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36章 并非吉祥的颜色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不知行了多久,马车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隐隐有丝竹管弦声传来,沈妙言从车窗里探出脑袋,看见他们已经到了承庆(殿dian)外,一排排大红宫灯高挂在檐下,在夜色中散发出一团团朦胧红光。

    君天澜下了马车,抖了抖黑色绣暗金兰叶纹锦袍,将手伸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拎着繁重的裙摆,一手轻轻搭在他的掌心,慢慢下车。

    她仰头望着摇曳的灯笼,灯笼光将(殿dian)顶的落雪也映照成血红。

    那并非吉祥的颜色。

    而远处天际,黑得纯粹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间,君天澜握住她柔软温(热re)的小手,抬步上了面前的汉白玉台阶。

    刚跨进大(殿dian)门槛,一股(春chun)(日ri)般的温暖(热re)气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群臣携带家眷,把酒言欢,看上去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大(殿dian)角落,那里还栽着几盆漂亮的牡丹,碗口大的牡丹花在冬夜里怒放,赵粉魏紫相映成辉,为这除夕夜平添了几分婉约。

    楚云间坐在龙座上,唇角噙着淡笑,正同旁边的韩妃说话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见沈妙言走进来,那双润黑瞳眸里的笑容不(禁jin)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他没再同韩妃说话,目光直直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毫不掩饰对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她今(日ri)穿着石榴红的夹袄,夹袄上的一圈白狐狸毛衬托得她小脸圆润白嫩,琥珀色双眸流转间,都是独属于小姑娘的天真媚态。

    他不仅暗自捻了捻手指,他还记得那(日ri)沈国公府前,轻轻触摸她面颊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很滑很腻,很柔软……

    叫人想要,再碰一碰,再捏一捏。

    可她到底不是他的女孩儿了。

    群臣一同对楚云间行了大礼,楚云间随意说了些吉祥话儿,便示意宴会开始。

    丝竹管弦声重新弹奏起来,美丽的舞姬(身shen)着大红大金的衣裳,如云朵般轻盈地飘进(殿dian)中,折腰而舞。

    宫女们端来各式各样的佳肴,虽然皇宫里的食物美味,可这样隆重的夜宴,碟碗里的食物看着漂亮,实际上却还不够沈妙言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暗道幸亏自己中午吃得多,正庆幸间,就看到一名宫女捧着好大一盘红烧(肉rou),放到君天澜面前的席位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喜地睁大眼睛,想起什么,悄悄望向其他人的桌案,他们面前都没有红烧(肉rou)。

    她又悄眼去看楚云间,他那张明黄色的龙案上,同样没有。

    莫非是特地做给她吃的?

    想着,眸光上移,就瞧见楚云间含笑朝她举杯。

    她连忙垂下眼帘,过了会儿,再去看,那人依旧笑吟吟望着她,保持着举杯的姿势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在看她,眸光有些冷。

    她并未察觉到君天澜的异样,只端起自己的杯盏,马马虎虎地同楚云间隔空敬酒,旋即低头,小小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楚云间双眸弯成漂亮的弧度,仰头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温暖,沈妙言喝了酒,觉得面颊有些烫,忍不住道:“四哥,你看我脸红不红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瞥了她一眼,不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,于是(娇jiao)气地晃了晃他的胳膊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只觉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实在可气。

    于是他当着(殿dian)中群臣与楚云间的面,故意掐了掐她水嫩的脸蛋,声音不低不高:“不许看别的男人,看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霸道而宠溺,年轻的贵公子们碍于君天澜的权势不敢起哄,却忍不住低声轻笑。

    楚云间唇角亦是含着一缕浅笑,选择了放手,在看见她被那人如此宠(爱ai)时,竟也觉得欣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本就红彤彤的面颊完全成了酡红,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听了这人霸道的(情qing)话,连眼角都绯红一片,她坐在灯光下,像枝头含羞带怯的桃花,比那美酒还要醉人。

    酒过半酣,(殿dian)中越发温暖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闷,对君天澜道:“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她起(身shen)离席,阿沁立即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承庆(殿dian),沈妙言大口大口呼吸清新空气,这空气中还隐隐掺着梅花和白雪的香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阿沁望着不远处的摘星楼,好奇道:“小姐,您去过那座高楼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,摘星楼直入云霄,此时灯火通明,像是一座从凡间通往仙境的宝塔。

    那檐角的红灯笼在细细的落雪中显得朦胧起来,更加美如梦幻。

    她沉默片刻,笑道:“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站在顶层,是不是能看到整座京城?”阿沁语带羡慕,朝掌心呼出团白气,温婉的脸上满是向往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她一眼,将她瞳眸里的渴望看在眼底,她想起阿沁过去很关心自己,而自己却从不曾给过她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她执起阿沁的手,笑嘻嘻的:“你想上去看一看吗?我上次都没能仔细观赏京城夜景,不如咱们现在一块儿去?”

    阿沁惊喜地睁大眼睛,旋即又蹙眉:“可这里是皇宫,奴婢怕小姐惹麻烦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沈妙言望着那座辉煌灿烂的摘星楼,自己也起了玩心,便拉着阿沁朝那边奔去。

    以前楚云间吩咐过宫中守卫,她可以随便去哪里都不会被拦,也不知现在还行不行……

    承庆(殿dian)。

    楚云间喝了杯酒,环视(殿dian)下,却不见楚随玉,韩叙之和夏侯铭也不在。

    他默了默,正要派人去找,一名小太监小心翼翼靠过来,细声道:“皇上,沈小姐去了摘星楼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那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知,许是为了赏景!”

    楚云间瞥了眼(殿dian)下的君天澜,见他正和韩棠之说话,便以更衣之名,起(身shen)离席。

    承庆(殿dian)内依旧温暖如(春chun),众人赏着歌舞,觥筹交错,满脸醺醉。

    楚云间走后,君天澜扫了眼(殿dian)中,沉默半晌,放下手中杯盏,起(身shen)离席。

    此时京城东门,城楼之上,(身shen)着厚厚铠甲的男人手持长刀,如一尊雕塑般守在城墙后。

    楼下响起马蹄声,韩叙之勒住缰绳,(身shen)上还穿着刚刚宫宴时穿的锦衣华服。

    两名小卒立即对他恭敬弯腰:“相爷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