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38章 云妙番外:梦里不知身是客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除夕夜,总是一年中最(热re)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年皇宫夜宴,正逢落雪时节,小孩子们不喜待在(殿dian)内受拘束,皇上便笑着让他们出去玩儿。

    小妙言不过六岁年纪,胖嘟嘟的,两手抓着糖果,也想出去耍一耍,高高兴兴地跟着堂姐们往(殿dian)外跑,不防小孩子多,两位堂姐又跑得快,她竟独自一人落了单。

    六岁的孩子第一次进宫,尚没有见过世面,兜兜转转间,只觉这皇宫大得离谱。

    正委屈着穿过一条寂静长廊,却瞧见前方灯笼的光影里,负手立了个(身shen)姿清瘦的少年郎,侧颜俊朗清秀,正注视着倒映在水里的朦胧光晕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靠过去,望了眼这人腰间系着的嵌玉腰带,料想大约是不能得罪的贵人,于是十分乖巧地福下(身shen),声音软糯:“给贵人请安!”

    出门前娘说了,凡是遇见贵人,都要道一声请安。

    少年郎偏过头,这小姑娘头顶扎两个团子,穿着大红夹袄,因为低着头的缘故看不见她的脸,两只白胖的小手交叠在腰间,整个人圆圆滚滚,讨喜得很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(情qing),收回视线,继续盯着水面。

    小妙言在那里屈膝行礼,半天不见人叫自己起来,一时支撑不住,跌坐在地,觉得委屈,哇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少年再度将视线投过来,眼底(阴yin)郁,整个人(阴yin)冷可怕。

    小妙言擦擦眼泪,怯怯望着他:“你,你为什么不笑?”

    “人生悲苦,有何可笑?”少年声音如同北风般冷漠。

    小妙言爬起来,颤颤走到他(身shen)边,歪头瞅了他一会儿,忽然拉起他的手,将自己的糖果放到他的掌心:“大哥哥,娘说除夕夜是团圆的(日ri)子,要笑一笑,来年才会有福气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低头看她,她仍旧有些怕他,往后瑟缩了下,却没有躲开那注冰凉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笑一个我看看。”少年淡淡道。

    于是小妙言咧开嘴,笑了。

    她正在换门牙,这么一笑,嘴巴便漏了风。

    傻兮兮的。

    少年一时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小妙言眨巴着圆眼睛:“大哥哥,你笑起来真好看……娘说,经常笑的人,会有好福气呢!”

    那一夜,少年郎没有记住这小姑娘的名字,却记住了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经常笑的人,会有好福气。

    以致今后的许多岁月里,即便困难重重,他也仍旧保持微笑。

    四月(春chun)夏之交,楚国京城气序清和。

    榴花院落,细柳庭轩,求友之莺,引雏之燕,正是园子里最(热re)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国公府,年仅十岁的小小姐(身shen)着粉底绣石榴花缎裙,在一棵大榕树下,正同侍女们玩摸瞎子的游戏。

    轮到她当瞎子,侍女给她眼睛蒙上缎带,便嘻嘻哈哈散开了去。

    妙言数了几个数,大叫一声“不许动”,便在黑暗中摸索开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(身shen)着月白锦袍的年轻贵公子在小厮的带领下,正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那小厮远远看见自家小姐同丫鬟们嘻嘻哈哈不成体统,顿时满头大汗,正想带未来姑爷绕道走,谁知未来姑爷却含笑走过去,好巧不巧,站在他家小姐面前。

    妙言摸呀摸,摸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惊喜不已,再往上摸,摸到一条冰凉的玉质腰带。

    府里的丫鬟,可没有这东西。

    她正苦思冥想这人是谁,那小厮竖起一只手挡在嘴边,压低声音:“小姐,三(殿dian)下来了!”

    妙言慌得厉害,噗通一声跪了下去:“三(殿dian)下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不动声色地打量她,这小姑娘(爱ai)美得很,鬓角还插着朵碗口大的赵粉牡丹。

    而那张小脸白白嫩嫩,红润润的小嘴不自觉地翘起,像是在笑。

    隔着缎带,他看不见她的眼睛,见她浑(身shen)轻颤怕得厉害,便含笑抬步离开:“小姐很可(爱ai)。”

    小厮挠挠头,也不知这是夸奖还是讽刺,连忙抬步跟上。

    妙言等他走了,长长松了口气,摘掉眼睛上的缎带坐在草地上,悄悄望着楚云间的背影,只觉他(身shen)形(挺ting)拔如竹,(身shen)上有一种别样的贵气。

    她的脸蛋红彤彤的,娘亲说了,等她长大,是要给三(殿dian)下做皇子妃的……

    小侍女们簇拥上来,见人都走远了,自家小姐还在呆呆地看,不(禁jin)纷纷捂嘴轻笑。

    妙言回过神,又羞又臊,红着脸去推她们。

    妙言十二岁那年,楚云间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沈国公府一门显贵,圣旨下达,无数金珠宝贝被送进府,封国公府小姐沈妙言为后,只等及笄以后帝后大婚。

    沈妙言像其他待嫁少女那般,每(日ri)躲在深闺,为自己绣嫁衣,绣洞房时要用的龙凤双枕,绣未来夫君睡觉时穿的中衣。

    (日ri)子那么宁静,那么甜蜜……

    四月初八浴佛节,她跟着娘亲去承恩寺,趁着娘亲去上香,独自一人跑到种满石榴树的院落里,仰头望了会儿火红的榴花,忍不住顽劣地爬上去,想摘几朵回去做荷包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月白锦袍的贵公子摇着折扇,打树下走过,听见上方窸窸窣窣的动静,微微抬头,就瞧见藏在粉裙底下的一双粉蓝绣花鞋,鞋尖上还绣着含苞待放的莲花苞。

    俊俏的眉梢眼角含着几许风流倜傥的笑,他的视线继续上移,就瞧见躲在榴花后面,怯生生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生得白嫩可(爱ai),一双琥珀色圆眼睛透着害怕,叫人忍不住想将她抱在怀里,好生安哄。

    许是被惊吓到,小姑娘没踩稳树干,惊叫一声从天而降,一只手中还牢牢抓着几朵花儿,嫩生生的小包子脸上,全是惊慌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他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满院的石榴花,在暮(春chun)的风中开得(热re)烈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了满怀,她的(身shen)子又软又香,脸蛋红扑扑的,叫他想要好好捏一捏。

    妙言十五岁那年,帝后大婚。

    新房中的龙凤双烛静静燃烧,喜(床chuang)上凤冠霞帔的少女,盖头下的脸蛋早已晕染开任何胭脂都难以比拟的绯红,犹如莲花不胜凉风的(娇jiao)羞。

    楚云间(身shen)着喜袍,丰神俊秀。

    他将独属于他的小姑娘拥进怀中,一生疼(爱ai)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摘星楼还在不停地爆炸。

    年轻的皇帝闭着双眼,犹如折翼的白蝶,从高空坠进金色火海,雅致的面庞上,仍噙着几缕温柔似水的微笑,仿佛正在与心(爱ai)的女子共度一生。

    掌心的菩提手串断了,菩提珠子四散跌落。

    他彻底被火焰吞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