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23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他知道摘星楼是楚云间送给小丫头的礼物,第一座被烧了,他忙不迭又建了一座,可见,他对小丫头的心思还在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(身shen)边满脸欢喜的小姑娘,走了一路,便暗搓搓地吃了一路的醋。

    摘星楼大厅修建得金碧辉煌,群臣差不多都到齐了,君天澜与沈妙言刚落座,韩叙之就捧着个檀木雕刻得摩喝乐佛像过来,笑道:“妙言妹妹,这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道了句谢谢,韩叙之还想多说两句,被君天澜冰冷的视线盯着,只得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楚云间来到大厅,(身shen)边陪着的是韩妃。

    韩妃便是韩叙之的姐姐,过去的颖贵人。

    如今后宫空虚,韩家在前朝得势,她的地位便跟着水涨船高,这才封了妃位。

    楚云间举杯祝福楚国风调雨顺后,便笑道:“歌舞无趣,七夕夜里该是由女子们赛巧的。不如请诸位大臣家的小姐表演些节目?正好七夕,咱们也能欣赏欣赏哪家的小姐才能称得上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向沈妙言,沈妙言连忙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她琴棋书画都不擅长,没什么好表演的。

    几位尚书家的小姐落落大方地表演过,楚云间笑吟吟将目光投向沈妙言,声音温润:“妙妙可要表演些节目?唱歌跳舞,琴棋书画,都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沈妙言沉声。

    楚云间难得有跟她说话的机会,今夜又是七夕,哪里肯轻易放过她:“那便为我们吟一首诗词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口酸梅汁,抬眸看他,他(身shen)着明黄色龙袍,坐在高高的龙椅上,灯火下的俊朗容颜,虽是笑着的,可眼底流露出的神(情qing)却十分孤独。

    他并不快乐。

    她内心莫名难受,于是慢吞吞站起(身shen),偏头望了眼(殿dian)外不见尽头的金色灯火与往来穿梭的宫娥们,一本正经地开口道: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
    她吟诵完,(殿dian)中便传来哄笑声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抬头望向楚云间,他也在笑:“沈丫头,这首《青玉案》,咏的是元夕佳节,并非七夕。”

    (殿dian)中哄笑声更盛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红得厉害,想着补救一下,连忙道:“我还有一首,还有一首!别笑!”

    (殿dian)中逐渐安静下来,君天澜抬眸望着(身shen)边的姑娘,她喝了口茶,认真地吟诵出声:“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越悠扬,许是含了些微妙的感(情qing),吟诵起来,十分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楚云间端着杯盏,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,似是要将她在灯下吟诗的模样深深烙印进心底最深处。

    沈枫默默望了眼楚云间,偏头看向夏侯铭,对方眼睛里满是挣扎。

    “夫君,他(爱ai)她,所以会护着她,一直护着她。”她声音极轻。

    夏侯铭垂下眼帘,他并未忘记,他的二弟,死于沈妙言之手。

    只要皇上在,他就永远不能报仇。

    沈枫轻轻握住他的手,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……临别殷勤重寄词,词中有誓两心知。七月七(日ri)长生(殿dian),夜半无人私语时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吟完这首长诗,圆眼睛里透出湿润。

    楚云间把玩着腕上的菩提手串,凝视着那个清丽稚嫩的少女,呢喃出声: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,无绝期……沈丫头,为何要吟《长恨歌》?”

    “这长诗写的是皇帝与妃子的(爱ai)(情qing),可妃子与皇帝最终(阴yin)阳两隔,那妃子即便化为太真仙子,也仍然不忘与皇帝的绵绵(情qing)意。当初读到,甚是感动,就背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诗是好诗,可有(情qing)人最终(阴yin)阳两隔,实在太过悲伤。今夜七夕,该挑些吉利的诗词。”楚云间说着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然而这首长诗到底让(殿dian)中气氛低落了些,人人感喟伤怀,最后只得提前结束了七夕宫宴。

    楚云间独自登上摘星楼,俯视着京城里的万千灯火,心中始终萦绕着沈妙言清越忧伤的语调,(禁jin)不住跟着念诵:“七月七(日ri)长生(殿dian),夜半无人私语时……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

    他把玩着手中的菩提手串,觉远大师让他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将手串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他凝视那些圆润灵巧的菩提珠,这手串中,究竟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而沈妙言与君天澜回到国师府,嚷嚷着疲累,直奔临水阁,收拾了衣物就去了华容池。

    华容池的温泉可解全(身shen)疲乏,她泡在里面甚是舒服,玩了会儿水,手中的香膏却掉进了水下,她连忙憋了口气,潜进水里去捞。

    君天澜稍后到了华容池,没注意放在树下的衣篮子,脱掉衣裳丢在岸边的软榻上,便跳下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水底找了好一会儿,终于找到香膏,刚捡起来,就听到噗通水声。

    她一惊,连忙抬头看去,水底隐隐约约的光线中,男人的躯体健硕修长,肌理分明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她又看了看自己一丝/不挂的(身shen)体,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君天澜跳下水没多久,就发现不远处的水面在冒泡泡。

    剑眉一蹙,他冷声道:“沈嘉,出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水底憋得吃不消,紧忙钻出水面,一边拿手背擦眼睛里的水,一边摸索着准备上岸:“那什么,你继续洗,我等你洗完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摸着摸着,却摸到一个坚实温暖的(胸xiong)膛。

    君天澜皱着眉头,看见那女孩儿朝后面退了退,大约是眼睛里进了水睁不开,继续在那里摸索。

    他看着都替她累,于是游到她(身shen)边,将她揽在怀中,正想带她到岸边,拿帕子给她擦眼睛,可是看着她在他怀中乱摸的小模样,突然起了坏心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感觉每天写八千字,写作心态最好,而且有充足的时间查资料,哈哈。

    《青玉案·元夕》是辛弃疾作的。《长恨歌》是白居易作的,写的是唐明皇与杨贵妃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