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0章 黄雀在后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大年初一,本该是喜庆的(日ri)子。

    然而皇宫里,滚滚浓烟还在从摘星楼废墟上升起。

    雪停了,天色却依旧(阴yin)沉可怖。

    (身shen)着龙袍的男人负手站在废墟前,温润如玉的面庞噙着点点笑意,注视着废墟的双眼含着几缕狂妄的得意。

    在废墟中翻找良久的十几名侍卫走到他跟前,单膝跪下,其中一名拱手道:“皇上,先皇尸骨无存,找不到遗骸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皇?”楚随玉语速极慢,瞳眸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那侍卫连忙低下头:“属下说错了,是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唇角这才勾起一抹笑,“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侍卫离开后,他注视废墟良久,缓慢踏了上去。

    昔(日ri)金碧辉煌的楼阁一夕倾塌,埋在楼下的炸药与火焰不留丝毫(情qing)面,连断壁残垣都不曾剩下。

    韩叙之(身shen)着丞相服制出现时,就看见楚随玉孤(身shen)一人立在废墟之上,眉眼低垂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瞥了眼废墟,轻声道:“臣听侍卫们说,先皇尸骨无存?”

    楚随玉依旧垂着眼帘,声音透着漫不经心:“乱臣贼子谋朝篡位,何来先皇一说?朕打算宽大为怀,以郡王之礼赐他衣冠冢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他在民间声望极高,您这么做……”韩叙之蹙眉。

    “呵,百姓只在乎谁能让他们吃饱穿暖,谁会管坐在这张位置上的人是谁?只要朕做的比他好,他们又怎会再念着他?”

    楚随玉抬步走下废墟:“韩卿有时间在这里思考这些,不如去替朕将皇后接到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?”韩叙之呆愣。

    楚随玉步子顿了顿,侧头瞥了他一眼:“替朕拟旨,封侧妃温倾慕为后,即(日ri)进宫,与朕一同行继位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您答应过李青,封他的女儿为妃。他昨夜倒戈相向,斩首了效忠那人的守城将军,又进承庆(殿dian)控制群臣,立下汗马功劳。他的女儿尚未入宫承宠,您就让侧妃做皇后,会不会……让功臣心寒?”

    楚随玉面无表(情qing),抬步继续往前走:“朕是皇帝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紧追了几步:“您的皇位并未坐稳,宫中除了您,还有顺安王!趁他羽翼未丰,皇上,您该斩草除根才是!”

    “那个傻皇弟?”楚随玉冷笑了声,“韩卿,如今皇宫混乱,你到底有多闲,才有时间考虑处理一个傻子?”

    韩叙之独自站在冷风里,盯着他远去的背影,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花府。

    幽雅清净的厢房中,(身shen)着素衣蓝衫的清瘦男子坐在一把竹椅上,怀中抱着只素银暖炉,正漠然地望着绿纱窗外的冬青树。

    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轻男人跨进门槛,解下披风挂在衣架上:“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并未回头,只淡淡道:“宫里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先生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现在京城局势大乱,顺安王若想上位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楚华年眼睛亮了亮,朝他恭敬拱手道:“不知顾先生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“夏侯铭(性xing)子耿直忠诚,不会做出背叛楚云间的事。他背后,必定有人指导。夏侯家手掌兵权,楚随玉心(胸xiong)狭隘,未必能容得下他。那人恐怕还留了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后手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。京城所有人只道顺安王痴傻,但是于野心勃勃的臣子而言,掌控你,比掌控楚随玉更加容易。”顾钦原缓缓摩挲手中的素银暖手炉子,“去你府中守着吧,会有人登门拜访的。”

    楚华年闻言一喜,连忙称是。

    他正要出去,顾钦原咳嗽了几声,冷冷道:“我会助你登上那个位置,但别忘了咱们的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顾先生放心,咱们的交易,华年绝不会忘。”楚华年说着,再度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他走后,顾钦原独自凝望那丛落了积雪的冬青,苍白病态的面庞看起来尽管虚弱,可眼神里却都是坚定。

    他活不了几年了,在活着的时候,他一定要将表兄(身shen)边所有障碍,全都铲除掉。

    表兄痛苦只是一时的,可人活着,却是一世的。

    他的(身shen)体,可能支撑不到他看着表兄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,他只想要表兄好好活着,替他看一看这江山到底有多繁华锦绣。

    至于楚华年……指尖刻画着暖炉的花纹,他不认为,那人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楚华年披着斗篷戴着兜帽从花府后门离开,见巷中无人,便径直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青皮马车。

    他在车中摘掉兜帽,侍从立即捧上(热re)茶:“主子,顾先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会帮本王登上皇位。”楚华年抿了口茶,眼中都是清冷,“作为交换,本王要帮他除掉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“用这女人的命,换一张皇位,真是太值得了!”那侍从(禁jin)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楚华年冷笑了声,“本王不想要沈妙言的命。君天澜把控楚国朝政,本王想要的,是他的命!只有他死了,本王才能坐稳那个位置!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闪烁着狰狞之色,与人前痴傻的顺安王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晋宁郡王府。

    温倾慕独自被锁在厢房,正趴在矮几上小睡,门外响起开锁声,一名小丫鬟兴冲冲奔进来,扑通一声朝她跪下,圆脸上全是惊喜:“恭喜侧妃、贺喜侧妃,郡王登基为帝,已经册封您为皇后了!圣旨还在路上,郡王的随从快马赶回来,请您赶快梳洗更衣,以便接旨!”

    “登基为帝?”温倾慕垂下眼帘,美艳的脸庞上全是讽刺,“我温家满门忠烈,我是温家的嫡女,为何要做叛贼的皇后?!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愣了愣,显然没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“皇后慎言!”清朗的声音响起,(身shen)着丞相服制的年轻男人跨进门槛,“叛贼已被肃清,皇上乃是名正言顺登基,当的起你们温家的忠心!”

    温倾慕抬眸,韩叙之立在风口,袍摆随风而舞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冷笑,“楚国是无有才之人了吗?朝中竟使豺狼当道!”

    韩叙之也不恼,示意(身shen)后的丫鬟们进来,那些丫鬟个个捧着托盘,里面盛着华丽的凤冠与凤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