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11章 何必自甘下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君天澜沐浴完,从屏风后走出来,沈妙言回过头,却见他仍旧穿着白(日ri)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蹙眉:“这么晚了,你要去那儿?”

    君天澜走到(床chuang)榻边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,便被这个男人抱到怀中,亲了亲她的面颊:“这寺庙有些诡异,我去探一探究竟,你乖乖待在禅房,不许乱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暗卫们都守在门外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不舍:“可我希望你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于她而言,一百个暗卫带给她的安全感,都抵不过一个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小脸,十分耐心:“妙妙,也许将来,我也不一定能够每时每刻都陪在你的(身shen)边。你可以依赖我,但也需要独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乐意,使劲儿地在他怀中蹭他,“你为什么不能每时每刻陪着我?你若是要上战场,带我一块儿就是了,我不会给你添乱的!我就想要跟你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嘉!”君天澜不悦地抬高音量,将八爪鱼般的小姑娘拎远些,“我有正事要做,你睡觉,不要闹。”

    见他的语调都冷凝起来,沈妙言不(情qing)不愿地钻进被窝,面朝内壁,只给他留了个冷硬纤细的后背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她没办法,摸了摸她的脑袋,起(身shen)从窗户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沈妙言坐起来,瞪了眼窗户,下(床chuang)拎过灯笼,便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夜凛和夜寒愣了愣,她提着灯笼便往外走,冷声道:“我要去散心!”

    两人连忙跟上,夜寒皱巴着娃娃脸:“我的小姑(奶nai)(奶nai),这可不是玩乐的地方,您若是出了事儿,属下十个脑袋也不够主子砍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哼了声,仍旧不管不顾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夜,寺庙内的屋宇大都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廊下驻足,远处的大雄宝(殿dian)仍旧灯火通明,在黑暗中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想起傍晚时分见过的那座金(身shen)大佛,琥珀色瞳眸掠过暗光,她抬步往大雄宝(殿dian)而去。

    捞月坊。

    云姬(身shen)着绯色繁艳长裙走出来,她知道上座的人是皇上,因此低垂眼帘,并不敢直视龙颜,只沉默地俯(身shen)行大礼。

    楚云间笑道:“到朕(身shen)边来。”

    云姬平静地起(身shen),缓步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楚云间握住她的手腕,直接将她拉到怀中,赞道:“好香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姬缓缓抬起眼帘,在接触到楚云间的面容时,眼底不(禁jin)掠过诧异。

    尚还未说话,楚云间的手指触到她的唇瓣上,仿佛无意般地揉弄:“你(身shen)上是什么香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话,民女(身shen)上熏的,是忘忧香。”

    “忘忧香?”楚云间凑近她的脖颈,似是忘(情qing)般得轻嗅,“朕还从未闻过这种香……令人通体舒畅,倒也担得起‘忘忧’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喜欢就好。”云姬仪态万千,声音轻柔似水。

    她在楚云间(身shen)边坐好,挽袖为他斟酒,却不自觉地望了眼旁边的江月楼。

    江月楼目不斜视,只笑着欣赏场中的歌舞。

    云姬收回目光,捧起金杯,呈到楚云间面前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,大厅中的寻欢作乐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楚云间摇着折扇,在江旬看来,完全是流连花丛的纨绔公子模样。

    他因此十分体谅地请楚云间就在捞月坊休息,也欣赏一番长河的夜景。

    楚云间含笑应下,江旬又加派人手保护捞月坊,这才带着随行官员离开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昨晚的绣房,云姬坐在(床chuang)上,一言不发地解开腰带,低垂着眼帘,将(身shen)上那盛大华丽的绯色长裙褪下。

    帐幔在夜风中摇曳,她一丝不挂地坐在(床chuang)上,抬起泛红的眼圈看向楚云间,他站在窗前,正注视着远处扬州城的(热re)闹,俨然对她毫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昨晚大厅中灯火黯淡,谁也没注意到这个男人的相貌。

    她也是因为离得近,再加上后来月光下的独处,才看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可那时她也只以为这男人不过是出(身shen)高贵些的公子罢了,谁能料到他竟是当今圣上!

    她瞳眸中盛着盈盈水光:“云姬出(身shen)低微,并不知如何侍奉皇上。昨夜云姬在琵琶曲上献丑了,但求皇上见谅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缓步走到圆形(床chuang)榻边,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伸出手,状似漫不经心地抚摸过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肩膀纤细洁白,在肩窝处,纹了一朵宝蓝色的昙花。

    神秘,魅惑。

    却又透出别样的火(热re)。

    他挑起云姬的下巴,细细端详这张清丽出尘的脸,雅致的脸上呈现出帝王的温柔:“你昨晚伺候得朕很舒服,可愿意随朕一起回京?”

    大约过去也曾有不少人提出带她离开,因此云姬几乎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:“云姬是扬州人,生在扬州,死也要在扬州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轻笑了声,靠坐到(床chuang)头,“说穿了,你这花魁,也不过是这捞月坊主人抛出来的噱头,只是比普通((妓ji)ji)/女昂贵些罢了,实质却没有任何区别。可这样的你,却连朕都敢拒绝……朕不得不怀疑,你留在这里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云姬静静注视着他,那张仙子般美丽的面容犹如笼了一层薄雾,变得凄迷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了金钱,还是为了权势?”楚云间忽然翻(身shen)将她压在(床chuang)上,始终含笑的雅致面庞在月色中透出淡漠与疏离,“亦或者,是为了复仇?”

    云姬静静注视着眼前放大的俊脸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昨夜你为朕弹奏《广陵散》,复仇之(情qing)昭然若揭。云姬,你委(身shen)于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,究竟是为了向谁复仇?说出那个名字,或许朕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形状完美的双眸盛着月光,楚云间的声音充满了(诱you)惑。

    云姬咬住唇瓣,良久后,将他推开,笑容不达眼底:“皇上在说什么,云姬听不懂。云姬只会侍奉男人,您若没这个心(情qing),可让门外那位夏侯将军进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一把擭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转头看他:“你便这般自甘下((贱jian)jian)?!”

    云姬同他对视,嫣红的唇瓣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:“下((贱jian)jian)久了,便成了习惯。皇上锦衣玉食,不会懂我们这些低((贱jian)jian)之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朕在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在害我们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