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34章 她的胸口……鼓鼓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拂衣、添香和其他小丫鬟们也挤在廊下,瞧得出主子今(日ri)心(情qing)好,所以人人都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此时细雪纷纷,放眼望去,天地皆为纯白,庭院角落的几棵松柏依旧长青,地面却已落了层积雪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黑色暗金竹叶纹锦袍的男人手持长剑,长(身shen)玉立。

    夜凛和夜寒等人围在他四周,见他抬手示意一起上,便一同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,沈妙言兴奋地张大眼睛,只见君天澜拔地而起,剑光与雪光相映成辉,照亮了那人素来寒凉冷峻的眉眼。

    他的(身shen)形在暗卫中穿行,冷若冰霜的语气透出淡淡的不悦:“夜寒,动作太慢了!”

    “剑要拿稳!”

    “战斗之中最忌分神!”

    等他一一指出那十几个暗卫的错处,黑色残影在檐下立定,优雅地转(身shen)望向倒在地面哼哼唧唧的暗卫们,“罚挥剑五百下!”

    暗卫们爬起来应是,知晓这已是最轻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刚刚舞过剑,浑(身shen)都(热re)了起来,他摸了摸沈妙言的脸蛋,凤眸深邃:“怎的这样凉?”

    “风吹的!”沈妙言仰头对上他的视线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落在她嫩嫩的粉腮上,脑海中莫名浮现出楚云间摸她脸的(情qing)景,下意识地伸出手,碰了碰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庭院里的暗卫们便都嬉笑出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意识到他们在笑什么,顿时脸红得厉害,直往君天澜袍子后面躲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瞥了眼这群人,他们连忙敛了笑,故作认真地挥起剑来。

    他牵过沈妙言的小手,沿着长廊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众人都轻松起来,添香一把搂住素问,笑嘻嘻道:“你瞧,夜寒挥得多好!”

    素问低着头推开她,匆匆跑了。

    添香挑眉,“这丫头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拂衣微笑摇首。

    在暗卫们中间挥剑的夜寒眼角余光悄悄瞥了眼素问跑走的方向,很快垂下眉眼,继续认真地舞剑。

    温暖的书房里,君天澜端坐在软榻上看书,沈妙言隔着矮几盘膝而坐,看了会儿医书,便忍不住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她坐了会儿,觉得腰酸背痛,便趴在矮几上看书。

    可是书没看进去,倒是注意到这矮几换了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梨花木,疑惑道:“四哥,以前你的矮几不是紫檀木的吗?怎的换了?我觉着那个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书页,眼眨也不眨:“紫檀木的被刮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暗自寻思什么东西能把坚硬如铁的檀木给刮坏,四哥是用刀子在上面划吗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目光落在男人的袍摆上,顺着袍摆往上看,就瞧见君天澜精致美好的侧颜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这男人无论坐多久,脊背依旧笔直,坐姿非常的好看威严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自己,感觉自己就跟软脚虾似的。

    她将书本丢到旁边,越过矮几爬到君天澜大腿上,琥珀色瞳眸里含着点点孺慕,(娇jiao)声唤他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对怀中温软的(娇jiao)躯视而不见,只依旧盯着书页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泄气,这男人吧,虽说坐怀不乱是好事,可也不能对谁都坐怀不乱啊!

    好像她一点魅力都没有似的!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忍不住瞪他,使劲儿瞪他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见男人仍旧一点表(情qing)都没有,沈妙言泄气,双手环住他的脖颈:“四哥,你陪我说说话儿吧。”

    越长大,她(性xing)子就越野。

    在国师府待了这么多年,府中的景致都看厌了。

    京城里也是逛了一遍又一遍,没什么新鲜感了。

    她又不能整(日ri)里出门去寻安姐姐和阿陶玩,闷在临水阁,没人同她说悄悄话,她简直要闷坏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副委屈的小模样在君天澜看来,觉得她就是闲的。

    “若是无事可做,我给你布置些功课。”男人声音低沉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都快过年了,谁愿意做功课!”沈妙言不悦,又朝他贴近些,仰起一张艳若桃李的脸,双眼亮晶晶的,“要不,四哥你亲亲我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这丫头越发没羞没臊。

    他正要起(身shen)离开,却察觉到抵着自己(胸xiong)口的一团柔软。

    眸光微垂,女孩儿尽管穿着厚厚的夹袄,可是那(胸xiong)……

    鼓鼓的。

    男人喉头莫名滚动了下,沈妙言丝毫没有察觉,只歪着脑袋瞅他:“四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推到旁边,仍旧拿起那书翻看:“若再学不会矜持,我请宫里的教习嬷嬷回来教你。”

    他打听过了,京城里的世家小姐都有教习嬷嬷,就他家这位没有。

    “别!”沈妙言连忙摆手,瞪大眼睛,完全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“我小时候在府里,跟着嬷嬷们学过!她们夸我天资聪颖,所以不需要再学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她,沈府请的夫子都教不好她,嬷嬷们能教好她?

    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抖了抖书卷,凤眸中都是思量,若她现在不肯学,大婚前也总要学的。

    罢了,等回了镐京,他再请嬷嬷教她就是,到时候连大婚的规矩一块儿学了。

    想起大婚,他便又想起定亲的事。

    顾明说府中一切顺遂,又拿了他们的跟帖去请大师占卜吉凶,说这女孩儿有旺夫相,将来定是大吉大利。

    他斜了眼沈妙言,小姑娘正越过他的(身shen)子,费劲儿地够矮几上那碟点心。

    她的脸白嫩可(爱ai),他看不出有旺夫的模样,倒是觉着她又胖了些。

    他将点心递给她,小丫头惊喜地捧住,乐滋滋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望了会儿她的吃相,便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窗外大雪犹盛。

    屋中暖暖和和的,龙涎香的冷甜气息十分好闻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累了,依偎在君天澜的宽肩上,看了看他手中的兵书,又歪过头瞅了瞅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希望,这样静谧的时光长一点,再长一点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十二月底,除夕在即,京城里家家户户都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皇宫中同样张灯结彩,摘星楼更是布置得格外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楚云间坐在乾和宫的书房中批折子,批了几本,心思有些涣散,便起(身shen)走到书房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