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01章 庆幸她那一夜的良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摇首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尾巴便翘上了天,扳着手指头道:“所谓十大名点,指的是三丁包子、千层油糕、双麻酥饼、翡翠烧卖、干菜包、野鸭菜包、糯米烧卖、蟹黄蒸饺、车螯烧卖、鸡丝卷子。连这个都不知道,你们是不是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以团扇掩面,笑得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与楚云间对视一眼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奈与纵容。

    从京城到楚国大约要行十天半月的路,众人抄小路走,遇到站口盘查,伪装成随从的夏侯湛使了金子,只说自家公子往南边做生意,倒也没引来旁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而越往南边儿走,沈妙言就看到车帘外的景色越加萧条。

    她从书上读到过,南方多水田,景致非常怡人,应该是很富庶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所见之景,田地荒芜,房屋废弃,偶有携家带口的路人,尽都面色蜡黄,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掩上车帘,心中滋味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在京城时,她被四哥用锦衣玉食(娇jiao)养着,虽然也曾在树上读到过饥荒时百姓的惨状,可在书上读到的东西比起亲眼所见,完全是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拂衣给她装的点心盒子,竟不大吃得下去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和楚云间都注意到她的神色,可谁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黑暗与不公平,是长大时必须知道的。

    还有三四天的路程才到扬州,傍晚时分,车队在野外的湖岸边修整。

    湖对岸霞光极好,橘红色与紫色交相辉映,倒映在湖水上,灿烂非常。

    御膳房的厨子生火做饭,沈妙言啃了一天的干粮,饿得不行,眼巴巴盯着那瓦罐,只恨米饭不能快些熟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林子里出来,手中提着根长长的竹子,走近了,当着沈妙言的面,将竹子砍成一截一截的,又问夜凛拿了细刀钻孔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做什么呀?”沈妙言好奇。

    “做竹筒饭。”

    “竹筒饭?”沈妙言从未吃过这东西,觉着新奇,便看他亲手将淘好的米顺着小孔灌进竹筒中,又拿了细铁丝从两边儿孔中穿过,挂在火堆上方烤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“这个烤熟了,用刀劈开来,里面的米饭很香,妙妙该是(爱ai)吃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虽然仍旧面无表(情qing),可眼神却非常温柔。

    沈妙言(禁jin)不住坐得离他更近些,小脸上都是依赖,“四哥,你待我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,楚云间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那张雅致俊朗的面庞上盛着淡淡的笑意,可眼底却都是妒忌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如果献竹筒饭的人是他,沈妙言一定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甚至,还会怀疑他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一旁做管家打扮的李其不知从哪儿摘来一捧野杜鹃花,献宝似得抱着,试探着道:“公子,您把这个杜鹃花送给沈小姐,看看她接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接过那捧杜鹃,五月的野杜鹃开得红艳艳,叫人看了心(情qing)很好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沈妙言的背影,将花藏在背后,颇为纠结,拧巴着脸走过去: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和君天澜回过头,君天澜眼尖,一眼瞧见他藏在背后的花束。

    薄唇泛起一道冷笑,他回过头,继续翻烤竹筒饭。

    楚云间将那束花递给沈妙言: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没有姑娘不(爱ai)花的,沈妙言瞥了他一眼,接过杜鹃花,虽然心中喜欢,嘴上却免不了毒舌:“它们好好长在山里,你非要把它们摘下来!真是残忍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收回视线,继续嘴馋地盯着竹筒饭。

    楚云间献了花儿却只收到一句骂,心(情qing)不好,正要抬步离开,却听到君天澜开口:“妙妙,这杜鹃花是能吃的。你记着,五瓣的正红色杜鹃就能吃,但是白色和黄色的杜鹃含有毒素,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懂得真多!那我尝尝!”沈妙言声音清脆,摘了片嫩花瓣放进嘴里,品了品后笑道,“这花瓣尝起来酸酸甜甜,很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楚云间面色黑沉,合着花能吃,却不能摘是吧?

    他白了眼君天澜,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快要落山时,沈妙言跑进林子里小解。

    这附近暗卫都勘探过,比较安全,因此君天澜很放心地让她去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跑进林子里,望了眼帐篷方向,又看了看四周,生怕被人看见,想了想又跑远些。

    这里荒草丛生,那些杂草长得比人还高。

    沈妙言藏好了,小解完,系起裤带往回走,正想着先去湖边洗手,却不提防(身shen)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转过(身shen),草木摇曳,并不像有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皱起眉头,又朝前走了几步,一张大网忽然兜头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尖叫出声,还没来得及将网兜挣开,十几名大汉将她围住,见她浑(身shen)上下没什么珠宝首饰,顿时满脸失望:“咱们守了三天,好不容易抓了个人,(身shen)上却没值钱的东西!”

    另一人摩挲着下巴,满脸忧郁:“把她卖了吧,瞧着细皮嫩(肉rou),兴许能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正说着,沈妙言抬起头,怒声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!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蹲下来,仔细瞧了瞧,笑道:“这小娘子长得好,定能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正说着,便要动手将她打晕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道不好,这儿离帐篷还有些距离,若她被带走,四哥他们肯定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有所行动,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那首领抬头,挑眉道:“咋的,你对这小娘们儿有兴趣?”

    那大汉皱着眉,仔细看了看沈妙言,肌(肉rou)纵横的脸上忽然绽出朴实的笑意:“小姐,你那夜将我们从天牢里救出去的恩德,兄弟们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他一出声,这群人里的五六个便惊了惊,看清楚沈妙言的脸,顿时纷纷出声道谢,那大汉试图将沈妙言从网兜里放出来,为首的男人却不肯:“你们这群王八羔子,到老子的山头投靠老子,怎么,还想抢老子的猎物?!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这山匪原来是两拨人。

    这两拨人若是冲突起来,肯定会引来四哥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那位想帮她的大汉,忽然有些庆幸,她那一夜的良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感觉妙妙和四哥的甜蜜互动,只有心(情qing)好的时候才能写出来,哈哈。

    最近每天更得(挺ting)多,菜没有存稿处于(裸luo)更状态,从中午吃完饭到十一点半才写完一万字,然后花半个小时检查,时间好紧呀嘤嘤嘤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