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18章 四哥,我错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沈妙言拣了个人少的角落,在地面铺开软毯躺上去,又从谢陶包袱里取出一张薄毯盖住两人。

    外面喧嚣声不断传来,谢陶侧(身shen)转向她:“妙妙,我好像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沈妙言坐起来,“要不咱们别睡了,等烧过头香回家再睡吧?”

    “好!”谢陶也爬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无事可做,便只吃吃喝喝,专心等子时到来。

    二郎神保观外的灯火与吆喝声、欢呼声经久不绝,两人吃着吃着,便打起盹儿来,终于扛不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临近子时,神保观中更加嘈杂,所有人都往香炉旁挤,不知谁踩了沈妙言一脚,她睁开眼,听见外面的打更声,连忙揉着惺忪睡眼,去推谢陶:“阿陶,起来烧香了!”

    谢陶睁开眼,瞧见那么多人,赶紧爬起来:“妙妙,人好多啊,咱们能抢到头香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拉着她,抄起早已准备的香,朝香炉旁挤:“肯定能抢到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抢头香,她们俩人小,沈妙言手劲儿又大,轻而易举便奔到香炉旁,分了几炷香给谢陶:“快!”

    此时第一炉香还有位置,两人同时将香炷插进去,匆匆许了愿,便被人挤了出去。

    神保观中的人越来越多,沈妙言拉着谢陶挤到外面,呼吸着瞬间清新的空气,长长松了口气:“阿陶,你许的是什么愿啊?”

    谢陶笑得有些腼腆,“我告诉二郎真君,我想要嫁给钦原哥哥,也希望妙妙也能够嫁给国师,咱们都过能得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住她,笑嘻嘻的:“你对我真好!”

    “那妙妙呢?妙妙许的是什么愿望?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夜市的灯火下,一张小脸闪烁着绚烂的光芒:“希望天下再无战争、再无杀戮,希望四哥能坐上那个至高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见谢陶满脸懵懂,不(禁jin)笑道:“我有些困了,咱们回去睡觉吧?”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,两人没走上几步,就瞧见震耳(欲yu)聋的喝彩声传来。

    两人顺着声音看去,只见不远处竖着两个高竿,一根横木列于其上,有两名男子装扮成鬼神模样,口吐烟火,看起来危险又恐怖,引来底下百姓们的阵阵叫好。

    她仰头静静看着那些鲜艳的火焰,又望向四周围观的百姓,那些幸福的面庞在灯火下逐渐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这样的夜晚如斯美好,这本就是楚国的太平盛世。

    可太平盛世向来不会持续很久,当盛世过后,这样(热re)闹幸福的景况,又该等到几时才会出现?

    这些鲜活的人,会死在盛世之中吗?

    那些奔跑的可(爱ai)孩童,能活着看到下一个盛世吗?

    本来雀跃的心无端变得悲凉,她正要抬脚离去,视线忽然顿住,不远处,夏侯铭和沈枫正相依偎着。

    沈枫也看到了她,朝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不出她这笑容里包含的喜怒哀乐,便面无表(情qing)地同谢陶离开。

    她与沈枫的恩恩怨怨如今是算不清楚的,所以只要沈枫不招惹她,她也不会对她如何。

    她和谢陶走后,有玩杂耍的七八个孩童围住沈枫与夏侯铭,皆都打扮成阎罗小鬼的模样,朝四周喷火,隔开了其他人群的视线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丢给沈枫一个纸团,沈枫以为是这些小孩子们的杂技,便含笑打开来,却见里面字迹力透纸背:“与本郡王合作,本郡王为你们除去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楚国只有一个郡王——

    远在长州的楚随玉。

    沈枫抬眸望向夏侯铭,就在她抬头的瞬间,手中纸团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她连忙丢了纸,四周那些孩子也都跑散开,很快在夜色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注视着地面的一滩灰烬,唇角的笑容透出无奈:“夫君,咱们不去找麻烦,可麻烦却总会找上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铭望了眼沈妙言离开的方向,瞳眸复杂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回到国师府,使劲儿敲门,守门的小厮打开一条门缝,满面为难:“小姐,主子吩咐,不准放您今晚进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今晚自己和谢陶跑去城西,都没跟君天澜打招呼,不(禁jin)有些汗颜,连忙按住门缝,笑道:“我已经知道错啦,我进去认个错,你家主子不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说着,趁那小厮还在为难间,挤进门缝,一溜烟奔向衡芜院。

    然而刚踏进衡芜院,她便察觉到四周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庭院里,素问和夜寒并肩跪着。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等人站在屋檐下,满脸焦急。

    拂衣抬头看见沈妙言回来,连忙走过去,“小姐你可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沈妙言望着素问和夜寒,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拂衣回头看了眼两人,有些难以启齿,便只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,瞧见那两人都低着头,衣衫还有些不整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灯笼光虽弱,却也足以能让沈妙言看清楚素问白皙脖颈上的红痕。

    而素问还在低声啜泣。

    她默默站了会儿,抬步进了寝屋。

    左转拐进书房,(身shen)着素白麻纱锦袍的高大男人,正坐在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“四哥。”她脆生生唤了一声,

    “还知道回来?可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君天澜连头都不抬,声音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最近过得安生了,便以为京城中也没有危险了吗?

    “四哥,我错了,我应该提前和你说一声,再去城西上香的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语带撒(娇jiao),刚朝前走了几步,就被男人嫌弃地呵斥:“不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,我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沈妙言捏着裙摆,将这一声唤得百转千回,叫人听着骨头都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书,冷峻精致的面庞看起来有些(阴yin)沉,只静静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扑过去抱住他,却被他用手推开:“你如今已经十五岁,内院的事,也该学着处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外面跪着的素问和夜寒,晓得君天澜接下来要说的事大约和他们有关,于是睁着天真又妩媚的圆眼睛,点头如捣蒜:“四哥放心,我的临水阁我会管好。我的侍女若是犯了错,我也会亲自惩罚,不劳四哥动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灯火下,闻言,凤眸幽深了些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好腹黑的心思,三言两语,就想让把素问救回去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