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2章 华容池畔,血脉觉醒(下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脑海中,野兽的声音不停叫嚣着将她占有。

    他要在她(身shen)上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,叫她从(身shen)到心,彻底成为他的女人!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从未有过的狰狞眼神吓到,等回过神时,(身shen)上已是一丝/不挂。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给我滚开!”沈妙言被这般对待,怒极,一巴掌扇到男人脸上,然而男人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妙言,我要你,做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哪儿来的大力,猛地挣开他铁钳般的手,另一脚蹬在他的(胸xiong)膛上,直接将他踹出老远,双眼红得可怕:“你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她吼完,(身shen)影极快地掠上岸,将男人宽大的中衣披在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她匆匆系上腰带,不顾行走间暴露在外的雪嫩小腿,乌黑的湿发披散在腰间,愤怒地朝华容池外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走上两步,(身shen)后破风声传来,她下意识地矮(身shen),君天澜落在她面前,犹如化(身shen)邪恶的巨兽,表(情qing)十分凶猛。

    她赤着脚,朝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脑海中无数画面闪过:沈国公府被贴上封条,爹娘与祖母他们被押上断头台……慕容嫣被沈月如毒死……楚云间葬(身shen)火海……

    而她,谁也救不了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,这么弱小?!

    男人的大掌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站在原地,那些记忆冲撞着她的脑袋,那么用力,像是要破壳而出!

    在大掌抵达她的刹那,琥珀色瞳眸陡然转为赤红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形(娇jiao)小玲珑,堪堪避开那只大掌,盯着君天澜的目光犹如盯着仇寇,奋不顾(身shen)一跃而上,白嫩的小脚猛地踹向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那只脚到达他的眼前时,一把抓住脚踝,挪开的刹那,凤眸化为漆黑,犹如黑曜石般纯粹。

    像是失去了人类的心,那双凤眼里,闪烁的只有浓浓的兽yu。

    他紧紧握住沈妙言的脚踝,毫不犹豫将她砸向粗大的梨花树。

    (胸xiong)腔中的野兽几乎要破笼而出,它不停地嘶吼:占有她,占有她,占有她!

    男人的脑袋,几乎要被这声音撑破。

    而被甩飞出去的小姑娘,单脚踩在梨花树干上,用力一蹬,借着惯(性xing)的力道,再度袭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赤瞳如火焰般明亮,乌黑的长发与白衣在风中凌乱狂舞。

    人的意识被抽离,只剩大魏皇族的血脉在血管中汹涌澎湃,(身shen)体的战斗本能在此刻被唤醒得淋漓尽致,她嗅着散发出野兽气味的男人,像是绝世无双的捕猎者。

    远处的拂衣和添香闻讯而来,刚靠近,便震惊地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在河岸边战斗的两人,不是主子和小姐,又是谁?!

    添香正要上去劝架,拂衣连忙拦住她,双眼眨也不眨:“你不是他们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添香紧盯着那二人,她从未见过如此发狂的小姐,而主子的动作,早已乱了平(日ri)里的章法!

    像是一头,被释放出囚笼的野兽!

    沈妙言(身shen)形灵巧,一脚踏在君天澜的肩头,正要去拧他的脖颈,脚踝却被人抓住,那人的手指深深抠进她的脚踝,鲜血四溅,染在白衣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把将她重重砸在地面,刚欺(身shen)而上,沈妙言唇角勾起一道诡异而狰狞的弧度,漂亮的小手化为五爪,直接抓破了男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纯黑瞳眸与赤红瞳眸两相对视,君天澜猛地握住她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手那么大,几乎能覆盖住她整张脸。

    脸上的骨骼几乎要被捏碎,少女发出痛苦的悲鸣,不过瞬间,那悲鸣陡然转为狂吼,如御凤在天。

    下一瞬,五爪以更加锐利的姿态插进男人的脖颈,乌红的鲜血迸(射she)而出,溅了两人满脸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收手,沈妙言一跃而起,五爪在男人(胸xiong)膛上划出深深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不过刹那,便传出骨骼被捏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在笑,抬脚将他踹开,她凭着蛮力,同失去理智的野兽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这边的嘶吼打斗终于将夜凛等人引来,拂衣一把抓住夜凛的衣袖,慌得眼泪都掉落下来:“快救人!”

    夜凛抬眸望向岸边,看见那两个仿佛不死不休般争斗的血人,不(禁jin)愣了愣,被拂衣推了一把才回过神,连忙带着一群暗卫冲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头疼。

    手疼。

    (身shen)上也疼。

    躺在(床chuang)上的女孩儿勉强睁开眼,映进眼帘里的是绣着玫瑰花的帐顶。

    脑海放空了一下,她猛地坐起(身shen),瞧见满(身shen)都缠着绷带,正要跳下(床chuang),素问端着药匆匆进来:“小姐,您在做什么?!您受了致命的重伤,不要乱动!”

    “重伤?”沈妙言活动了一下(身shen)体,虽然(挺ting)疼的,但是很明显还没有素问口中“致命”那么重。

    素问见她神色如常,也愣了愣,“您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越长大,(身shen)体倒是越好了……”素问满脸不解地坐在(床chuang)榻边,舀起一勺药吹了吹,“以前小姐挨了鞭伤,动一下还会流血,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,竟然睡一觉就恢复不少,这般动伤口也没有裂开,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她送到唇边的药汤,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我怎么会受伤?”

    素问舀药的手顿了顿,不可思议地望了她一眼,见她小脸无辜,不(禁jin)皱眉,思索半晌后,决定还是对沈妙言坦白:“小姐跟主子在华容池岸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这话一说,沈妙言立即炸毛:“什么?!他竟然对我下这样重的手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