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13章 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正说着,一名暗卫匆匆奔进来,拱手道:“主子,不好了,咱们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驻守在山下的官吏,他们正朝这边过来!约莫有三四百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沈妙言打横抱起,大步走到宝(殿dian)外的屋檐下,面容冷肃,一(身shen)黑色锦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远处火光渐起,几百名官吏们手持火把,正迅速靠近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声:“杀出去!”

    他(身shen)后的数十名暗卫正要应是,褒衣博带的士子摇着白纸折扇,从黑暗中走来:“国师大人,在下知道一条荒僻小路,可通往山下。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季长青。

    扬州城的官吏们匆匆忙忙进了国安寺,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只余下满(殿dian)堆积成山的金银珠宝,在灯火中散发着绚烂而诡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扬州城,江府。

    江旬正要歇下,管家匆匆过来,在他(身shen)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他睡意全消,坐起(身shen)匆匆披了衣裳,“你把这个消息,赶紧去告诉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已经知道消息了。”江月楼擎着一盏烛火,清俊的面容在烛火与黑暗的映衬下显得颇有些(阴yin)暗。

    江旬皱眉:“君天澜发现了咱们的秘密,这可如何是好?!”

    “他发现什么了?”江月楼唇角勾起,“国安寺里的金银,与咱们有什么关系?捞月坊的勾当,与咱们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江旬怔了怔,瞬间明白他想做什么,却还是有些犹疑:“那小皇帝和君天澜都不简单,要不,按照你先前说的,直接……”

    江月楼冷笑,“父亲现在想到下杀手了?白(日ri)里,他们还在府中时,咱们只需在饮食中下毒就好。现在他们分散开来,再想下手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说着,冷眼瞥向江旬:“孩儿现在去捞月坊瞧瞧动静,若有必要,我会亲自弑君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江旬叠声说着,目送江月楼披着衣裳离开。

    捞月坊。

    云姬(身shen)着绯红色曳地华服,袖口与领口上皆都用金线绣了繁复昙花。

    她踩着木屐,双手交叠在(胸xiong)前,浑(身shen)的媚骨尽皆消失不见,只散发出端庄得体的闺阁小姐气息。

    烛火已经燃尽,她在月光中,走到楚云间面前,忽然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美丽的眉眼间都是忧伤,那一夜缓步在高台上的仙子已然成了凡人,两行清泪潸然而下,淌过白嫩的面颊、圆润的下巴,直直跌落进铺散在地的朱红色裙摆里。

    那么悲伤。

    楚云间眼眸眯起,正襟危坐:“你有何冤屈,只管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民女姓季,闺名一个云字。十二年前,扬州城的知府并非姓江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怔了怔,在来扬州前,他浏览过与扬州有关的卷宗。

    十二年前,扬州知府季贤贪污受贿,被下属江旬揭发。

    因金额过大,父皇判季贤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并非扬州人士,而是从外地调来任职的。他两袖清风,何来受贿一说?!分明是江旬有意陷害!可天子有眼无珠,未经调查,就判我父亲满门抄斩!”云姬哭得痛彻心扉,“管家有一子一女,与我姐弟年纪相仿,便用他们的命,替了我们姐弟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姐弟在市井间挣扎长大,为活命,为报仇,我从清清白白的官家小姐,沦落在这风尘之地!我弟弟饱读诗书,一心求取功名,以期将来能够为父亲翻案,可扬州官僚沆瀣一气,我弟弟没有背景,根本就踏不进那道朱门!”

    她喘息着,眼眸中都是讽刺:“什么捞月坊,不过是江月楼耍的把戏!坊中香料用的是忘忧香,这香乃是能令人上瘾的,如此才能使来往客商不停地将金银珠宝捧来献上!而酒水之中,也投放了令人神志昏迷的药,再无趣的表演,在他们看来,也会觉得有趣!若是有见多识广的客人发现这些秘密,那么他的尸体就会出现在长河上。皇上,那夜您看不到吗?客人们的笑容如同木偶,哪里是真的高兴!”

    见楚云间面无表(情qing),她冷笑了声:“捞月坊收敛的金银财宝,一小部分被江旬拿走挥霍,其余皆都被运进国安寺中,也不知是要做什么!被江氏父子统治的扬州城,是吃人的扬州城!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,不管皇上信不信!”

    楚云间凝视她良久,缓缓下了(床chuang),亲自将她扶起来,“朕知道了。朕会细细查明,绝不放过一个贪官,也不会让忠臣在九泉之下不得瞑目。”

    云姬含泪谢过他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嘈杂声。

    楚云间抬眸瞥向窗外,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岸逐渐多起来的火把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意识到,危险正在靠近。

    他从袖袋里取出一方月白锦帕,亲自为云姬擦拭掉眼泪,声音平静:“我会还你父亲和你们姐弟公道。”

    云姬对上他那双温润似水的双眸,心跳莫名加速,连忙垂眸屈膝:“多谢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喊杀声起。

    一名粗犷的大汉手持火把站在岸上,冷声道:“捞月坊里的男人假冒皇帝,蒙骗咱们知府大人,幸得徐通判发现端倪,此人罪当问斩!来人,给我搜船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夏侯铭立即撞开门奔进来:“皇上?!”

    楚云间双眸危险地眯起: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“楼下危险!”云姬连忙拦住二人,咬了咬朱唇,轻声道,“皇上若信我,可以走窗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拉过楚云间的手腕,带他奔到窗前,只见一根朱红绳索从窗台垂下,一直落进河水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、将军,顺着这根绳子悄悄滑进河里,莫要弄出声响。天黑得厉害,他们发现不了!”

    夏侯铭迟疑地盯着她,楚云间却十分信任云姬,对他道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夏侯铭立即应是,顺着绳索慢慢滑下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反握住云姬的手,雅致俊朗的面庞在月光下显得柔(情qing)似水:“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外面楼梯上就响起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云姬焦急地望了眼门外,将楚云间推到窗前,笑容虚弱却清丽出尘:“皇上您先下去,民女会跟上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不疑有他,一跃而出,左手握住绳索,迅速滑进水中。

    刚进水里,就瞧见云姬拿剪刀剪断了绳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