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1章 华容池畔,血脉觉醒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“本相奉皇上之命,特来请皇后娘娘入宫。”韩叙之并未理睬她的话,只面无表(情qing)地朝皇宫方向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温倾慕目光冷讽,缓缓扫过那些华丽的物什,“你觉得,他的皇位,能坐得稳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知。微臣只知,您的父亲还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瞳眸倏然放大,猛地攥紧裙摆,“他怎敢拿我父亲威胁我?!”

    这已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韩叙之面容淡漠,起(身shen)朝外走去:“臣在外面等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温暖的闺房里,温倾慕面色惨白,那人实在无耻至极!

    房中的丫鬟们面面相觑,可谁也不敢发出半个字,只静静等着她的吩咐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端坐在桌边的温倾慕声音冰冷:“把东西放下,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几名丫鬟不敢多言,只得将托盘放到桌上,行过礼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屋中明明温暖如(春chun),可萦绕着温倾慕的,却只有无尽冰寒。

    她忽然起(身shen),缓步走到窗台边,那里陈设着一张桌案,笔墨纸砚俱全。

    垂下美丽的眉眼,纤纤玉手拿起白玉麒麟镇纸,轻轻压住一块素色方帕。

    她挽袖,露出的半截皓腕凝白如雪。

    提笔蘸墨,对着空白,沉默半晌后,她落了笔。

    帕子上字迹娟秀,窗外的梅花瓣飘摇而落,更显那行文优雅缠绻。

    几滴晶莹的液体落在纸上,晕染开来,犹如浸湿的梅花。

    她抬起朦胧泪眼,轻轻攥着布帛一角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温倾慕目送北风,它卷着那方薄薄的手帕,扶摇而上九重天,直至彻底消失在视野中。

    逆风如解意,可能将她的心意送至他的(身shen)旁?

    直到手帕彻底消失在视野中,她才转(身shen),朝那(身shen)凤袍走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立在屋檐下,正凝望灰色天空,(身shen)后对面门传出“吱呀”一声响,他连忙转过(身shen),站在门槛后的女子一(身shen)凤袍,端庄高贵至极。

    尽管那眼圈还有些湿润发红,但无可否认,她穿这衣裳,极为合适。

    他垂下视线,朝温倾慕单膝跪下:“臣恭迎皇后娘娘入宫!”

    温倾慕目不斜视,双手交叠在(胸xiong)前,不动声色地摸了摸里面冰凉的七星匕首。

    凤辇朝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骑着骏马的红衣公子如流星般赶来,他跳下马,快速跑进府中,却只看到下人们安安静静地扫雪,满府空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国师府,衡芜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出去找君天澜,却依旧被夜凛拦住。

    她有些生气,只得道:“就算我不找他,你看我脏成这样,我也得去洗澡不是?!”

    夜凛迅速扫了她一眼,立即挪开视线,声音平静:“属下会禀报主子,请主子定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狠狠瞪了他一眼,转(身shen)大步走回书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夜凛进来,拱手道:“小姐,主子吩咐,您可以去华容池沐浴,但是拂衣和添香必须随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沈妙言没好气。

    华容池四季温暖如(春chun),永不凋零的梨花瓣在北风中纷纷扬扬,犹如(春chun)(日ri)里的一场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让拂衣和添香在远处守着,自己走到温泉池旁,脱掉被烧得破破烂烂的外裳,正要继续脱,却察觉到腰间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腰间挂着个明黄色的荷包,大约是藏在了夹袄里面,她昨夜全副心思又在楚云间(身shen)上,所以才未察觉这东西在自己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沉甸甸的荷包,蓦然想起爆炸开始的时候,那个男人猛地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是那个时候,他将荷包藏进她衣裳里的吧?

    她悄悄回头望了眼拂衣和添香,打开荷包,里面并排盛着两粒玉玺。

    楚国的,大周的。

    她呆呆望着它们,在回过神的刹那,觉得这东西无比烫手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把它们交给她?!

    正发呆间,背后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一抖,正要回头去看那人,突然脚下一滑,整个人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走到岸边,看着那小姑娘在水中沉浮,一双圆眼睛满是惊慌:“四哥!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低沉:“夜凛说,你在找我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水中紧紧握住荷包,隔着明黄色薄布,她的手指也能触摸到玉玺上鲜明的篆体小字: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帝王,若手中没有玉玺,那便是伪帝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些激动,正要将它们献给眼前这个男人,这人忽然脱掉外袍和里衣,只(身shen)着亵裤下了水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男人面色淡漠地朝她游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后退,退了又退,直到后背抵住池岸,男人居高临下地来到她面前,单指挑起她的下巴,低垂的凤眸充满了深邃,“我和他,哪个好?”

    见她茫然不语,男人蹙眉,“在你心里,他更好吗?毕竟,他曾与你有过婚约,是你曾心仪过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明白这家伙大约在吃醋,捏着荷包丝带的手下意识地松开,抵在他健硕的(胸xiong)膛上:“不是的!我,我很感激他救我,但我并没有喜欢他!”

    盛着两粒玉玺的荷包缓缓坠入水底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(阴yin)冷,显然没有听进去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沈妙言(情qing)急之中忽然想到慕容嫣,于是仰头道:“就像慕容姐姐的父亲救过你,你将她养在府中,可你也只是出于感激,而不是因为喜欢!”

    君天澜周(身shen)(阴yin)冷的气息弱了些,觉得此言甚是有理。

    被他困在怀中的女孩儿暗自松了口气,注意到现在的姿势十分尴尬,正想着将他推开,君天澜却忽然朝她更近一步,双手撑在池岸,(胸xiong)膛紧紧抵着她的柔软,漆黑的凤眸中,霸道的占有(欲yu)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四、四哥?”沈妙言面色难堪。

    君天澜单手捧住她的小脸,声音压抑:“妙妙,我总告诉自己,再忍一忍,现在还不能碰你……可每每看到你对其他男人笑、你与其他男人碰触,我都恨不得马上将你占有!妙妙,事到如今,我恐怕已无法对你放手!我要你,成为我君天澜的女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忽然将面前(娇jiao)小的姑娘紧紧拥进怀中,大掌从背后粗暴地撕开她的衣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