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39章 谁与谁的生命,曾这般纠缠不清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摘星楼外。

    李其望着君天澜和沈妙言平安坠地,皱起眉头,眼巴巴地望向火海,整座摘星楼都在燃烧,而他的主子,到现在还没有出来……

    (禁jin)卫军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涌来,李其紧紧握住拂尘,老眼中流下浑浊的泪:“主子,从您小时候起,老奴就伺候在您(身shen)边儿。您孤单了一辈子,这一次,老奴随您一道去了吧,黄泉路上也能再伺候您!”

    说罢,运起内力,挣开拦住他的几个小太监,一头扎进了火海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君天澜怀中拼命哭喊挣扎,还想进火海救人,君天澜面容冷峻,紧紧抓住她,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可置信地捂住脸,君天澜一把拎起她的衣领,凤眸凛冽:“他已经死了!你是不是想进去陪葬?!沈妙言,你给我看清楚,现在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,是我君天澜,还是他楚云间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踮起脚,琥珀色瞳眸里满是茫然,除了上次她偷东西,他还从未发过这样大的火……

    她要救楚云间,她错了吗?

    楚云间是她的仇人,她不该救他的,是不是?

    可是,当看见那人用(身shen)体为她挡住燃烧的横梁,若说内心中毫无波澜毫无感激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她呆愣愣站在原地,眼看着(禁jin)卫军越来越靠近,君天澜怒极,一把捞起她的纤腰,将她带离。

    夜还很长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坐在衡芜院书房的软榻上,脸儿脏兮兮的,(身shen)上的夹袄早已被火焚烧得破破烂烂,被灼伤的双手也未曾处理过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知去向,拂衣和添香拿着水盆和药箱,想帮她清洗伤口,却被她推开,声音沙哑:“都出去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只得无奈退下。

    空寂的书房中,沈妙言随手抄起窗台上的白瓷八棱瓶,发泄般重重砸到地面。

    瓷片碎得到处都是,在灯下泛出白莹莹的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(身shen),(胸xiong)腔中憋着一股怒火,却不知这怒火究竟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她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湿润,哭着跑出书房,正要出去,却被守在门口的夜凛拦住:“主子吩咐,小姐不得踏出去半步!”

    “他吩咐、他吩咐,整(日ri)都是他吩咐!他吩咐我做什么,我就得做什么吗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歇斯底里,跺了跺脚,狠狠瞪着夜凛,见他仍旧面无表(情qing),只得重又跑进书房,一气之下将里面的贵重瓷器全砸了。

    砸完之后,面对满地瓷片,她仍旧觉得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亲眼看着楚云间堕入火海,明明报了最大的仇,她(胸xiong)腔里却极为压抑,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,正如她无法阻止慕容姐姐的离世,正如她无法挽救国公府的覆灭。

    她其实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灯火黯淡,她抬手揉了揉被打红的脸,委委屈屈地蹲在地上,将头埋进臂弯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柔嫩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她真想要,强大啊……

    皇宫中人仰马翻,摘星楼的火被浇灭,完全成了一堆漆黑的废墟。

    楚随玉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残局,他带兵将承庆(殿dian)团团包围,里面的大臣亲眼看着他一(身shen)冷肃地踏进(殿dian)中,偌大的承庆(殿dian),安静得只能听见他的军靴踏在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沉重,威严。

    他走到上座,转(身shen)面向众臣,声如洪钟:“皇兄残暴不仁,弑父杀兄,罪大恶极,现已被本郡王制服!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,然而真相究竟如何,在场群臣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场中响起了窃窃私语声。

    李青带领守城卫兵闯进来,一把把雪亮的长刀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群臣的私语声,不约而同地停了。

    刀架在脖子上,他们谁敢对楚随玉说半个不字?

    韩叙之捧着明黄色龙袍进来,高声道:“晋宁郡王仁德无双,理应称帝!”

    说罢,起(身shen)走上台阶,当着百官的面,将龙袍披上楚随玉的后背。

    楚随玉冷漠的目光扫向众人,那些官员一哆嗦,纷纷跪下,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目光中的冷冽稍稍减轻,薄唇勾起一抹轻笑,他抬手:“诸位(爱ai)卿免礼平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大红的灯笼在北风中摇曳,不服楚随玉继位的人,被夏侯铭的人迅速诛杀。

    直到天明,皇宫中的屠戮仍在进行,殷红的血液渗进雪地,叫那梅花开得更红。

    皇宫的变故以最快的速度传到各家各户,整座京城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,冬(日ri)的黎明,缓慢得仿佛时间凝固。

    沈妙言蜷缩着,睡在铺了毛毯的地面,眼泪在睫毛间隙滚动,深深浅浅的梦中,火光冲天而起,她被火舌席卷,男人在她面前蹲下,朝她伸出修长如玉的手。

    她哭着抬头,就对上一双雅致温柔的瞳眸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……楚云间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开珠帘,端了一碗鸡腿面进来,还未靠近,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女孩儿嘴唇翕动,不停地轻呼那个令他生厌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与她订有婚约,他下令将沈国公府抄家问斩,他又用(性xing)命救她两次……

    谁与谁的生命,曾这般纠缠不清?

    楚云间用命,在她人生中留下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,究其一生,她也不会忘了他。

    那么他呢,他君天澜,算什么?!

    她那样不顾(性xing)命也要奔进摘星楼救楚云间,她可曾将他放在心上过?!

    是不是这些年她的甜言蜜语,都是假的?

    是了,她最擅长欺骗……

    冷峻精致的面庞上犹如凝结了一层寒冰,他将面碗搁在矮几上,眼角余光清晰地看见一颗眼泪,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转(身shen)朝外走去,却在撩起珠帘的刹那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睡在地上的女孩儿被冻醒,揉着红肿的双眼坐起来,抬袖揩了揩脸颊上的眼泪,沉默地站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矮几上,大碗里的面早已泡胀,一丝(热re)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呆呆看了片刻,又摸了摸脸颊,在这个冰冷的清晨,忽然很想见他。

    想要让他抱一抱她,让他亲一亲她。

    她那么喜欢他,喜欢到想要和他一同分享她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几章写得菜好难过呀,(挺ting)喜欢云间的。

    看见有位读者作了首诗:楚天有龙居云间,枕上落泪思妙言。君临天下观沧澜,谁知上古是钦原。棒!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