头看去,只见温倾慕(身shen)着单薄的绯红色衣裙,(身shen)姿纤瘦高挑,长长的乌发只用一根红玉发簪挽起,昔(日ri)美艳端庄的面庞多了些憔悴,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王妃姐姐。”她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温倾慕看见她,不(禁jin)笑了笑,“可别再称呼我‘王妃姐姐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晋宁王狼心狗肺,你不做他的王妃也好。”沈妙言同仇敌忾,随她一道在湖畔边散步,“那我叫你温姐姐吧,倒是更亲切了呢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笑了笑,呼吸着夜间花园里的空气,心(情qing)舒服了不少,也有了与她说话的兴致:“妙言不喜欢看戏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,咿咿呀呀唱得全是我听不懂的!”沈妙言颇为直率。

    温倾慕被她逗笑,偏头看她:“你倒是率真,其他贵女,就算听不懂唱词,也不愿意承认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一名丫鬟匆匆过来,屈膝行了个礼,急切地开口道:“沈小姐,我们小姐在那边遇到了麻烦,请您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借着灯火的光,瞧见前来请人的是温雅的贴(身shen)丫鬟。

    她只当温雅真遇到麻烦,面色也冷凝了几分,“她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那丫鬟迟疑地望向温倾慕,小姐只说将沈妙言一个人带过去,可是大小姐也在这里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想起小姐说要马上将沈妙言带过去,不敢多言耽误时间,只得一边走一边道:“你们过去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婢女的背影,同温倾慕对视一眼,同时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并非晋宁王府的主人,即便温雅遇到麻烦,也不该向她求救。

    然而温倾慕到底担心自己这个(爱ai)得罪人的庶妹是不是真的遇到了麻烦,便还是抬步往那边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踌躇片刻,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湖畔边缘,温雅喘息得剧烈。

    她和(身shen)边的侍女一起,紧紧将夏侯挽挽按在湖水里,不让她浮上来喘气。

    因为紧张,她连声音都在发颤:“挽挽,你若进了(阴yin)曹地府,可千万别恨我!我、我也是迫不得已!你行行好,就当是为我的未来着想!你死了,王爷才能当皇上,我才能当皇后呀!”

    夏侯挽挽在水中挣扎得厉害,然而这边环境幽僻,根本无人注意到她即将被人淹死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见夏侯挽挽不再挣扎,温雅才松开手,恐惧地抹了把额头的细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猜猜楚随玉的计划会不会被温雅搞砸~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