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543章 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素问满脸黑线,暗自腹诽:您对主子下的手更重好吗?

    脖颈间的动脉几乎都快被挖断了,那血流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要个说法!”沈妙言说着,跳下(床chuang),奔跑的刹那,莫名觉得(身shen)体轻盈许多。

    她未作深思,只穿着中衣,飞快奔出临水阁。

    衡芜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苍白地躺在(床chuang)上,健硕的(胸xiong)膛裹满了白色纱布。

    白清觉正给他脖子缠上一道道纱布,含笑系了个蝴蝶结:“沈丫头下手真狠,再深一点,就算是我,也救不回你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闭着眼睛,声音虚弱:“别让钦原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清觉应着,将东西收拾进搁在桌上的药箱,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久闻大周皇族以美貌闻名于世,却不知,(身shen)体韧度竟也这般厉害。若换做旁人,受了你这样重的伤,恐怕连我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:“上苍是公平的。它赐予皇族异于常人的能力,却也会收取相应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回想起他在华容池畔是如何对待那丫头的,他便(情qing)愿自己只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白清觉笑容温厚,眼中却隐隐流露出怜悯:“大周和魏国从未通过婚,不仅仅是因为利益和战争,还因为你们的体质吧?若是两相结合,还不知道会生出怎样的怪物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凉薄:“也许,我们的孩子,会更加完美强大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一笑,提着药箱离开。

    刚跨出门槛,却看见只穿着中衣的沈妙言气势汹汹地奔过来,数九寒天的也不怕冷,赤着脚就跑来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让开!”沈妙言推开他,大步闯进寝屋。

    白清觉知晓这是两人的事,于是体贴地为他们掩上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杀我?!”沈妙言奔到(床chuang)前,刚一开口,便是泪腔。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瞧见活蹦乱跳的姑娘,不(禁jin)咧嘴一笑:“你恢复得倒是快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气急,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委屈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寂静的寝屋中,君天澜独自面对帐幔顶部,思绪有些纷杂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他也懒得再理那些纷乱的思绪,闭上眼打定主意,等养好了伤,就带妙言离开楚国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奢华的凤辇停在凤仪宫前,一名小太监陪着媚笑,上前揭开帘纱:“奴才参见皇后娘娘!皇上说了,请您暂时先委屈地住在凤仪宫,等前朝的事清理完毕,他会修缮六宫,请您住最好的宫(殿dian)!”

    温倾慕面无表(情qing),一手扶着云儿,一手扶着腰,缓步进了凤仪宫。

    几名宫人望着她的背影,与那小太监窃窃私语:“我听闻,皇后娘娘腹中胎儿并非是皇上的骨(肉rou)!”

    “啧啧,若果真如此,皇上还真是大度呢!”

    “分明是皇后娘娘不要脸!”

    几人议论着,一字不落地全都被温倾慕听见。

    云儿气得眼圈发红,正要回头训斥,被温倾慕拦住,她目不斜视,端庄地进了凤仪宫。

    当初郊外,她发过誓,她不会离开楚随玉,除非他死。

    眸光凛冽,她会遵守这个誓言的。

    午后,天空仍旧(阴yin)云密布。

    温倾慕阖着双眼躺在窗边的贵妃榻上,朱钗首饰与锦衣华服皆被换下,只穿着(身shen)柔软宽松的红色衫子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烧了地龙,十分暖和。

    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挑开珠帘,一眼看到那人的睡态。

    他沉默地凝视着,无数个夜里,他离开侍妾通房的寝屋,来到她的窗前,就这般凝望她。

    醒着的慕慕,心里装的是花容战,即便四目相对,他也知道,她的眼中没有对他的(爱ai)。

    睡着的慕慕,才能让他卸下心痛与防备,好好亲近。

    他靠近温倾慕,在贵妃榻边单膝跪下,轻轻抚摸她的面颊:“慕慕,朕终于当皇帝了。这个位置,朕想了那么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,朕就只剩下一个心愿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仿佛碎玉敲冰、(春chun)风拂柳,尽是柔(情qing)蜜意。

    而他眼中的深(情qing),几(欲yu)将人融化。

    指尖顿在温倾慕的红唇上,他小心翼翼地靠近,想要亲一亲那玫瑰花般的唇瓣。

    却在靠近的过程中,忽然心生胆怯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夫妻,他从未亲过她的唇。

    因为得不到她的心,(身shen)为天家皇子的骄傲与嫉妒作祟,所以他给她的,多是侮辱。

    温倾慕缓缓睁开眼帘,眼神冰冷:“楚随玉,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笑了笑,拉开与她的距离,起(身shen)坐到不远处的大椅上:“喜欢什么样的宫(殿dian)?你若愿意,可拿笔画下,朕会命工匠修建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没有你的宫(殿dian)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脸上的笑容僵住,沉默片刻,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“既是没有特别喜欢的,那朕亲手为你设计一座宫(殿dian)可好?如同皇兄给沈妙言修建摘星楼那般,定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“摘星楼?莫非你也想葬(身shen)火海?”温倾慕坐起(身shen),捋了捋长发,语带冷讽。

    “慕慕,别((逼))我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温倾慕——”

    “臣妾在。”

    两人言语间,都是不动声色的较量。

    楚随玉来探望心(爱ai)之人的好心(情qing)消失殆尽,站起(身shen),(阴yin)着脸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云儿端着安胎的补汤进来,轻声道:“小姐,真是吓死奴婢了!郡王当了皇上,更加可怕了!”

    温倾慕没让她喂自己,面容淡定地接过汤碗,抬袖掩唇,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云儿连忙拿来蜜饯,温倾慕摇了摇头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如今也不怕苦了,小姐以前最怕喝苦药了……”云儿偷偷瞄了眼温倾慕的肚子,揪着衣角,好奇道,“也不知小姐怀的是个小小姐,还是个小少爷……奴婢倒是希望小姐能怀个小少爷,这样花公子就没有纳妾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望着她满心满脑为自己谋算的小模样,忍不住被逗笑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肚子,眼中隐隐盛着期待。

    她也很想知道,肚子里宝宝的(性xing)别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,她和容战,都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有事出去了,时间有点紧,没来得及修稿,更完了再回头去找错别字。现在在pk位置上,希望大家多用书币订阅哦,谢谢昨天七位小宝贝的打赏,么么哒!
小说推荐